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再上九霄

第四十八章天焰山4

再上九霄 白菜苔 2020 2020-04-15 19:30:00

  当然也有平静的时候。

  就是有时候看着海面平静无波,但是说不得没过几分钟,几十分钟它又变天了。

  变成浓云密布,波浪滔天。

  那飓风能轻易吹得船只直接倾覆海里。

  而且恶劣天气发生的频率极高,所以一般人根本就不敢从那里过。

  听到这样的情况,薛竹寒心里想的是,保不齐这段海域又会是自己的一个机遇。

  不过转念一想,自己现在是一个失去修为的人。

  她是神仙的时候,掐个避水诀,那在海水里说话办事都是可以的。

  可是现在自己修为也失去了,而且也没有避水珠,那要进大海的话,就只有靠自己的身体素质硬扛。

  单听樊幸形容的情况,那是完全扛不住的。

  所以想想她也只有望洋兴叹,就想着自己还是先把那耍猴老头安葬了。

  然后自己再去别处找寻一点资源,尽量把自己的修为提升上去,再来想这些比较危险的地方。

  至于她为什么觉得自己能提升修为,还是因为他发现这个世界,虽说不算是真正的修真世界,没有什么灵气。

  但是时不时的,又能找到类似玉洁冰清果,木心这样带些许灵气的东西。

  那就证明,这个小世界应该还有其他一些机缘。

  她现在需要做的就是,不断去寻找机缘,然后尽量的把自己的修为提升上去。

  之后说不得就能去寻找自己进入修真界的通道。

  而此时道士听樊幸他们介绍说,那一带海域凶险异常,甚至能阻挡这北方地区武林高手的进驻。

  于是就问他:“那你们天焰山的人,又是凭什么本领经过那危险的海域的呢?”

  这时候樊幸想了一下,他说道:“本来这事情,我们天焰山的规矩是不能随便告诉别人的。

  不过二位是我们樊家的大恩之人,所以我也就不隐瞒你们。

  其实是因为,我们樊家有一种特质的令牌。

  这令牌很是奇特,它有定住大风的作用。

  就是我们用这令牌行走在那危险海域,任它风浪滔天,我们或许会被大浪卷起,但是那风却吹不到我们的船。

  所以但凡只要熟练地操控了船只,就能在那起伏的大浪中行走,而不受飓风的影响。

  因此才能平安出入天焰山大岛。

  事实上,我们那里与海边的入海镇偶尔会有船只来往。

  只不过去来的人数不能太大。

  因为船只太大了,那令牌就挡不住飓风,所以船只容易被吹翻入大海。

  因此,要想进去大规模的人,对天焰山形成威胁,也是可能性不高的。

  所以时不时的,我们会与外面经商,会交换一些两边的生活物资。

  但其实多数时候,岛上的人习惯于自给自足。

  还有我们岛上练武的人,有时候也会出来行走江湖。

  只不过他们都不知道,这木令牌,具体是怎么一回事。

  而我听说是我们樊家,曾经的一位机关师父作出来的。

  一共制了三十六枚。

  据说,这些令牌要用到八百年后,原因不知道。

  我有幸现在手里取了一枚,所以二位不必担心,到时候我们直接乘船出海就行。

  只不过那海上风浪起来的时候,小船晃动过于厉害,上下起伏波度能达到好几丈。

  所以走起来也不是很太平,而且人会很难受。

  到时候二位贵客稍微忍耐一些便可!”

  老道听了这话,对他口中说的令牌很是感兴趣,他有心想让樊幸拿给他看看。

  不过后来觉得或许这是人家的家族机密,为难人家也没意思,所以只是点头说道:“那没关系,老道我和阿寒这些日子风餐露宿,什么苦没吃过,坐个船能有多辛苦?”

  其实这时候薛竹寒听了这个樊幸的话,也在想着那个令牌的事情。

  你要说这个世界的机关大师,其实就是比如摆个摘星楼,八珍楼什么之类的,机关消息存在的地方,还行。

  但是像他说的这样,能抵挡飓风,那可不能说之为机关了。

  那是法术才能办到的!

  因为听到这个消息,雪竹寒精神有些提振,她能预感到自己说不定这次去天焰山,能找到什么机缘也不一定。

  所以薛竹寒和道士两人,高高兴兴的就跟着樊幸等人,一路一直到了他们口中的入海镇。

  这个镇其实还挺繁华,它建在海边,进去的入口处左右是连绵大山,外面面对的就是大海。

  樊幸的意思是,现在天色已经到了下午时分,他们还需准备准备出海的船只和其他东西。

  干脆今天他们就先在附近的客栈住上一晚,然后等第二天一切准备妥当之后,就直接出海。

  薛竹寒和道士本着入乡随俗的原则,自然听凭樊幸的安排。

  樊幸将他们安排进了附近最豪华的一家客栈,名叫海川客栈。

  他和道士一人分了一间屋子,那小猴儿被带着。

  这时候眼看着已经太阳偏西了,薛竹寒一时无事可干,就准备自己出去溜达一下。

  这时小猴跳到她肩膀上,想跟着出去。

  薛竹寒手指骨灰箱道:“你主人可是还在这里,你不守着他,怎么能行?”

  小猴儿转头一看骨灰箱,再一看薛竹寒,吱吱的叫了两声。

  薛竹寒其实通过这些日子与小猴的相处,就自己猜测是不是这小猴儿,又心想自己出去吃独食儿,不带它,所以才非要跟着。

  于是她就道:“得了,你就在家吧,我出去要是看见果子干,就给你买点儿!”

  小猴一听,点头还吱了一声,果然就转头跳回了那木箱。

  薛竹寒转头离去,心里想着这猴子就惦记着吃,还惦记着怕自己不给它吃,真真是猴精猴精的!

  她因为大家都是各自休整,再说也没什么事情,所以也懒得去叫道士,自己溜达着就下了楼,然后往外面走等出了门。

  薛竹寒左看看右看看,看着来往的行人,还算比较繁华的街道,合计着自己应该去哪里。

  等抬脚出了客栈门口的时候,她不经意间看见自己的布衣服,突然觉得自己还是应该备两套衣服才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