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书穿成炮灰小侯爷

6.退婚

书穿成炮灰小侯爷 倾兰公子 2075 2020-04-02 19:03:05

  这南屏坊虽说没大街上人多。可这正直晨际,不少人家府内的丫鬟婆子上街采买。

  听到这话纷纷停下了脚步。

  那位公公的眼神一暗,淡淡笑了一下。

  “看来这藏在背后的人也是蠢的。小子,你可要小心了。”

  如果不是要急着回宫。那公公还真想留下来看看。

  他的话萧楚也明白,面上依旧恭敬。

  “多谢公公提点了。还请您慢走。”

  直到马车渐行渐远,萧楚才走到那小厮面前。

  衣袍一甩,脸色带着些怒意。

  抬手就是一巴掌。

  打的那小厮头昏眼花的。

  “狗东西,不想活了是吧。什么话都敢胡诌了。齐家是看不上永安侯府想退婚是吧,可干嘛说这么恶毒的话。我萧家何时欺君罔上了,你们又怎么知道啊。还是你们巴不得我们全家下地狱。”

  被派来的小厮也懵了。

  他只是传话的,什么也不知道啊。

  手捂着被打疼的地方,“我…我只是奉主子命令过来传个话的,其他…我不知道。”

  萧楚反手又是一巴掌。

  那小厮都哭了。都怪自己贪心那点银子。

  萧楚冷笑一声,“是不是真的不知道你心里清楚。做贼都不收好自己的尾巴。回去告诉你主子,你们齐家门槛高,我们萧家高攀不起,婚约作废。滚。”

  说完狠狠的踹了那小厮一脚,小厮连滚带爬的跑了。

  热闹看完,该走的人也走了。

  萧母脚步虚软的走到萧楚身边。

  “楚儿…”

  萧楚扶着她,

  在她耳边悄声的说了句话。

  “一切都过去了,有什么我们回去再说。先回去吃饭。”

  萧楚像是安定剂一样,萧母那颗慌乱的心平静了许多。

  吃完晨饭后,萧母带着萧楚回房了。

  把所有人支开警惕的看了看四周,见一切都平静,萧母关了房门急忙走到萧楚面前。

  “楚儿,这一切怎么回事?你给了那个公公什么好处,他竟然帮你了。”

  萧楚拿起桌子的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惬意的喝了一口后,这才回答萧母的问题。

  “娘,你先坐下好不好?你这样走来走去走的我头都晕了,坐下听我慢慢给你说。”

  萧母这会心急如焚怎么能安定的坐下。

  抬手就在萧楚耳朵上拧了一下。

  “臭小子,赶紧说。”

  萧楚也不急忙说答案,重新倒了一杯水举到萧母面前。

  脸色的笑容也没了,一脸正色。

  “母亲要是想知道答案就得先回答了我的问题。为什么让我女扮男装承袭爵位?我要听正确的答案。”

  萧家明明有个萧阳,为什么还要铤而走险的让女儿袭爵。她一直想不通。

  看姨娘和她娘的相处,不像是为了一个爵位争抢的人。

  她没有原主的记忆,文中的描写也是寥寥数语,很多不明白的问题只能由别人解答了。

  这个问题对她来说很重要。

  看着萧楚那坚定的目光,萧母的眼神黯淡的闪烁了一下。

  接过萧楚手上的杯子慢慢坐下,脑海里回想起了以前的事。

  那是她嫁进萧家的第二年,虽然夫妻恩爱,可肚子一直没动静,为了让萧家有后,她让秋霜开了脸。

  只一次之后秋霜就有了,在萧阳一岁那年,她也有了。

  满心期盼下竟然生了个女儿,这时萧父的身子不太好了,看着襁褓里的女儿,他做了一个很大胆的决定,对外宣称嫡子出生,大摆了三天宴席。

  当时她很诧异,不明白夫君为什么这么做。

  直到萧父临死之前才告诉她为什么。

  虽然还有个萧阳可以继承爵位,可是现在一切都才开始,未来什么样没人能预测到。

  他怕萧楚母子会受到欺负,所以就想出来这一个方法。还为萧楚定了一家家室低的婚事。

  就是刚考上举人的齐家。

  还说了,如果萧楚有了喜欢的人,就想个办法让她假死,新的户籍他也准备好了。如果不愿意,就过继萧阳的孩子。所有能为她们母女想到的萧父都做了。

  听完这一切,萧楚是十分感叹父爱的伟大啊,能为了妻子和女儿能做到这种地步,一定是一个好父亲。

  喝口水压压惊。

  “父亲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父亲。娘,以后由我来保护你。”

  说完站起来抱着萧母。

  萧母温柔的笑了笑,轻轻的拍了拍萧楚的胳膊。

  “你呀,少惹点事就能让我省心了。把你当男孩子养你还真当自己人男的了,整天跟那些狐朋狗友打架喝酒,我告诉你,以后少跟那些纨绔子弟混在一起。”

  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萧楚只能笑笑,唉,原主的锅让她背,实在是有点冤呢。

  这该说的也说了,萧母才想起来刚才问的那个问题。

  “你的问题我回答完了,赶紧说,你是怎么让那个公公帮你的?”

  反正用钱收买不太现实,他们家这样子哪有什么钱,宫里那些人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没点好处怎么可能会帮人?

  萧楚神秘的一笑。

  “好处自然是给人家的,不过验身也验了。萧楚本来就是个男人,那位公公亲自验证的。”

  这怎么可能?她是男是女当娘的还不知道吗?

  伸手打了萧楚一下。

  “说清楚一点,你是怎么蒙混过关的?”

  萧楚把衣领拉开。

  “不就是个男人嘛,随便使点小伎俩就那么混过去了。至于下面吗?我给了那公公一些好处,只让他隔着裤子验证,就这样。”

  这个回答萧母都惊呆了。

  “就这么简单!!”

  萧楚点了点头,就这么简单。

  有时候太难,也是人的思维给问题增加了难度,反而想着其实很容易解决的。这个生死大劫就这么过了,她安全了,萧家也保住了。

  真是可喜可贺。

  随即萧楚的目光一冷。

  她可没有圣母情怀,向来都是一个牙眦必报的人。齐家这笔账她记下了。

  “娘,今日我送那个公公出门的时候,齐家来人了。只怕这件事情跟齐家脱不了干系。他们那边我自有打算,这婚约也不必继续了,明日娘就派人上门去说说吧。这样的亲家咱们结不起。”

  齐家??

  萧楚这话一说,萧母立马到了其中的关节。

  可萧楚身份这件事出来她们母子以外并无人知晓,齐家是怎么知道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