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书穿成炮灰小侯爷

7.齐诗兰的辩解

书穿成炮灰小侯爷 倾兰公子 2139 2020-04-02 19:03:38

  “你的事情齐家怎么会知道?”

  这话说来话长,也不是三言两语能解释的清的。而且萧楚也不知道从何说起,总不可能说她是穿越过来的吧。

  “这个……这件事情比较复杂,跟你说不太清楚的,你只需明天去齐家退了婚事就行。我昨天晚上没睡好,一大早又经历这么惊心动魄的事情,我有些困了,能不能让我先睡会儿?”

  萧楚现在就怕她娘刨根问底儿,有些事情她讲不清楚的。比如为什么她提前会准备,仔细一想就会发现这个漏洞。只能先蒙混过去再说。

  萧母也看见了萧楚眼下的疲惫之色。

  也是。这件事情搁在谁家都得吓掉半条命。

  “那行,那你先睡一会儿吧,等中午吃饭的时候叫你起来。”

  让萧楚躺下替她盖好被子萧母就出去了。

  在这京城之中,就没有被埋藏的秘密。

  只到傍晚时分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了萧楚被人举报女扮男装的事情。还有齐家家丁早上的那句话。

  这件事情被传的是满城风雨,这前后的关键一想便能猜出那封告密信是谁送的。

  齐家,齐盛坐在主厅中。

  双手紧紧的握着放在桌上,胸脯剧烈起伏着,仿佛要爆炸似的。脖子上的经脉抖抖地立起来,脸胀得通红。

  那双眼睛冒着火气,呼吸也有些急促。手狠狠的在桌子上拍了一下。

  “还不赶紧给我把齐诗兰的那个孽女带过来。”

  底下的人听到这话,便知道他们老爷这会儿是极怒的,赶紧扶了个身,麻溜的跑出去了。

  一旁的齐夫人嘴角微微勾动了一下,眼神中透露着算计的光芒。只一刻便恢复了正常。

  面上带着担忧,还有些不明的看着齐盛。

  “老爷这是怎么了?怎么一回来就怒气冲冲的,可是四丫头犯了什么错?她年龄还小,若是有什么错处,也是我这个当母亲的没做好,老爷若是要罚罚我就好。”

  齐盛转过头来淡淡的看了她一眼。

  “跟你无关,是那个孽女。平白无故的惹出这些事,齐家的脸都被她丢完了。”

  齐夫人装作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手上捏着帕子,轻轻的捂着嘴。

  “啊,您是说今日市面流传的话跟四丫头有关?”

  齐盛没说话,不过那眼神是默认了。

  今日下午的散值以后,刚出了衙门,就见到街上的人三三两两围在一起窃窃私语的。

  本来他没在意,可是偶尔听那一句半字的,好像是关于永安侯府。

  一想这永安侯府不就是他们亲家嘛,所以就停下仔细听了听,结果这一听听出了个天大的事,而且还跟他们齐家脱不了干系,回家仔细询问之后,一切都证据指向了齐诗兰,这不,让人带齐诗兰过来问个仔细。

  齐夫人一看这眼神儿,眼中立马就蓄满了泪水,十分委屈的样子。

  “这丫头也真是的,若是不想嫁到永安侯府可以明说,干嘛想这么阴损的招数。也是怪我这个母亲多事,想着永安侯府家的亲事配她也算是高攀了,谁想到到后来是这么个结果。老爷,以后她的婚事就全凭您做主吧,我也不敢再说什么了,省得惹得她不快,再把那恶毒的方法用到我的头上,可招架不起。”

  说罢,还用帕子擦了擦眼角那不存在的泪水。

  齐诗兰刚走到门口就听到她那好母亲在父亲面前诋毁她的话。

  冷笑了一下走了进来。

  “母亲这是说的哪里话?女儿可是最恭敬您的。”

  对于齐诗兰的到来,齐夫人翻了个白眼头转向一边去了。

  齐诗兰慢慢走到齐盛面前,俯身行了个礼。

  “爹爹,姨娘炖了鸡汤等着您去喝。女儿也盼着您回来了。”

  到底是自己最爱的女儿,纵使刚才怒火冲天,可是这会儿一见齐诗兰这温柔可人的样子,火气也去了大半。

  “鸡汤先不忙着喝,我问你,永安侯府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个告密信是你送去的吗?”

  齐诗兰被问得心中一惊。

  爹爹怎么会问这句话?爹爹不是应该气愤永安侯府隐瞒萧楚身份骗婚吗?

  她眼中闪过一丝慌,随即又镇定了下来。

  “爹爹在说什么啊?什么告密信?女儿不知道啊,不过永安侯府的一些留言倒是听过,听说萧楚女扮男装,这事情是真的吗?”

  那天真好奇的模样让齐盛怀疑自己是错怪她了。

  齐夫人见自家男人又是这副样子,每次见了这赵姨娘母女就四六不着的模样,气的牙痒痒。

  “什么真的假的,人家永安侯府的萧楚是货真价实的男人,不知哪个杀千刀的送了这么一封告密信。先不说其他的,四丫头,是你派人到齐家门口说退亲的事吗?”

  齐诗兰听到这句话就明白了,能那么问肯定是小五已经招供了,眼神一转,想了一个借口。

  “我…我也是听人说的。让小五去也是怕万一这件事是真的会牵连到咱们家,就说了退亲的事儿。爹,女儿也是为了咱们家好。若是萧家真的罪犯欺君,咱们一家都会受人牵连。爹,您明白女儿的苦心啊。”

  反正告密信那事没抓到人,只要她不承认,谁也拿她没办法,至于退亲这事,退了才是她要的结果。

  萧楚不求上进,只知道吃喝玩乐也就算了,竟然还欺骗了她一辈子,让她一辈子守活寡,还有她的好母亲,知道她爹爹以后前途无量,留着自己的女儿嫁的待价而沽,让她们一个个嫁得好,儿女满堂,荣华富贵的。

  就偏偏她一个人守活寡,一生清贫,凭什么?凭什么她要受这些苦?

  她不甘心,既然老天爷又给了她一次机会,她这一次一定要做人上人。

  齐盛看着哭得梨花带雨的女儿,赶紧安慰了她一下。

  “好了,叫你来只是问一下,并没有责怪你的意思,赶紧回去吧。明日裁缝铺的人到家里来做夏季衣裳,多挑挑你喜欢的布料。”

  听到齐盛的话,齐诗兰就知道这件事算是过去了。开心了谢了后就走了。

  齐夫人望着齐诗兰那开心的背影,愤愤不平的扯了扯手上的帕子。

  “老爷……”

  齐盛抬手止住她。

  “好了。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吧。不过经过今天这件事,只怕是跟萧家做不成亲家了,若他们退婚来,你看着办就行。”

  说完就一甩袖子走了,齐夫人幽怨的目送他离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