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书穿成炮灰小侯爷

27.被景萧抓住

书穿成炮灰小侯爷 倾兰公子 2047 2020-04-15 23:27:24

  :“八戒,快救救为师呀,这女妖精要吃人啊,赶紧走。”

  拉着项玉山就要往外走。

  柳妈妈拍了拍手,立马有人出来围着他们。

  “萧公子,容华可还等着你呢。你可别伤了她的心。送萧公子到容华房里去。”

  这下事情闹的不好玩了。

  萧楚紧紧的抓住项玉山躲在他背后。

  “你们怎么能这样,这种事也要赶鸭子上架的。我不玩儿了,我走行吗?”

  柳妈妈那张笑脸突然一变。

  “不行,既然来选花魁,就要守我们百花楼的规矩,萧公子,请吧。”

  这气氛一时间还有点紧张。

  吴世良舔着脸凑上来。

  “柳妈妈,我这哥们不同意就别勉强他了,不行我去呗,我可仰慕容华姑娘许久了。我替他去。”

  这个请求被柳妈妈无情的拒绝了。

  “吴公子,百花楼有百花楼的规矩,您可别坏了规矩。还不请萧公子上去。”

  对于百花楼项玉山也知道些,今天这事他也有些左右为难的。

  “这位妈妈,在下陇西项玉山,我这朋友就是玩性大,心里还很单纯的,可否请妈妈高抬贵手,放过他这一次。”

  项玉山的身份是有点儿挺压人的,不过柳妈妈也是大风大浪里过来的。规矩就是规矩,不能坏。

  “请萧公子。”

  都到了这份上了,项玉山只能给她一个万分同情的眼神。

  “高兴点,反正这事你也不吃亏。你就快去快回,我们在这等会儿你。”

  就这样,萧楚被两个男的一左一右的架住。

  “八戒,你个忘恩负义的。老子记住你了。下次再想从我这抄诗,下辈子吧……”

  她的声音渐行渐远。

  项玉山满脸惆怅的坐下。

  “我这样做是做不对?要不等会儿咱们上去看看。”

  吴世良撇了他一眼,一口喝掉杯中的酒。

  “等会儿你要是上去了,估计他会更恨你。别看这会儿这么不愿意,等会就沉浸在温柔乡里不想出来了。咱们且在这等等吧。”

  萧楚被架到一个房间里扔了进去。

  然后门就被关的死死的。

  萧楚无奈的笑了一下。

  这算是什么事儿啊,客人不愿意,还能霸王硬上弓的。

  这个设定让她真的很佩服原作者呀,真够奇葩的。

  已经换好装的容华挑起帘子便看见呆愣在那里的萧楚。

  嘴角微微上扬,偷偷的一笑。

  然后莲步轻移走了过来。

  “萧公子。请坐。”

  没办法来都来了,先应付着再说。

  这是刚一回头,辨被那满眼的春色晃花了眼。

  萧楚赶紧抬起手捂着眼睛。

  “咳…那个,容华姑娘,你先把衣服穿好,这样太有伤风化了。”

  一身雪白的低胸装,要是个男人看见了估计都火冒三丈了。

  说的时候,萧楚透过指缝偷偷看了一眼。

  老天爷还真是不公平,这小丫头才这么小的年纪就波涛汹涌的,她平的跟飞机场似的。

  莫名的还有点羡慕耶。

  她的小动作被容华看在眼里。容华抬起手捂着嘴莞尔一笑。

  又靠近了萧楚两步。

  “萧公子是我这么久以来碰到的第一个正人君子,如果今夜换成别的男人的话,一进屋就恨不得吃了我呢。”

  说话间眼神闪动。

  明亮的眼睛泛起了一层雾蒙蒙的水珠。

  一时间竟惆怅万千。

  见她这样,萧楚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已经沦落到这样的地方了。还有什么未来呢。

  只是她那领口实在是让人不忍直视。

  萧楚看准机会放下手,将容华的衣领拉住。

  迅速的把衣带绑上,这一下裹得严严实实了。萧楚总算是能松口气了。

  “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选我,但是都已经这样了,那就坐下说说话吧,我这人别看嘴上很花,其实我胆子很小的。就是口头上调戏一下,要真的来,我没那个胆子。”

  说完嘿嘿一笑,然后率先走过去坐在桌子旁。

  容华见状,轻笑了一下,也挪不过来了。

  这一次她的神色清明了许多。

  “你还真是与众不同。在你眼里我是一个柔弱的女人。在别人眼里我是一个可以用价钱衡量的货物,萧公子,我很庆幸能结识你。这杯酒我敬你了。”

  说完一口喝干了杯中的酒。

  看她这么豪迈,萧楚都有点不忍心了。

  才十五六的年纪就这样,如果放在现代的话,还是个孩子呢。

  “别这么喝酒,太伤身子了。对了,刚才在下面,我声音也不大,周遭的环境又那么嘈杂,你怎么一下就能听到我说的话?”

  说到这个,容华的眉目间尽是得意。

  “这可是我的秘密,从小我就有耳力令人,还可以过目不忘。别的女的学一套舞蹈对个把个月呢,我只需要几天的时间就可以了。我是不是很厉害?”

  这一副求夸赞的小表情惹得萧楚一笑。

  伸手在她头上拍了拍。

  “哇,真的好厉害呀,没想到你还有如此神技。如果不是深陷在这里的话,说不定你还会有一份神奇的机遇呢。”

  她这个设定还真是奇葩。

  萧楚又仔细想了想书里的内容。可是怎么都想不起有容华这一号人,可能也是个一笔带过的人物吧。

  容华见萧楚发呆,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其实我对你也早有耳闻,你比想象中的要好。”

  萧楚眼神一亮。

  “比你想象中的要好,在你的想象中我是什么样的?”

  两人就这个话题开心的聊了起来。

  景萧出去解手回来在桌子上少了个人左右看了看。

  “萧楚人呢?上厕所去了吗?”

  想了想又不对,他从厕所回来也没看着萧楚,这家伙跑哪去了?

  吴世良愤愤不平地喝下杯子里的酒。

  “他还能去哪,抱的美人归了你说他还能怎么样,当然是春宵一刻值千金了,可怜我们几个在这苦巴巴的等着他,真是太气人了。凭什么容华姑娘就选上他了,我哪点比他差了?竟然让这小子捡了个便宜。”

  这话让景萧眉头一皱。

  怎么他才出去这一会儿就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

  他那张脸冷得都快冻死人。

  “他去哪个房间了?”

  吴世良耸了耸肩膀,他怎么知道?

  得不到答案景萧转头找别人去了。

  

倾兰公子

明天发一下我家娃的照片。期待哦。这两天有点消极怠工了,要加油,每天最少四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