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听说校草被甩了

第30章 她想象着她可以完成她的夙愿

听说校草被甩了 银羡 2054 2020-03-13 12:00:00

  程文岚:“……”

  你可拉到吧。

  云慎低头笑着将程文岚已经刷洗好的螃蟹抓出来,然后放在案板上,拿上刀,手起刀落,一刀把螃蟹劈成了两半。

  言谨看了一眼云慎,没说话,视线落在那成了两半的螃蟹上面,爪子还动了两下,云慎呢,很自然的将切成两半的螃蟹放进了一边的空盘子里面。

  程文岚本来是在一边准备另一道菜的食材,听到声音往云慎那边看了一眼,见女孩儿身材娇小,手劲倒是很大,切剁螃蟹干脆利索,比起一些娇生惯养,手指不沾阳春水的女生,倒是更讨人喜欢些。

  程文岚又看了一眼站在一边有些呆掉的言谨,笑了下。

  “慎小姐。”

  程文岚唤了她一声,云慎吓了一跳,连忙转头说道:“岚叔,叫我云慎就好了。”

  程文岚见状,更是喜欢云慎这个性格,笑的慈爱:“行,那岚叔就叫你云慎了。”

  “嗯。”

  “云慎啊,”程文岚一边忙着自己的活,一边问道:“除了螃蟹,你还会做别的东西吗?”

  云慎点了点头:“会。”

  “以前经常做饭?”

  云慎已经将螃蟹都切剁好了,开火起锅,笑着转头说道:“是啊,年幼时经常帮着我的养母打下手,后来长大了,有空就是我做饭。”

  “真是个孝顺的好孩子……”

  云慎笑了笑,没有多言其他,拿了油,倒入锅中,等到油热了,再将姜蒜放入锅中,这时,她回头问了句言谨:“辣椒要吗?”

  言谨刚回神便听到这么一句,有些木讷的点了点头:“可以。”

  “微辣还是麻辣?”

  言谨正犹豫着,程文岚就说了句:“他喜欢吃辣,云慎你就可劲放吧!”

  云慎笑着答应着:“行。”

  随即便动手放入了多个辣椒。

  言谨瞥了一眼程文岚:“要你帮我说?”

  哼哼唧唧的又跑到云慎的身边,看她一步一步的将螃蟹炒好了,又闷盖十几分钟的样子,在这中间,螃蟹的香味就已经一点一点的渗透到了整个厨房。

  “真香啊。”

  程文岚感慨了一句,他那边也已经炒好了两个简单的小菜,这会儿正在开炖了许久的排骨汤。

  一回头,就看见云慎那边关了火,正把爆炒好了的螃蟹从锅里倒出来,言谨正伸着爪子正在拿。

  “用筷子吧。”

  云慎给递了一对筷子,模样在程文岚看来倒是有几分贤妻良母的样子。

  言谨在厨房里就吃了一截的螃蟹,吃完忍不住的就拿筷子想再去夹,却被程文岚给制止了。

  “干嘛,岚叔,你也想像我家老头一样啊?”

  “今天还有客人呢。”程文岚并无斥责意思的瞪了他一眼,“忘了,外面可是你云伯父一家人,你在这就把人家云慎爆炒好的螃蟹吃完了,还怎么端的出去?”

  言谨一想,舔了舔唇瓣上沾有的味道,然后问:“还有没炒能跑的螃蟹吗?”

  “没有了。”

  “你就买了这么点?”

  “今天去菜市场,就买到了这些新鲜的,有些不新鲜,怕买回来你吃了拉肚子,我就没买那么多,明天可以再买。”程文岚说道。

  “行吧行吧。”

  言谨丢下了筷子。

  云慎笑了笑,将筷子拿起来,给他拿干净的小盆子又从边上给夹了一块,递到了言谨的面前:“给,再吃一块吧,反正挺多。”

  言谨欢天喜地的接过,云慎拿了保鲜膜将螃蟹给封了起来,程文岚在一边看着,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这是又来了一个惯宠这祖宗的?

  温淑好来厨房找云慎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其乐融融的一幕,言谨吃着螃蟹,女儿系着围裙,娴熟的弄着那些案板上的东西。

  “温伯母。”

  言谨是第一个发现温淑好的人,他一边吃着螃蟹,一边将剩下的螃蟹举到温淑好的面前:“温伯母,闻闻,香不香?云慎做的。”

  “云慎?”

  温淑好难以置信的看向云慎,她刚才以为她在厨房给程文岚打下手,反复的问上了一句:“这螃蟹是云慎做的?”

  言谨一边吃一边说:“是啊,我看着她做的,太好吃了,温伯母,你以后有口福了。”

  温淑好笑了笑,看着云慎的目光有些复杂。

  云慎听到言谨的话,知道温淑好也来了,便有些紧张的转过身,叫了一声“妈妈”。

  温淑好应着,却不知该说什么。

  “温伯母,你还没有回答我呢,香不香啊,这个螃蟹?”

  温伯母看了眼云慎,又看向言谨,勉强笑道:“很香。”

  云慎嘴角边扬起一抹淡淡的笑容。

  “是你爸爸让我过来看看你有没有在这帮忙的,既然你在这帮忙了,妈妈就先过去了。”

  云慎点点头,闻声道:“好。”

  温淑好从厨房出去准备往大厅里走,却忍不住转头看了一眼厨房内的景象,女儿小脸认真拿着刀,盯着案板上的菜正在切,言谨在她旁边,说着‘要不要我帮忙?’,许是被缠着没办法了,云慎在灶台上拿了小葱,让他扒皮再洗干净。

  那个自幼娇生惯养被整个大院的长辈宠着惯着长大的言谨,哪里会给小葱扒皮啊?可被一众人挂在嘴边的混世魔王言谨,此时却蹲在垃圾桶边上,乖巧又认真的倒腾那几根小葱。

  而自幼便因为她看护不力流露在那个小乡镇长大的云慎,却事事都拿捏的非常有分寸,温柔淡笑的侧脸,许是因为散落下的头发碍事了,她拿了皮绳给头发简单的绑了一个马尾辫,白皙的天鹅颈就露了出来。

  温淑好是学芭蕾舞的,踮起脚尖翩翩起舞的样子,像美丽优雅的天鹅一般,而她的女儿云慎,还在她肚子里面的时候,她就时常摸着肚子,想着将来也将她培养成一名优秀的芭蕾舞者,甚至,她还曾幻想过,她能完成她所不能完成的夙愿,站在芭蕾舞台的最顶端。

  可令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

  温淑好咬了咬牙,忍住了胸腔内的悲怆情绪,厨房内,云慎温柔却带着些许急意的声音传来。

  “言谨,这个小葱不是这样扒的,只要扒掉外面一层沾有泥土的就行了。”

银羡

可以理解温淑好的那种心情吗?有点小难受了。   *   中午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