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书穿成炮灰小侯爷

14.又遇齐诗兰

书穿成炮灰小侯爷 倾兰公子 2133 2020-04-06 19:58:35

  这要求还叫简单呀。

  “单是普通样式的小瓷瓶大概是三文钱一个,若是你要加些花样的花,价位可能更高一点。”

  萧楚大手一挥。

  “钱都不是问题,问题是让我满意就行。如果他们做的好的话,先定1000个。这里是五十两银子。到时候不够了,你再跟我要。”

  萧阳惊讶地看着萧楚拿出来的那个钱袋。

  这是他们家半年的收入呀。这小子哪儿来的?

  “你这钱从哪儿来的?该不会是去撬了母亲的钱柜吧?”

  除了这个可能,萧阳再想不到其他的了。

  反正萧母是不可能给萧楚这么多钱霍霍的。

  萧楚把钱袋拿起来塞到他手里。

  “哥,放心好啦,我的钱来路正当。都是我自己的钱。以后我可能还会挣更多的钱,你只要习惯就好了。”

  这拽拽的小表情,萧阳突然有一种想打她的冲动。

  无语的笑了一下。

  “那我就先出去了。估计瓶子明天就能做出来。”

  “嗯。噢对了,你再让他们做一些巴掌大的方形盒子,就这么大就行,如果上面能带一些花之类的,唉,跟你说不太清楚,你等一下我给你画个图纸。”

  抽过一张宣纸拿起铅笔就开始画起来了。

  萧阳对她手上的铅笔特别的好奇。

  “你这是什么笔?怎么画起画来如此的迅速,而且还不用再墨水,好方便啊。”

  萧楚摇了摇手上的铅笔。

  “这可是我的私家珍藏,等你忙完了回来,我给你拿两只。”

  这东西还好她当要画画存了不少,用一点少一点,还是省着吧,能给两只已经是她最大的极限了。

  萧阳也不推辞,爽快的答应了。

  等萧楚画完,他拿着纸样直奔窑厂去了。

  看着萧阳奔跑的身影,萧楚突然觉得他们家好像少了点东西。

  好像他们家还没有马车吧。得置办。

  初夏的天慢慢的热了起来。

  在京城,一种名叫九花玉露的香水不知不觉的火了起来。

  一瓶售价五两银子,竟然都有人争相竞买。

  相传这花露水不仅能驱除蚊虫,还可以提神醒脑。

  涂一滴,立马精神百倍。

  萧家的酒楼也推出了新的菜品,日日生意火爆。

  望着箱子里白花花的银子,萧母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就你随便弄的那些东西,卖的价钱又贵,竟还有人争抢着要买,你是怎么做到的?”

  萧楚捏起一锭银子在手上抛着玩儿。

  “娘,都跟你说了,你儿子是天降福星。挣钱这种事小意思了。你以后想买什么就买什么,对了,给家里再添些人吧。再买几匹马买个马车吧,这样以后出门也方便些。剩下的您就看着办。我出去一下。”

  往自己兜里捡了一些银子就出门了。

  见她走,萧母赶紧追到门口。

  “八方书院马上就开考了。你别忘了看书。”

  已经走到老远的萧楚听到这话摆了摆手,大步流星的出门去了。

  看着街道上繁华的场景,萧楚有点如梦似幻的感觉,很难相信穿越这种事情竟然发生在她的身上。

  嘴角弯起,笑了一下。

  看见一旁的首饰店,抬脚就进去了。

  一进门就迎来了店小二的热情招待。

  “这位客官,你想看点什么?咱们店里什么都有。金钗玉环应有尽有,样式也很多。”

  萧楚随意的扫了一下柜台上的货。

  有些不太满意。

  “这些款式看都有点老旧。有没有什么新货呀?”

  这话说的财大气粗,小二立马就明白了。

  “客官,您真是来的巧了,咱们店里就新到了一批首饰。您这边请。”

  请萧楚坐下后没一会端着两个托盘过来了。

  “客官您看,这是出自于咱们珍宝楼大师傅之手的栾凤蝶钗。还有这个玉簪,这可是上好的羊脂白玉雕刻的。还有这…这……”

  对于这次拿出来的东西,萧楚很满意,刚准备喊小二包了。

  一个如空谷幽兰般的声音传来。

  “店家可要看清楚了,这位是永安侯府的小侯爷。他们家什么情况整个京都的人都知道,你这一番热情可算是白费了。”

  如此好的嗓音却说出这么尖酸的话,真是浪费了。

  萧楚觉得她好像天生就跟女主气场不对。反正相遇就没和平过。

  嘴角勾起,讥笑的看着齐诗兰。

  “我当是谁了,原来是我那前未婚妻。上次被你推到河里没淹死,让你失望了吧。”

  这些话让齐诗兰的脸色都变了。

  紧张的看了眼小二,目光中闪过一次狠毒。

  一转眼,脸上又是那副小白花的样子。

  “萧公子这话怎么说的?我怎么会是那样的人呢,上次是你说话太过,我是气愤不过才推了你一把而已,是不小心而为的,你怎么能这么污蔑我。”

  捻着帕子擦了擦那不存在的眼泪。

  这幅装柔弱的样子让萧楚打了个冷颤。

  看看这演技,不愧是本文的女主。

  她要是个男人的话,也受不了美人这眼泪的。可惜了,她不是。

  “是不是污蔑,你自己心里清楚。我也懒得跟你废话。既然已经退婚,就桥归了木归路,不要再互相干涉。小二,把盘子上的东西都给我包起来吧。”

  这豪爽的样子让小二眉开眼笑。

  齐诗兰的目光看向了桌子上的托盘。

  那一双隆起的眉头微微一皱。

  萧楚怎么可能有钱买这样的东西?就萧家那样子她还不知道吗。

  就她那个婆婆,一对银簪子戴了一辈子。

  “你哪来这么多钱?”

  这话说的真好笑。

  “好像跟阁下无关吧。”

  说完转身去柜台付账了。那些东西花了她整整五百两银子,店家还赠送了一个梅花银簪。

  在路过齐诗兰的时候,萧楚的目光看向了她身旁的婢女。

  “你这小丫头长得真不错,比你们家小姐有灵气的多。这根梅花簪子也挺衬你的,爷赏你了。你可得戴好了,别被有些人抢了。”

  说完把那银簪子带在了那小丫头头上就出门了。

  齐诗兰被她的话气的是火冒三丈。

  那双漂亮的眼睛除了恶狠狠地瞪着萧楚的背影外,什么都不能做。

  在看见自己丫鬟头上的簪子时,一把抢过来扔在地上。

  “贱婢,她给你带,你不会躲吗?”

  小丫头好委屈呀,那根簪子得有二两重呢,搁是谁都舍不得的。

  委委屈屈的掉着眼泪。

  齐诗兰骂了声晦气,也转身出去了,小丫头见状迅速将簪子藏在怀里跟了出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