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书穿成炮灰小侯爷

17.新舍友

书穿成炮灰小侯爷 倾兰公子 2014 2020-04-08 22:50:25

  萧楚一觉醒来已经日落西山。

  当她睁开眼的瞬间。

  一张美的人神共愤的脸凑过来。

  那一双黝黑的眸子里充满了趣味。

  薄唇微扬,“你醒了。”

  如此充满了磁性的低沉音将萧楚的瞌睡虫全部赶跑了。

  萧楚猛地坐起来,十分防备地看着那人。

  “你是谁啊?为什么坐这儿这儿?”

  景萧的眼睛微微闪动,坐直了身子。

  “我叫景萧,是跟你同住的人。本来想跟你打个招呼的。可你一直在睡,我这个人也实在,只能坐在这儿等你醒了。”

  这话让萧楚心里一万个草泥马狂奔而过。

  我去,你这不叫实在好不好,你这叫有病。哪有坐在这看人家睡觉的。

  等等,她好像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信息。景萧,姓景!

  “你是皇家的人。”

  景萧微微一笑,眸子中闪过一丝光华。

  好像游戏比他想象中的更好玩一点了。

  “挺聪明的。”

  这话说的,萧楚翻了个大白眼儿。

  拜托,景是国姓好不好。

  “承让了。不知道你是哪个皇子?”

  这个问题景萧没有回答,起身拍了拍自己的衣袍。

  “不过就是个不起眼的身份罢了。你还没介绍你自己呢。”

  萧楚冷笑了一下。

  “这位仁兄,想要骗人也得把狐狸尾巴藏好了。你的眼神中分明写着我认识你,还问我是谁,你觉得有必要让我在介绍一下自己吗?”

  听到萧楚的话,景萧不禁的莞尔一笑。

  “萧楚,你比我想象中的聪明的多。比传言中精明不少。这才是你真正的本性的。”

  萧楚从床上站起来,由于身高的问题,她只能仰望着景萧。

  垫了垫脚,发现身高上还是没什么优势,索性就抬头瞪着他。

  “我被安排住在这儿,也是你在背后操作的吧,你这么做究竟有什么目的?直接说出来吧,我这个人呢,很好说话的。只要价钱给的到位,我可以知无不言。”

  眉毛一挑,手搓了搓,一脸市侩的样子。

  将那种市井小民的贪婪表演的是十成十。

  景萧的眼皮微微动了一下,越过她走到屋子中间的罗汉床上坐下。

  端起茶壶倒了杯茶给自己。

  “不过就是个住处而已,如果你不想住在这儿,我可以让你住回去。”

  萧楚听到这话心中一动。

  还不等她说话呢,景萧又开口了。

  “只是住在十人的宿舍可没有这边这么幽静,厕所和浴室都是共用的,而且还没有单独的小厨房,没有人给你洗衣晒被,没有人给你做夜宵,没有人烧热水洗澡。”

  说话的时候还偷偷看了萧楚一眼。

  萧楚站在那里,脑海里想象了一下她和一大群男人住在一起的样子。恶寒的打了个冷颤。

  还是住在这边比较好一点。

  回过神来狗腿的坐在景萧的对面。

  “嘿嘿,我还是觉得住在这边比较好一点。能和你这样的同学住在一起,我简直是三生有幸。以后还请多多关照呀。对了,住在这边不会多加钱吧?”

  景萧一笑,“不用。”

  看着天色也不早了。

  萧楚刚开口说要去吃晚饭,就见门口走进了一个穿着灰衣的奴仆。

  先是给景萧请了个安。

  “主子,萧公子。饭菜已经准备好了。是否现在用膳?”

  景萧点了点头,那人便下去了,没过一会儿四菜一汤就被端了上来。

  有荤有素,味道还不错。

  卤鸡味道特别的棒,肉嫩鲜美,两只鸡腿都被萧楚吃了。

  看着景萧,相处很豪迈的过去拍了他一下。

  “景萧,就冲你给我这个条件,以后你就是我哥们了,有事招呼,兄弟随叫随到。”

  这幅糙爷们儿的做派,哪里像个女人啊。也不知哪个不开眼的开这种玩笑。

  呵呵一笑,优雅的吃着自己的饭。

  吃饱喝足,萧楚到后面上了个厕所就睡觉了。

  第二天换上书院的长衫。

  换的时候景萧的目光看过来,萧楚还特意将衣领拉开了一点,冲他痞痞的一笑。

  “别看我长的白净,身子可壮实着呢。也不知是谁那么丧天良的告发我是个女人,你看我这样子像个女人吗?”

  景萧已经无力吐槽了。

  “你要是个女人,估计一辈子都嫁不出去了。”

  还好萧楚心大,这话要是搁在别人身上,估计都要扑上去打他了。

  “你这张嘴毒的很。走了。”

  说完带着自己的书袋走了。

  景萧也跟着一起。

  到了学堂,萧楚立马就跑到萧阳身边去了。

  “哥,昨天晚上睡得怎么样?”

  萧阳摇了摇头。

  眼下的淤青有些深,表明了他昨天晚上没睡好。

  “十个人住在一起,怎么可能能睡好。昨天晚上不仅有人打呼噜,还有人磨牙,尤其是我旁边那个睡觉都不老实,不是伸腿就是伸胳膊,我昨天晚上都没怎么睡。真的好羡慕你住的地方呀。”

  萧阳那双眼睛充满了嫉妒和羡慕,阴谋和睡觉相比,他宁愿选后者。

  和那么多人住在一起简直是一种折磨。

  萧楚不用想都知道那是个什么样的环境,大宿舍她也住过的。

  嘿嘿笑了一下,然后指着刚跨进门的景萧。

  “景萧坐这边了,咱们坐一起。”

  萧阳也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

  听到景萧这个名字的时候,眉头微微一皱。

  听这名字应该是皇家之人吧。

  “他就是跟你住在一起的人?”

  “嗯。”

  萧楚应了一声,然后头微微向萧阳那边靠近了一点小声的说,“就是他,他是皇家的人,而且我住在那边也是他安排的。”

  萧阳竖着耳朵等听下面的话呢,结果萧楚没声了。

  也正巧景萧过来了,他就闭口安静地坐在一旁。

  三人的书桌并排连在一起。

  等景萧刚坐下,人群又躁动了。

  “快看,项玉山来了。”

  “我的天哪,京都第一才子项玉山竟然也跟我们一起念书。”

  ……

  好几个知道项玉山的人是激动亢奋。

  萧楚也伸长脖子在那儿望着。

  景萧看她那样子眉头一皱。

  “怎么,你也倾慕项玉山才气吗?”

  听到景萧的问题,萧楚收回了眺望的眼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