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书穿成炮灰小侯爷

31.凶杀案

书穿成炮灰小侯爷 倾兰公子 2063 2020-04-19 21:42:16

  因为他们不是衙门里的人,所以这尸体也不轻易的乱动,萧楚只是在周围看了看。

  一边看还一边吃着手上的烤肉。

  项玉山看着特别纠结。

  “我说,看着尸体你吃得这么香,合适吗?”

  萧楚把最后一口烤肉吃完。

  “这有什么不合适的,不过就是一具尸体嘛。有什么吃不下的,如果面对的是一堆腐烂的尸体,吃不下呢,还情有可原,像这样才死不久的,有什么吃不下的。”

  听萧楚这样说,项玉山也有点好奇心了。

  “你怎么知道他才死不久?”

  萧楚抬起手,两个手指动了动,让项玉山靠近一点,两人又向尸体靠近了许多,萧楚拿签子在那尸体的手上戳了戳。

  “尸体还未完全僵硬,说明死亡时间不久,而且他身上尸斑也没有出现,死亡大概不超过两个时辰,具体的还得等仵作来了再说吧。”

  说完又在周遭逛了一下。

  不等多时,就有一班衙役带着个仵作来了。

  他们将尸体从树上放下来,又在周遭看了看。

  然后过来询问萧楚他们发现事情的事。

  等这边询问完,那边仵作也检查完了。

  “把尸体抬下去让周遭的里正来认一认,是自杀的。没什么疑点。”

  说完准备再验尸本上写下结论。

  项玉山也听到了他的话,高声向仵作喊:“怎么能是自杀的呢?他脚下那两块石头就算是踮起脚也不够他把自己挂上去,这就是一个疑点啊,你们这也太草率了吧。”

  那仵作也是个好脾气的,听到这话不仅没生气,反而温和的回答了项玉山的话。

  “这的确是个疑点,但尸体周身没有致命伤害,连个擦伤的伤口都没有。若不是自杀,请问他是怎么死的呢?”

  这……

  项玉山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目光看向了萧楚。

  萧楚伸手挠了挠头,然后慢慢走到那尸体身旁。

  真的是躲不过了,这还是她第一次面对真的尸体。

  萧楚的心理还有一点小小的兴奋。

  “这位老先生,你的疑问由我来解答,请问我可以动手检查一下这个事情吗?”

  仵作点了点头。

  得到了同意,萧楚也没急的动手。

  手伸在她衣服内侧的口袋里拿出来一双橡胶手套,紧贴皮肤的那种。

  看到萧楚的动作,那仵作眼睛一亮,有些小激动的上前。

  “这位公子真看不出还是个行家,你这副手套是在哪儿买的?如此的贴合。要是用这个验尸可方便的多了。”

  目光热切的很。

  可惜这副手套是萧楚家里拿来的,在这个地方根本没得卖。

  “真是抱歉的老先生,我这双手套还是从外邦人那里买来的,也不知是什么材质,应该是皮做的吧,先生回去可以试试用动物的内脏薄的那一层来做,我试过,就是没有如此的贴合。”

  那仵作的眼神还是很热切地看着她的双手。

  萧楚无奈地叹了口气。

  “为答谢先生让我验尸,这双手套等我用完了就赠送于你,平时你用完之后,用开水烫一烫,用酒消个毒就行。”

  那仵作想都不想就答应了。

  “好,多谢这位公子割爱了。咱们先验尸,其余的等会再说吧。小五子过来记录。”

  仵作的声音一落,一个青衣短打的少年就过来了。

  萧楚在心里自我打气了一下,然后双手合十。

  “愿你早登极乐世界,你的冤情我也会替你查清的,安息吧。”

  祷告完,然后手颤颤巍巍的就触碰到那就是尸体的下巴。

  她把那下巴微微抬了抬,看了看脖子下的勒痕。

  见萧楚收回手,仵作赶紧问:“若是他人致死,项间有两道不同的痕印,可这人项间只有一条痕印。公子可看出什么不同了吗?”

  也恰巧萧楚以前写过关于这方面的小说,这方面的书籍也收集了不少,今天也算是现学现卖了。

  “宋慈的洗冤集录中记录,若是自缢而死的人,双眼紧闭,唇角发黑,唇微微张开而牙齿外露,脸色呈紫红色,勒痕也会很深,嘴巴两边及胸前有流出的口水。你再看看这具男尸,眼睛和嘴巴都张开手掌。”

  又指着被绳索勒过的地方。

  “如果这人事先就死了,喉部由于血脉不通,勒痕浅淡,舌头不伸出也不抵齿。所以我才判定他是被人先杀后又挪到此地,伪装成自缢的样子。”

  只是这死因究竟为何,还得进一步的调查了。

  仵作听了萧楚的话,细细地思量了一番,觉得有些道理。

  “公子所言有些道理,刚才公子所提到宋慈的洗冤集录,这是何书?还记载了验尸的方法。可还有验尸的其他记录?”

  嗯……这个,宋慈也算是法医学的先祖了,他的洗冤集录里记载的验尸方法都是他一生的经历,只是这种书不知道能不能传,还是回去先问问景萧再说吧。

  “宋慈一生为官清廉公正,为无数的冤者平冤昭雪,洗冤集录中记载了各种的验尸方法,只是此书较为特别,还得我回去请示一番才能告知,还望先生原谅则个。”

  说完回了个礼。

  仵作赶紧虚扶起她。

  “公子严重了。此书若是能有一观,也是我一生之幸,若是不能,公子不用如此。老朽京都衙门仵作齐环。”

  “小子永安侯府萧楚。”

  听到萧楚这个名字。那仵作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萧楚无奈的笑了一下。她现在还真是人人皆知啊。

  齐仵作只是笑笑没在说什么。

  “这是闻名不如一见。说回正事吧。不知萧公子对这男尸还有什么见解。刚才我验过。喉咙与胃中皆无中毒的痕迹,可是周身也没什么致命的伤痕。那这人是怎么死的?”

  这个……

  萧楚又上去仔细的观察了一下。

  只见那男尸的面部瞳孔放大。眼白处透着微微的血丝。

  看到这个,她立马联想起某个凶杀案中最隐秘的杀人方法。

  刚才轻微的触碰可以,这回要仔细的寻找凶器,萧楚有些胆怯了,把手套摘下来递给齐仵作。

  “这致死的原因我猜到了个大概,只是我从未做过这事,怕取凶器时伤着尸体,还请老先生动手吧。”

  齐仵作开心的接过手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