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书穿成炮灰小侯爷

2.悲催的炮灰

书穿成炮灰小侯爷 倾兰公子 2006 2020-04-01 13:15:01

  刚才说什么?小侯爷!!她没听错吧?

  这称谓一听就是个男人吧,苍天啊,不会穿越成一个男人了吧?

  眼睛不可置信地眨动了两下。回过神来第1件事就是把手塞进被子里。

  确认了没有穿越错,萧楚这才松了一口气。

  还好还好,身上没有多件东西。

  脸上充满了劫后余生的庆幸。

  随即又想到一件事情,女扮男装的小侯爷,这怎么感觉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难道是……,不会吧。

  萧楚脸上的表情从怀疑到震惊,是多姿多彩的。

  春锦见自家主子还坐着不动,捧着衣服走到床前来。

  “小侯爷,奴婢服侍您穿衣吧。”

  被春锦这么一叫,萧楚回过神来了。

  双手紧紧的拉着春锦的手,像是遇到了救命稻草一样。

  “春锦,我是谁?”

  啊……

  “小侯爷,您没事儿吧?”

  萧楚这会心里正急着呢,哪有功夫跟她闲扯呀。

  “别打岔,我是谁?家住哪里?叫什么名字?”

  这样子把春锦都快吓哭了。

  他们家小侯爷好凶呀。

  “您是永安侯府的小侯爷萧楚,家住在城东南屏坊的永安候府。”

  她都说完了,小侯爷怎么还不放开她呀。该不会是要打她吧?

  春锦吓得有些瑟瑟发抖了。

  萧楚是平地一声雷,将她炸的是头晕眼花。

  果真是她想的那样。

  她竟然真的成了那本庶女重生里一出场就被炮灰掉的角色。

  要不要这么衰呀?一出场就被人家炮灰了,那还穿越个屁啊。来回路费都不够吧。

  还以为能好好的玩一场呢,结果就是个炮灰的角色。萧楚的心情瞬间就不美丽了。

  春锦见自家主子脸色阴郁。吓得站在一旁不敢说话。

  萧母回到大厅后迟迟不见萧楚过来。又过来了。

  “春锦,怎么回事?不是让你服侍小侯爷起床吗?怎么还没起来。”

  春锦见萧母来了,就像是见到救星一样。

  一脸委屈的跑过来。

  “夫人,小侯爷他今天好奇怪呀,拉着我不停的问他是谁。小侯爷是不是生病了?”

  毕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萧母的眼睛微微一眯,淡淡的看了一眼春锦,然后走到床边。

  “楚儿,今儿怎么了?要不我让大夫来给你看看吧。”

  这温柔的像她老妈一样的声音将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萧楚拉了回来。

  看着眼前这熟悉的容貌。虽然不是她妈,可是却长得一模一样,她又变成了萧楚,这就是缘分。

  萧家没有做错任何事。不该落得个满门抄斩的下场。

  重生女主齐诗兰不过就是庶女,是礼部主客司员外郎齐盛之女。

  虽然萧家现在没有实权,可爵位是世袭的,一个六品小官的庶女能与永安侯府结亲,那也算是高攀了。

  成亲之后,有些事情原主不能做,对她也算是真心了,家里也是好吃好喝的供着她的。

  也是怪原主一时嘴贱,在齐诗兰临死之前告诉了不能碰她的理由。让齐诗兰心生恨意,一重生就到衙门去告发了原主女扮男装的事。

  此事是震惊了整个京城。

  以女子之身世袭爵位,罪犯欺君。当下就被判了满门抄斩。

  明明前一天还在欢庆萧母三十六岁生辰,第二天就迎来了灭顶之灾。

  哎,这一手烂牌怎么翻盘吗?太难了……

  “娘,我没事。不过就是跟春锦闹着玩呢,我这就起。”

  略显空旷的大厅中,她那位长兄跟姨娘都肃静地站在一旁。

  见她和萧母来了,恭敬的过来迎接。

  “夫人,小侯爷。我已经让厨娘把菜又热了一遍,这会吃正好。”

  萧阳淡然的叫了声就回到她身边去了。

  萧母走到上位坐下。

  一脸温柔的看着刚才那个妇人。

  “秋霜,你跟阳儿也赶紧坐下吧。楚儿,坐下吃饭。”

  目光正在四处打量的萧楚一听到话赶紧坐下。

  “哦。”

  望着桌子上那简单的饭菜,不太像是有钱人家能吃的呀。

  三盘素净的小菜,一盘包子一大碗白粥,就像是普通人家的饭菜一样。

  “娘,早上吃这个吗?电视上有些人家早上不都是满满的一大桌吗?什么鸡汤面虾饺金银玉卷儿的,咱们早上就喝白粥,连个红枣和莲子都不放吗?”

  这话一出让其他人都懵了。

  萧母那双秀气的眉毛微微拢在一起,这一大早说胡话还没完了。

  “楚儿,这谁家早上不是包子白粥的。什么虾饺金银玉卷的,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赶紧吃饭,要是再胡说八道的话,就罚你抄书。”

  娘亲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凶了?还是笑起来更好看。

  “娘,知道了,每次都是罚抄书,也不换点新花样。我可能是做梦时候吃的吧。吃饭吃饭。”

  饭正吃到一半,萧阳从怀里拿出了个荷包放到萧楚面前。

  “二弟,真是你前日要的十两银子,给你。”

  看着那绣着翠竹的荷包。

  10两银子换算成钱是多少呀?应该挺多的。

  虽然不知道原主要这个钱干什么,但是有钱不拿是傻瓜。

  “谢谢大哥了。”

  她这一声大哥让萧阳愣住了。

  他是幻听了吗?好像听到萧楚叫他大哥了。

  没有原主的记忆,萧楚有很多事不知道。就比如萧楚从来没叫过萧阳大哥,都是直接喊名字的。

  萧阳这边正发愣呢。

  那边,萧母的目光落在荷包上,脸色略微有些不愉。

  “楚儿,你怎么又背着我跟你大哥要钱?还是10两银子这么多,你要这么多钱干什么?”

  被点到名的萧楚同学脸色纠结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她哪知道原主要这些钱干什么?

  “我……我…”

  这问的又急,萧楚实在是想不出什么借口。

  萧阳因为那声大哥的关系,主动出声解救萧楚。

  “母亲,您就别质问二弟了。后日是您的生辰,这银子是二弟要用来给您买礼物的。也怪我,不应该这个时候拿出来的。”

  这句话直接收到了萧楚的一对刀子眼。

  大哥,我还真是谢谢你啊。你简直把白莲花的精髓表现的淋漓尽致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