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书穿成炮灰小侯爷

20.回家

书穿成炮灰小侯爷 倾兰公子 2017 2020-04-10 21:20:07

  萧楚喝完茶把茶杯放在桌子上。

  眼神中满是得意地看着景萧。

  “我是天道之子你信不信?老天爷给我开了挂的,所以我什么都知道。”

  嘴角的笑容一直都没消失过。

  心中甚是得意,我可是拿了剧本的人,对你们每个人的人生都了如指掌,想不嚣张的都难哪。

  景萧直接送了她一对大白眼。

  “呵呵……”

  跟这个不正经的家伙也问不出什么,他就懒得再说了。

  第二天去上课的时候,项玉山一脸温柔的冲萧楚笑着。

  这一笑就仿佛春风迎面而来一样,充满了温暖的感觉。

  “萧楚你来啦。快坐。”

  这态度过分的热情啊。

  萧楚眉头一皱看向了萧阳。眼神询问他项玉山抽什么疯呢?

  萧阳耸了耸肩膀。给了她一个自行体会的眼神。

  项玉山热情地做到萧楚的课桌来。

  将他昨日默写好的将进酒放在桌面上。

  “萧楚你快看看,我写的可对。”

  这个书呆子,遇见与文学有关的事情就冰山秒化啊。

  不对,事情好像岔路了。说好的男二与女主相遇。

  结果自己抢了齐诗兰的风头,把她的才女马甲扯掉了。

  这货明显对自己有兴趣了,应该就不会投入到齐诗兰的阵营里了吧?这算是一件好事呢?还是好事呢?

  项玉山见萧楚发呆,用指头戳了戳她,那委屈的小表情像是在求抱抱。

  如此萌的表情,萧楚忍不住伸手在他脸上捏了捏。

  “这样的神仙颜值当冰山太浪费了,还是这种萌萌的小奶狗更让人喜欢。这个手感也好不错呀。”

  一时间整个课堂都静悄悄的,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萧楚。

  萧楚觉得不对劲儿了,有些讪讪的把自己手收回来,尴尬地笑了笑。

  “咳咳…,不要胡思乱想啊,我没有什么想法的,纯粹就是那个顺手而已。看诗看诗,字写的挺不错的嘛。”

  听的表扬,项玉山眼神羞涩的看向萧楚。

  萧楚被他的眼神吓到了。

  大哥,你这个含羞带臊的眼神有点可怕呀,我真的没有其他意思的。

  项玉山不知萧楚心里的想法,向她靠近了一点。

  他一靠近萧楚就向后退了点。

  萧楚退他又近。

  直到萧楚跌倒在地上,项玉山这才说出了他的目的。

  “你昨天说你得到了这位诗人的诗集,那诗集我可以借鉴一下吗?”

  原来是这事儿呀。萧楚还以为他有什么想法呢。

  不过诗集不能给他,那些都是现代化印刷的简易字,拿出来他也看不懂,而且没办法解释。

  “诗集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不过你放心,我都记在脑海里,回头我说出来你默写,你看可以吗?”

  一开始听到诗集没有了,项玉山还有点失落,可是又听到了萧楚后来的话,兴奋地点了点头。

  两人说完夫子过来了,项玉山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今日夫子本课最后的时候还提到了昨天那首将进酒,项玉山兴奋地把自己默写好的诗送上去。

  萧楚给大家普及了一下李白的知识,只是大概的讲了一下他的生平。

  项玉山像个小迷弟一样双眼发光的看着萧楚。

  景萧还是那样好奇的看着萧楚,觉得身上她的秘密太多了,越是好奇就越想知道。

  今日下午没课,项玉山拉着萧楚在后山凉亭写诗。

  很巧的是遇见了沈月。

  沈月跑过来后,从纸袋里拿出了一块糕点递给萧楚。

  “这是今天家里新送来桂花糕,很甜很好吃的,你试试。”

  萧楚接过尝了尝。

  “嗯,味道的确不错。不过桂花的味道略略发涩,如果做的时候再加点蜂蜜就更好吃了。你喜欢吃甜的呀?”

  沈月开心地点了点头。

  “嗯,吃甜的会让人心情很好,你呢?喜欢吃吗?”

  甜食萧楚还可以。

  “还行,不过其他零嘴我也挺喜欢吃的。来而不往非礼也,你请我吃桂花糕了,我也应该请你吃点好吃的,明天在饭堂给你吧。”

  “嗯。”

  听着他们两个有说有笑的,项玉山眼睛一亮。

  萧楚喜欢吃东西,甜的,零嘴。

  这是一条很重要的信息,画重点。

  沈月又说了会话就走了,萧楚被项玉山拉着讨论了一下午的课文。

  对于那些之乎者也的八股文,萧楚听到头都大了。

  好难啊……

  晚上萧楚在小厨房指挥厨子做了一道枣泥山药糕。

  景萧尝了糕点是连连称赞。

  “没想到你对厨艺上还这么精通,这糕点挺不错的,以后你想吃什么尽管让厨子做,他不会的你就教他,这样一来我也能吃到好吃的了。”

  萧楚假笑一下。

  这些可都是她的秘方,怎么可能这么轻易教授呢。

  在书院的时光过得很快。

  一咋眼到了沐休的时间。

  萧母早早的派了马车在书院门口等着。

  上了车之后,萧阳看萧楚那吊儿郎当的样子,无奈的笑了一下。

  “我说你的心怎么就这么大,那个景萧的底细你弄清楚没有?他到底是皇家的哪一位皇子?”

  之前在书院怕隔墙有耳,有些话他一直没问,如今只剩他们兄弟俩人了,有些憋了好几天的问题就赶紧问出来了。

  萧楚摇了摇头。

  “景萧就是个千年老狐狸,隐藏的太好了。除了知道他的名字,其余的我一律都不知道。”

  不管她怎么问,旁敲侧击也都没打听出一丝有用的消息。

  书院其他人对景萧也知之甚少。

  除了知道他是皇家的人,就没有其他信息了。

  萧阳若有所思的搓了搓下巴。

  “我看他也没表面那么简单,能在八方中院独占一个院子,他的来头肯定不小。至少他跟八方书院有所联系。你在他身边注意着点,别人没套着,最后把你自己给卖了。”

  这眼神看不起谁呀?

  “放心好了,我心里有数。再说了,就咱们家那点破事儿,估计人家早就知道的一清二楚了,还有什么可探查的。”

  唯一让景萧留意的就是她吧。

  她又不是个傻子,重要的信息又怎么可能透露呢。

  大家都是千年老妖精,谁斗得过谁还不一定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