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书穿成炮灰小侯爷

5.验身

书穿成炮灰小侯爷 倾兰公子 2030 2020-04-01 13:17:28

  几人起身刚走到大厅外。

  守在门口的子画奔了过来。满眼焦急惊恐之色。

  “夫人,宫里来人了。”

  这话让除了萧楚之外的人都惊讶的很。

  他们萧家无人在朝堂之上,跟宫里更无牵扯。这宫中的人怎么会突然来呢?

  萧母有些焦急,下台时差点被扭到。

  一旁的秋姨娘赶紧扶着她。

  “宫里怎么会突然来人,有说是什么事吗?”

  子画摇摇头。

  “小的也不清楚,胡管家刚一开门那群人就进来了,老远招手让我赶紧来禀报。”

  正说着呢,一群人进来了。

  为首的是一个湖绿圆袍的人,那人面色白净,面无胡须,铁定是宫里的了。

  萧母微微调整了一下情绪,端庄地走上前去。

  “萧陈氏有理的,不知这位大人前来所谓何事?”

  为首那公公清了清嗓子,将一个一尺长的黄卷拿了出来。

  “杂家奉皇上旨意特来宣旨,永安侯府众人听旨。”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跪下来。

  萧楚紧挨着萧母跪下。

  等他们都跪好了,那公公就开始喧旨了。

  “皇上圣谕,永安侯府现任侯爷萧楚,被人告发以女子之身继承爵位,为正真相,验身为证。”

  圣旨一喧,字字都打在萧母的心上。

  她被着突如其来的事震惊了。就是像受到电击一般,精神属于半痴半呆的状态。面色极为的惨白。

  怎么可能被人告发呢?这件事情除了她和死去的夫君外,根本没有第2个人知道了。

  萧母还在那发愣呢。

  来宣旨的公公不悦的开口了。

  “谁是萧楚,随杂家进屋验一验吧。也好让杂家早点回去交差。”

  这尖锐的嗓音唤醒了沉浸在自己思想里的萧母。

  回过神来第一反应就是将所有的罪责揽在自己身上。

  就在萧母刚要开口的那一刻。

  萧楚拉住了她的衣袖。微微的冲萧母摇了一下头。然后起身走到那公公面前。

  脸上笑的一脸讨好。

  “真是辛苦公公了,我就是萧楚。这人多我也不太好意思,咱里边请吧。”

  这话说的很有懂事。

  那位公公给了她一个赞赏的眼神,“你小子挺会来事儿的,走着吧。”

  说完就率先走进了屋里。

  萧楚刚要过去,萧母转身紧紧的拉着她的胳膊。

  原本温润如水的眸子里充满了恐惧,虽然什么都不说,可那泛白颤抖的手已经泄露她心中的想法。

  她冲萧楚微微的摇了摇头。

  萧楚一笑,手在萧母的手上拍了一下。

  “母亲放心,不就是看一下嘛。儿子行得正做的端,真金不怕火炼。男人就是男人,还能变成娘们不成,安心等着。”

  说完把萧母的手拉下来,悄声在她耳边说了句安心。然后就进去了。

  走到侧间,那公公正等着呢。

  萧楚进来也不用人家多说。手放在腰带上开始解自己衣服。

  在剩下中衣的时候走到那公公面前,递给了他一串蓝色水晶珠的手串。

  “麻烦公公跑这一趟了,这是您的辛苦费。”

  耀眼的水晶珠让公公脸上笑开了花。

  眼睛里的满意更多了几分。

  “你小子识趣。可是杂家也是有任务在身,这……”

  话说的为难,可是手上的东西却是攥的紧紧的。

  萧楚将他的手握紧送回去。

  “这只是公公的辛苦费,是您应该的。小子也不敢误了您的差事。只有一个小小的恳求,上身可以脱光,可下身能否留条裤子检验,我还是个雏,没在别人面前光过,这大庭广众的,有些害羞。”

  说完一脸害羞的样子。

  那公公也明白。颠了颠手上的东西,考虑了一下这个提议。

  “那好吧,看在你这么懂事的份上,依了你。那我们开始吧。”

  萧楚心里打了一下气,手沉重的放在中衣带子上,将上身最后一件衣服脱下来,露出了那健硕的身材。

  公公吃惊的翘起兰花指。小表情还有些羡慕。

  “看不出来啊,面上柔柔弱弱的,身子倒是挺强健的。”

  说着还伸手戳了一下。挺有触感的。

  萧楚笑着不着痕迹的躲开了那公公的手。

  “萧楚是个男儿,虽然不能上阵杀敌什么的,可必要的锻炼身体还是应该的。也请公公看清楚萧楚是不是男儿身。说要来也怪,我当了十六年男人,头遭遇见这种被人指认成女人的事,也不知是哪个挨千刀的开这种玩笑。”

  那公公收回手,听她这么说,看在今天收获的分上,开口指点一二。

  “听说那告密信写的有鼻子有眼的。只怕是跟你亲近之人,或者是对你很了解的人。自己多注意吧。”

  正说着,突然伸手到了萧楚的下面。

  这突如其来的一下还有些吓到萧楚了。

  !!我去,要不要这么突然。我还没准备好呢。

  男人被捏住应该是什么表情,……应该表现的酸爽一点吗?

  萧楚露出了一个哭笑不得的表情。

  又见那公公的眼神微微变了几分,估计是用力了。赶紧表现出痛苦的样子。

  过了一会,那公公放开手,从袖子中拿出一条帕子擦着手。

  看萧楚的眼神都变得古怪的多。

  “萧公子还真是人不可貌相,以后嫁给你的姑娘可幸福了。”

  虽然话说的普通,可萧楚一下就明白了其中的意思。她也是开车多年的老司机了一枚。

  “公公过誉了,今日辛苦了。要不要用些饭在回去。”

  一边说,一边把衣服赶紧穿上。

  公公甩了甩拂尘,“不必了,皇上还等着杂家回去回话呢,不敢多留。事已了杂家也该走了。”

  萧楚赶紧穿戴好。

  “小子送送您。”

  一开门,萧家众人还在外面等着,尤其是萧母,心里着急的如那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恨不得闯进来。

  一见门开了,赶紧上前来。

  萧楚给她一个安心的眼神。

  “已经验完,我送公公出门,你们该做什么就做什么。”

  说完跟着公公出门去了,在门口寒暄了两句,刚要送公公上马车。

  不知谁喊了一句,“萧家罪犯欺君,齐家与之的婚约作废,自此再无瓜葛。”

  这喊话的人瞬间成为了所有人的焦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