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书穿成炮灰小侯爷

11.反派登场

书穿成炮灰小侯爷 倾兰公子 2013 2020-04-04 19:49:49

  齐诗兰跑得太早,没有看到后续。

  原主不会游泳,可是萧楚会呀。

  这也离岸边很近。除了身上的衣服稍微重一些,游起来不太方便,萧楚最后还是成功的爬上岸。

  刚一上岸。

  便被一个青衣小厮拦下。

  “萧公子,我家主子在翠云楼里被好了干净衣服,您这湿哒哒的,快过去换了吧。”

  这猛的让萧楚还有点懵了。

  这么好心,难不成是原主以前认识的人?

  应该是吧。

  “那就劳烦你们家公子了。请。”

  小厮恭敬的站在一旁。

  “小的当不起萧公子的这声请。您请。”

  本来萧楚是打算回家的,可是今天还有一些重要事儿,最近时间又紧迫,只能接受别人的好意了。

  换下她那一身略微有一些旧有的衣衫。

  穿上小厮送来的衣服,简直是换了个人一样。

  白色的窄袖劲装,显得他的身影格外的挺拔。面料也看起来很奢华,转动间光线照在上面,依稀还能看见流动的光彩。

  只怕这一位出手相助的人非富即贵。

  擦干的头发全部竖在头上,用一根白玉簪子固定着。

  这一身风流翩翩的样子,萧楚特别的满意。

  太有那种偏偏加工资的感觉了,如果手上有一把扇子那就更完美了。

  冲着一旁给她换衣服的小丫头跑了个媚眼儿。

  那小丫头立马含羞带骚的低下头,抬眼偷偷看了她一下跑出去了。

  领着萧楚进来的那个小厮嘴角抽动了一下。

  这萧家的这位很真是……风流。

  “萧公子换好衣服了就请便吧。”

  咦,这就让她走了。

  按照一般的套路,不是应该双方见个面吗?

  她还不知道这位好心人是谁呢。

  “今日承蒙你家公子相助,萧楚心中十分感恩。还不知道你家公子名讳呢,可否告知一声,改日萧楚有空亲自上门拜谢。”

  那小厮也不藏着掖着,回了礼就报上了他家主子的名号。

  “我家主子是静安王。”

  听到静安王这三个字,萧楚脸上的表情特别的奇怪。

  静安王,这不就是此文中的大反派吗?

  文中描写的很隐晦,毕竟他不是主线,写的就没那么详细。

  虽然没有篡位,可是最后整个南岳的势力都落入他的手掌,可以说是一个隐藏的大boss。

  “哦,原来是那个皮草小皇叔。萧楚记下了。若是有空会去拜谢的。”

  只说话间还边说边憋住想笑的冲动,看的那小厮眉头皱的都快夹死苍蝇了。

  这人笑什么呀?他们家王爷有那么好笑吗?

  其实不是萧楚想笑,实在是文中对于这位小皇叔的描写太具特点了。让人想想就忍不住想笑。

  不管春夏秋冬身上总是围着一条皮草。

  对于这一点萧楚真是无力吐槽。

  想描写反派凶就凶嘛,让人家春夏秋冬总围着皮草干什么,太过分了。

  萧楚是一路捂着嘴笑着出去的。

  那个小厮被她笑的莫名其妙的。

  从这间屋子出去后,走进了对面的屋子。

  窗边,一身紫蓝广袍的景萧手撑着头,百般聊赖地看着外面的景色。

  听到身后有动静,开口问了句。

  “人可走了?”

  “走了。”小厮回答到。

  望着远处石桥上的那个身影,景萧的眼神闪动了几下。

  “那他可以说什么话?可有问起本王?”

  这个……

  小厮想到了刚才萧楚的模样,有些不太好回答。

  景萧没得到答案,眉头微微隆起,有点不满。

  “本王问你话为何不答?”

  面对自家王爷那不怒而威的面孔,小厮心头微微一颤。

  “萧公子问了您的名讳,小的也告诉他了。只是萧公子听到您的名讳之后,表情很奇怪,总是忍着想笑的感觉。只说了日后有空会到府上拜访就走了。哦,小的跟他说了您的名讳之后,他还说了一句‘原来是那个皮草小皇叔啊’。”

  说完那小厮就赶紧低下头去。

  景萧眉头一皱,看了看自己身上的银狐的皮草。

  眸中闪过一丝趣味,嘴角勾起。

  “这个萧楚有些意思。本王好久没遇到这么好玩的事了。真好。听说他要考八方书院,去准备一下。”

  小厮立马明白了他的意思。

  “主子放心,小的一定打点妥当。”

  已经走出老远的萧楚突然打了个冷颤,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

  “怎么打喷嚏了?该不是感冒了吧?不行,等会回去得喝碗姜汤才好。”

  喃喃自语完又继续赶路了。

  她娘出自于商家,陪嫁的那两个铺子位置也不错。

  只是生意就那样不好不坏的,既不挣钱也不倒闭。

  萧楚先去了胭脂铺子。

  一进铺子大门,入眼便是老旧的家具,那柜台上零零散散的摆着些胭脂水粉。

  掌柜的手撑在柜台上打着瞌睡。

  环顾4周,铺面倒是挺大的。

  萧楚走过去敲了敲柜台。

  那掌柜的这声音惊醒,眼睛中还带着迷茫的神色,估计是还没睡醒呢。

  能缓过神来,脸上带着薄怒。

  “你这公子好生无礼,不晓得我在睡觉吗?”

  萧楚冲着那掌柜翻了个白眼儿。

  怪不得生意不好,有这种掌柜的,哪个生意能做得好?

  “这大白天的,身为掌柜不卖货却在这睡觉,你觉得你对得起这份工钱吗?”

  掌柜的脾气也暴躁,他经营这家店这么多年了,哪怕是祝家对他也客客气气的,哪来个毛头小子就上来就教训他。

  “你是哪家的小子?我对不对得起这份工钱关你什么事,要买东西就买不买就赶紧出去,别耽误我做事。我可告诉你,我们主家可是永安侯府的,不是谁都能来撒野的地儿。赶紧出去。”

  说完就推搡着萧楚把她轰出去了。

  萧楚有些无语的一笑。

  这当老板的竟然被员工哄出来了,真是有意思。

  转头望了一眼那胭脂铺子。

  然后到隔壁几家,买了点东西还闲聊了一会儿。

  得知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就提着东西走了。

  在路过典当行的时候,萧楚心头浮现出了一个计划。

  说真的,一个月挣2000两银子,她也没有底。

  不过挣钱不行,可以换钱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