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书穿成炮灰小侯爷

22.抱住金大腿

书穿成炮灰小侯爷 倾兰公子 2005 2020-04-11 22:27:38

  震惊过后,萧楚笑得一脸狗腿过去。

  那双眼睛看景萧的样子,就是在看钱一样。。

  看着景萧心里还毛毛的。

  “你笑的那么贱干什么?有点瘆人。”

  萧楚露出她那一口洁白的牙齿。

  狗腿的把热茶端给景萧。

  “闹了半天,原来都是自己人呢。大佬,小的以后就跟您混了,只要您说一声,小的上刀山下火海都没问题,我们家没权没势的,还求您这棵大树关照关照。”

  她就说嘛,长得这么妖孽的颜值怎么可能在文中默默无闻呢,原来他就是静安王。

  跟项玉山那个神仙颜值比起来也算是各有风姿吧,一个是妖孽美颜,一个是清冷嫡仙。

  如果她是女主的话,嘿嘿……

  萧楚已经在自己的幻想中如痴如梦啊。

  景萧看着她嘴角边的哈喇子,眉头一皱。

  这小子又在想什么事儿呢?哈喇子都流下来了。该不会是想些什么不该想的吧?

  实在是萧楚这副样子没眼看,景萧伸手把她拍醒。

  “大白天做什么梦呢?把你嘴角的哈喇子擦一下,恶心死人了。”

  回过神来的萧楚赶紧用袖子抹了抹嘴角。

  哪有什么哈喇子啊,这家伙还真是一如既往的讨厌。

  “王爷,那咱们就按刚才说的签契约吧。契约签了你也能早点挣钱。”

  景萧带着萧楚到了他书房,两人将契约签了之后萧楚就准备告辞了。

  只是刚转身就被景萧叫住了。

  “等会儿。”

  萧楚还以为他有什么吩咐呢,转过身来恭恭敬敬地站在一旁等着他的发话。

  谁知景萧就问了一句她说过两遍的话。

  “你之前老说那个皮草小皇叔是什么意思?”

  说到这个。

  萧楚了眼睛瞄了一眼景萧衣领上的毛毛。

  这也不是她一个人说的,这个有爱的小外号是好多读者起的,她不会说顺嘴了而已。

  尴尬的一笑,不知道该怎么跟景萧解释。

  眼神慌乱的转了一圈儿,该编一个什么样合理的解释呢?

  嗯……

  想了一会儿之后萧楚开口了。

  “那个啊…,是因为你不管春夏秋冬都带着毛,所以有人给你起了个皮草小皇叔的外号。我也是听别人说的,觉得这个外号很可爱嘛,这不是顺嘴了。您大人有大量,甭跟我计较了。”

  景萧眉头一皱,低头看了看自己衣领上的毛毛。

  好像是有点热啊。

  他为什么夏天也要带着毛毛呢?这是为什么呢?

  景萧实在是想不明白,自此之后下令不准给他衣服上带毛了。

  其实这不过就是一个衬托他的孤傲的设定。

  事情谈妥了,萧楚就回去了。

  刚一回家就迎上了萧阳。

  “怎么样,办妥了吗?”

  萧楚点了点头,然后端起桌子上的水一饮而尽。

  不等萧阳开口问,就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告诉他了。

  “我已经跟景萧谈好了。只是没想到他就是静安王,这个真是出乎我的意料。”

  萧阳也是难以置信。

  “是啊。还以为他是哪个皇子呢,没想到是静安王,听闻先皇在世时他可受宠了。而且听一些小道消息说他手上的势力不小。二弟,我们跟他合作真的安全吗?可别是与虎谋皮。”

  传闻中的静安王性子孤傲,阴晴不定。而且手上掌握了不少势力,没有人能在他手上占的便宜。

  与这样的一个人合作,萧阳真害怕他们家如那风浪中的小船一样。不知什么时候就翻了。

  对于这个,萧楚也不敢太肯定。

  但是现下这种情况他们家没得选。

  “现在他是我们唯一的选择,我们没得选。而且他有势力也好,至少我们家是安全的。放心好了,我们家会平平安安的。”

  萧阳心中叹息了一声。

  但愿吧。

  在家休息了一天之后,第二天一大早他们回书院了。

  由于大家都适应了书院的生活。

  课程也进行了调整,武学课的课程加重了许多。

  练了一下午的大刀,萧楚累得一点力气都没有。

  看见萧阳赶紧趴在他身上。

  “哥,快背我回去吧,我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累死了啊。”

  萧阳把她推开。

  一脸嫌弃的看着她。

  “你累我也累,我们上的是一样的课好不好?你一回去就有单人的浴室可以泡澡,我们就只有淋浴,自己回去。”

  这明显就是赤裸裸的仇富嘛。

  萧楚手撑在地上坐着。

  “唉…,看你这羡慕嫉妒恨的小眼神儿,生活太好怪我喽。”

  项玉山听到他们的话,过来把萧楚扶起来。

  那一双温柔的眼睛看的萧楚又犯花痴了。

  “我还有些力气,我送你回去吧。”

  就在萧楚要点头的时候,项玉山一句话把她拉回了现实。

  “早上夫子讲的地方我还有些不懂,不如我们再一起探讨探讨吧。”

  这句话就像一记无情脚一样,狠狠的把萧楚踹回了现实。

  好个直男,满脑子就只有课文,怪不得女人撩不动呢。

  “呵呵,不用了,我突然觉得身上力气倍增啊。”

  看到前面走着的景萧,狗腿的跑过去扶着他的胳膊。

  “大佬,很累了吧,小的送你回去。”

  刚才萧楚跟项玉山的互动景萧都看在眼里。

  眼神特别奇怪地看着萧楚,然后慢慢的把自己的手收回来。

  “我自己可以走。”

  萧楚奇怪的看着景萧的背影。

  这家伙这眼神什么意思啊?好像他是什么脏东西呀。抽什么风啊。

  撇了撇嘴,跟在景萧的身后回了院子。

  最近消耗太大,晚饭吃的在多,半夜还是饿。

  皎洁的月光透过窗纱照进屋子里。

  萧楚直直的躺在床上。

  脑海里飘过看某音时的视频。

  炸鸡,汉堡,串串,火锅,烤串儿,烤鸡翅涮牛肚……

  越想她觉得越饿,哈喇子都流下来了。

  咽了咽口水。

  不行,实在是太饿了。要实在不解决这个问题,她今天晚上都睡不着。

  撩开床纱,偷偷的看了看景萧那边,见他没什么动静,披了件外衣,蹑手蹑脚的就出去了。

  到了旁边的小厨房,守夜的人到后面睡去了,炉子上还坐着热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