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书穿成炮灰小侯爷

9.退学

书穿成炮灰小侯爷 倾兰公子 2007 2020-04-03 20:21:12

  才接受这个身子没几天,所以萧楚动起手来还有点生疏。

  不过对手都是一群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最后还是她完胜了。

  郑开捂着被打得鼻青脸肿的脸,疼的都叫不出声了。

  那双眼睛恶狠狠的瞪着萧楚。

  “好,萧楚,这笔账我记下了,走。”

  说完带着他那一群人手下走了。

  萧阳看到这个情况最先的反应不是开心,而是担忧。

  “这下麻烦了。”

  萧楚不太明白的拿过自己的书袋。

  “怎么麻烦了?不就是打个架吗?难不成他还能叫家长找到咱们家去不成?要是那样的话我就太鄙视他了。”

  正说着,萧阳的目光看向了不远处。

  一身青衫的夫子急匆匆的跑过来。

  萧阳双手柄实行了个礼。

  “夫子。”

  夫子脸上带着怒气,眼睛中带着浓浓的不屑。

  “别了,你们的礼我可受不起。即日起你们不再是青山书院的学生了,我们这庙小,也容不下你们这些大佛,请吧。”

  这没个理由就撵人,萧楚就特不服气。

  “这位夫子,要开除我们也要有个理由吧,无缘无故就让我们走,有些不道德。”

  夫子冷笑一声。

  “萧楚,就凭你刚才打架了。书院规定学生不许私下斗殴。你们触犯了书院的规矩,这个理由够了吧。”

  这句话明显一听就是拉偏架。

  一上来连问都不问就让他们走。简直太道德了。

  “打架也是他们先动手的,凭什么就让我们走。”

  萧阳拉了拉萧楚的手。

  “算了吧,别再多费些口舌了。郑开父亲给书院捐了不少钱,就算是他有错在先,也都是没错的。”

  对于萧阳,夫子还是微微有点欣赏。

  才学不错,人也话少,是个好掌控的。

  只是有一点不好,摊上个这么不学无术的弟弟,只怕这辈子都成不了什么气候。

  “知道就好。萧阳,你若是能跟这个草包脱离关系,这一辈子还有点指望。若是不能,这辈子就只能在泥里打滚吧。”

  对于夫子的话,萧阳全当没听见。

  “萧阳这一辈子都是萧家的人,不牢您挂心。萧楚走了。”

  说完就率先转身走了。

  萧楚看着夫子哼了一声,转身追着萧阳去了。

  兄弟俩背着书袋孤单的走在街道上。

  对于被自己连累退学的萧阳,萧楚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快步上前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别这么沉默嘛,大不了就换件书院呗。反正看夫子的样子,那个书院也不怎么样。换家书院说不定更好。”

  看着这么天真的萧楚。

  萧阳实在是不知道该说她无知,还是说她心大了。

  “圆通书院是京都第二书院,其他的就只是一些零散的小书院,只怕我们找不到更好的了。而且…郑开的父亲在京都有点儿权力,只怕是那些小书院根本不敢接受我们。”

  萧楚眉头一皱。

  好像事情比她想的还麻烦一点儿。

  看着河边被风吹过的柳树枝,萧楚突然转过身来看着萧阳。

  “那我们就去京都第一书院吧。能当第一教学质量肯定更好,背景更大。这样不就不怕郑开他们了吗?”

  萧阳只觉得跟萧楚说话好累。

  这个没脑子的,如果能确去第一书院,他们怎么可能还在圆通书院呢。

  萧阳突然有种想扶额的感觉,怎么生个病变得这么蠢了呢。

  “八方书院每年束脩上千辆银子,咱们家一年的进项不过百两,根本进不去的。而且八方书院每年还要进行考核,不合格的学生都会被淘汰。最重要的是…,萧楚,就你那狗屁不通的文章,只怕是连八方书院的初试都过不了,还异想天开的想去,做梦呢。”

  被萧阳这一通打击,萧楚为原主点了个蜡。

  原来在你哥哥心里你就是这样子的,真是太失败了。

  不过现在的萧楚已经不是以前的萧楚了。一切问题都不是问题。

  萧楚过去郑重地拍了拍萧阳的肩膀。

  “哥,没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八方书院我去定了,不蒸馒头还争口气呢。你也好好准备一下,等他们下次招生的时候,争取跟我一起考上。其他的事情交给我来解决,你只要保证你能考进去就行,回家了。”

  说完潇洒的转身走了。

  望着她那自信的背影,萧阳觉得心里感触良多。

  在外面要多潇洒有多潇洒,可是一回家怂的跟狗一样。

  萧母一听他们被退学了,伸手就拧着萧楚的耳朵来了一个180度大转弯。

  “你个不争气的,昨天才跟我保证要好好念书,今天就被退学了,你又干什么了?”

  萧楚表情狰狞,手捂着被萧母拽住的耳朵。

  “娘,真的不关我的事啊。是郑开他们先欺负我们的,我不过去还了个手,学院的夫子也是势利眼,问都不问就把我们退学了,我真的很无辜唉。”

  萧阳刚被他娘拉过来就看见这一幕,很不厚道的偷笑了一下。

  这才过来解救萧楚。

  “母亲,你就别怪二弟了。这次也是他护着我,他也是没错的,你要怪就怪我好了。”

  萧母松开萧楚的耳朵。

  萧楚赶紧躲到萧阳身后。

  “大哥,救我。”

  看着藏在他身后的萧楚,这一次,萧阳头一次有当哥哥的感觉。

  萧母没好气的看着萧楚。

  “萧阳,你别总护着她。有哪一回不是干错了事让你顶包的。”

  萧阳恭恭敬敬的行了个礼。

  “母亲,这一次我说的是实话,是萧楚看不惯我被他们欺负,替我出的头。一起的缘由在我。若是罚也该是我受罚。”

  被萧阳一劝,萧母的火气也去了大半。

  “算了算了,不追究这事儿了,反正就楚儿那半吊子,我看读再多书也是那样子。”

  萧楚见她娘火气小了许多,这才慢慢的挪过来。

  “娘,你也别生气了,反正都退学了,我跟大哥打算到八方书院去读书,听说他们下个月就招生,到时候我跟大哥去一定能考上的,过两年再考个状元,保证让娘风风光光的。”

  这话说的萧母都想笑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