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独自看云

第5章

独自看云 禾禾之木 2067 2020-03-17 21:51:49

  忱忱的态度再一次证明自己对她的教育是正确的,曼丽想,一个已经成年的人,要是对自己要做的事情没有一点坚持,也只能说明他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对这件事负责,也可以说,他并没有想清楚这件事情该不该去做,没有想清楚就去做了,这就是没有原则。

  忱忱自然是一个有原则的好孩子啦!曼丽把她从小一手带大,最清楚这个孩子的个性了,当然,这份好的个性也是曼丽的功劳,是曼丽从她还是一个细胞的时候,就开始认真培养的。

  林侃知道了忱忱交男朋友的事情,特意打电话给曼丽,要她别犯糊涂,要对忱忱严格要求。林侃在电话里用命令一般的语气对曼丽说,抽出时间,去了解一下这个男孩子的家庭,父母亲是干什么工作的,人品怎么样。

  曼丽没有想到离婚十年了,林侃也已经再婚,可是性格还是一点没有变,固执、保守,宽以待己、严以律人。他当年出轨都振振有词,如今女儿一个未婚青年谈谈恋爱他却如临大敌。

  女孩子到了二十岁的年纪,正是谈恋爱交男朋友的年纪呀,她有了男朋友,做父母的有什么好紧张的,没有男孩子追求自己女儿才紧张吧。

  既然是谈一谈嘛,为什么现在就要去调查人家的家世,又不是现在就打算论嫁谈婚。

  再说曼丽又不是包打听,也不知道私家侦探所的门朝向哪边开。曼丽最看不惯林侃那种别人都做不好事情,只有他最明智,全天下都需要他来操心才会太平的架势。

  但是忱忱毕竟是女孩子,曼丽也能够理解林侃身为父亲的用心。明天大家都休息,要是忱忱回来,可以详细和她谈一谈。曼丽还没有问过那个男孩子的情况,只是听忱忱说,是同学,人很帅,个子高,家是同一个城市的。

  她打电话给忱忱,叫她功课不忙的时候回家来,有重要的事情和她商量。忱忱说也想送几件衣服回家,再带几件衣服回学校。嗯,换季了,是该把冷天穿的衣服拿回家了,宿舍的衣柜空间有限,冷天穿的衣服厚,太占地方了。曼丽这样想着,便对忱忱说,那就明天吧,妈妈做你喜欢吃的糖醋小排和清蒸扇贝,忱忱高兴地答应了。

  公司周五的下班时间向来弹性大,曼丽提前下班,直接去超巿买菜。到猪肉柜上买了两斤小排、一斤腰柳肉,又到海鲜柜上买了一斤扇贝,再到蔬菜柜上买了一个水果玉米棒和一小把芦笋,明天还要做一个奶油玉米火腿浓汤、炒一个肉丝芦笋条。

  经过小区门口的水果店,曼丽顺便买了一盒草莓。回到家,曼丽立刻把猪肉、猪排洗了,小排分做两份,分别用保鲜袋装好放在冰箱冷冻室里冷冻,腰柳肉用刀横切,分做五份,用保鲜袋装好也放进冷冻室。曼丽二十年来很少吃未经冷冻的猪肉,她总觉得鲜猪肉里有病菌。芦笋、玉米和盒装草莓这些东西本来就被商家包了一层保鲜膜,曼丽用一个保鲜塑料盒子把它们装好放入冰箱冷藏室,顺手把前两天没有吃完放进冰箱冷藏的水果拿出来。曼丽洗净水果装盘。然后把套在垃圾桶上的垃圾袋系紧袋口放到门外,小区保洁员会不定时来收走垃圾。曼丽给垃圾桶套上一个新的垃圾袋,全降解的玉米植物为原料的环保垃圾袋,曼丽闻了闻手上余下的垃圾袋的香气,真好闻,一股油煎糯米糖糕的味道,一个袋子五毛钱呢!

  收拾停当,曼丽沏茶,用小碟子装了几粒杏仁和两块苏州采芝斋买的葱油桃酥,又端了果盘,坐在客厅窗前的小茶几旁,开始她的晚餐。

  只要忱忱不在家,曼丽每晚都吃得少。有忱忱在,曼丽就忍不住告诫她一些人生注意事项,忱忱大多能够听取,还会和曼丽展开讨论。偶尔也会有争执,导致讨论时间更长,耗费更多体力。忱忱不在身边的时候,曼丽眼不见心不烦,面前一片清静,心态也就比较平和,不用着急上火,因此消耗不了多少体力,饿一点反而有利健康。

  曼丽也曾问过自己,忱忱不在家,自己有没有寂寞的感觉?有没有罗青娜说的空巢老人的感觉?

  曼丽呷了一口新沏的碧螺春,仔细欣赏了一下自己昨天新做的精美指甲,再望一望窗外的蓝天闲云,她只好诚实的告诉自己,这样宁静悠闲的日子,是自己经历了半生的学习、摸索、思考,还有疲惫、挣扎和眼泪等来的,难道不应当张开双臂欢迎这样的生活吗?曼丽告诉自己,一定要好好珍惜呀!

  对门邻居家的孩子和忱忱读一个学校,高忱忱一级,已经读大三了。按学校规定,他那个专业的学生大三就搬回了城区的老校区,他回家可以很方便。听女邻居讲,她的这个孩子在为出国留学做准备,准备托福考试,为了方便学习,他住在家里,由父母照顾他的生活起居,每天学校有课就去上,一天的课上完了就赶紧回家做功课。他们家又重复高考前的模式了,全家总动员。

  其实从家到学校来来回回地也挺费时间,可是在家能省下在食堂排队买饭的时间,能省下洗衣服的时间,反正肯定能省不少时间。另外在宿舍学习容易受同宿舍的同学影响,不要说同学打游戏打电话会影响气氛,就是有人走动也会影响注意力的集中的。有的孩子比较讲究环境,周围有点不安静就会受影响,分散掉注意力。

  曼丽和大弟弟读初中的时候,大弟弟嫌隔壁邻居家收音机声音开得大,写作业写不清静,向爸爸抱怨。爸爸说,环境闹一点就学不进去了,说明定力不够,不是读书的料子。人家华罗庚年轻的时候,专门跑到火车站去看书,他就是要有意培养自己的定力,火车站那里该是吵得要命了吧?人家华罗庚看书都看得忘记了自己在哪里,还以为是在学堂里呢,快天黑了,光线暗了,一抬头,还要想一想,这是哪里呀?我怎么在这里?大弟弟听了就不吭声了,不知道是不是服气了。

  曼丽当时就想,自己看书写作业也是不怕旁边吵的,自己的定力应该不错的。但是到火车站看书练定力嘛,那就算了吧,一来县城里没有火车站,二来好像不太安全,县城的汽车站人流量已经不小,更别说省城的火车站了,不光人流量大,车流量也大,公交车、小轿车,一辆接一辆,在那种地方看书,太不安全。华罗庚年轻的时候,火车站人肯定少吧?汽车肯定也少,连黄包车都很少吧。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