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书穿成炮灰小侯爷

18.打脸齐诗兰(1)

书穿成炮灰小侯爷 倾兰公子 2023 2020-04-09 21:12:40

  萧楚凑到景萧身边挨着他神秘的一笑。

  “项玉山的设定可不仅是才学,作者亲妈给他加了一大堆技能呢。面若冠玉,貌似潘安,有颜有才学,这可是个最佳的夫婿人选。”

  听了她的话,景萧脸上的神色很奇怪。

  这话要是从个女人嘴里说出来还很正常,他个男人激动什么呀?

  “萧楚,你该不会是……”

  是有那种爱好吧。

  看他那眼神萧楚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在他肩膀上捶了一下。

  “想什么呢。我对男人可不感兴趣,纯粹就是好奇项玉山这个人罢了。给你透露个小秘密,在设定里能与项玉山颜值一决高下的就是那个皮草小皇叔了。就是你们那个静安王。你见过没有?长的怎么样啊?”

  景萧眉头一皱,这皮草小皇叔是什么意思?上次就听他说过。

  正打算问。

  门口走进了一个青衣长衫的人。

  那模样看的萧楚都惊呆了。

  果然是个有神仙颜值的翩翩佳公子。

  不过也就惊艳了一瞬间而已。

  “是有点陌生人如玉,公子世无双的感觉。感觉有点太仙了,只适合活在传说里,谁要是嫁给这样的人,估计都能苦死吧。”

  这前后不一的话让景萧都无语了。

  “刚才还说他最佳夫婿呢,怎么就这一会儿的功夫话又变了。你这个人太善变了。”

  萧楚手撑在桌子上支着下巴。

  “不是我善变,是设定有问题。项玉山的设定太仙,他…算了,不跟你说了,说了你也不明白。”

  话说一半又不说了,怕剧透的太多引起别人怀疑。

  景萧被她的话都绕晕了。

  “设定?什么是设定?”

  正说话间,夫子进来了。

  项玉山巧合的被安排在了萧楚的身后。

  萧楚偷着转过头去看项玉山。

  结果却和项玉山的眼神不期而遇。

  那双眼睛像是有吸力一样,让人不知不觉就看着着迷。

  项玉山的嘴角微微上扬。张嘴无声的说了一句话。

  ‘好看吗?’

  萧楚还傻傻的点了一下头。

  最后的结果是萧楚被夫子当场叫起来站着听课。

  还要将今日所学的课文罚抄10遍。

  中午吃饭的时候萧楚愤愤不平的。

  手里的筷子用力地怼着盘子里的菜。

  “那么大一篇课文呢,抄十遍会要命的。哥,你得帮我。”

  萧阳都懒得看她。

  “这是君子不可为之事,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你还是自己抄吧,谁让你上课走神儿的。”

  说到这个,萧楚目光凶狠地瞪着项玉山的背影。

  “还不是怪他,拿着男二的剧本,有着男一的设定,不合理。”

  萧阳是满头的问号。

  “什么男一的设定啊?”

  这个设定嘛,通常都是文中为男主一见钟情设定的。

  言情文的套路都是被男主的眼神深深吸引。

  所以这个设定应该放在男主身上嘛,你的男二有这设定干什么?

  “就是……男女相见,第1个场景就是被眼神深深吸引,就和李靖那个百分百空手接白刃的设定是一样的。你明白了吗?”

  萧阳是满眼的疑惑。

  他刚才有解释吗?好像又说了新的问题吧。

  为什么他说的话都这么让人费解呢?

  萧楚看他那的样子知道说了也白说,干脆吃饭。

  吃完饭时又跟项玉山碰见了。

  萧楚又看着他发了一会儿呆。

  回过神来的萧楚在自己脸上轻轻打了一下。

  “发什么花痴呀,你又不是女主,这个设定简直太烦人了。以后一定不能看他眼睛。对,就这样。”

  自说自话的回了宿舍。

  下午的时候是武术课。

  每个人手上发了一把刀,那把到底有2斤重。

  萧楚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刀抡起来的。

  结果方向没掌握好,差点砍在景萧身上。

  景萧赶紧闪到一边去。

  “早上还说自己身体不错呢,这会连个刀都拎不起来,你还是不是个男人。”

  这话说的,萧楚直接又给他抡了一刀。

  “谁规定男人就应该力拔山河呢?我是立志要走风流才子路线的,谁跟你个武夫似的。”

  说着又开始抡刀。

  景萧赶紧闪远点。

  “你注意着点,伤了我可是谋害皇亲。”

  萧楚痞痞的一笑。

  “站那么远干嘛?你过来试试啊。”

  萧阳见她这样子早就闪到一边去了。

  练了一会儿,教官就让他们休息一下。

  隔着教练场对面的树荫下站着不少女子,统一穿着红色的衣裳。

  萧楚把刀撑在地上,胳膊搭上,然后饶有兴趣地看着那边。

  为了女主,作者给八方书院还设定了女子学堂。

  凡是京都有头有面的女子都已就读于八方书院为荣。

  黄莺似的声音听的人心痒痒的。

  男子练武场这边的人都渐渐聚集了过来。

  萧楚很不意外地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是齐诗兰。

  文中她是在八方书院项玉山相遇的。

  项玉山被她的才气所吸引,甘愿为她遮风挡雨成为她的军师,祝她一步步登上至高之外。

  萧楚倒要看看,齐诗兰能有什么才气能吸引项玉山这个冰块?

  齐诗兰声音高昂,话语中充满了自信。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只简简单单的四句诗赢得了在场所有人的喝彩。

  男生这边更是高声喝彩。

  “好一个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真是千古佳句。”

  “的确,不知做出这四句诗的是谁家,女子才气如此之高。”

  男生的目光向那边看着。

  齐诗兰听到他们的夸赞心中甚是得意,目光往这边看了一眼,当她看见萧楚那张脸的时候,笑容渐渐的消失了。

  怎么会是她,她怎么会在这?

  齐诗兰的目光萧楚也看见了。

  莞尔一笑。

  这作者是觉得整篇用在女子身上不太合适,所以只挑了四句。

  还以为有什么才气呢,原来就这样啊。

  项玉山此时也过来,目光甚是赞赏地看向了齐诗兰。

  “身为女子能做出这样的诗句,可见是才情之高。难得,难得。”

  萧楚怎么觉得项玉山这话听着让人想笑?

  合着你就这么被吸引的,太没有抵抗力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