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听说校草被甩了

第26章 她的名字跟他的很般配

听说校草被甩了 银羡 2009 2020-03-09 13:00:25

  慎行。

  女孩子叫景慎,男孩子就叫景行。

  意在让这两个孩子将来不论做什么事情,行为都应谨慎检点。

  而景父是云纺镇有名的才子,一手书法写的惟妙惟肖,水墨丹青更是受不少人的追捧,慎行两个字也取自于景父时常教育他们姐弟的一句文辞——‘修身慎行,恐辱先也’。

  云慎,自幼谨记于心,从未忘却。

  “好名字!”言时新夸了一句,又道:“‘慎,谨也’,巧了,我家那小子便是那谨字,‘谨,慎也’,倒是跟小丫头的名字没由来的的很般配呀,哈哈哈,是吧,岚子?”

  站在言时新侧后一点位置的程文岚,笑的堆起了脸上的褶皱:“是啊,这名字确实是个好名字,跟小少爷的名字倒是有异曲同工之妙,谨、慎。”

  “唉……”言时新叹了一口气,带着些气恶狠狠的说道:“当初那小子刚出生的时候,我这老爷子给那小子取名叫言谨,谨字意为并不是使人束手束脚,而是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和严谨的心态,可那小子倒是好,把并不是使人束手束脚诠释的那叫一个淋漓尽致,现在一点束缚都没有,都要横的飞上天了!”

  “哈哈哈……”

  说者只是爱孙心切,听着的一大堆人,也就跟着笑一笑,再宽慰几句好话,言时新哼哼两声,也就不再说别的了。

  倒是这时,屋里那横的都要飞上天的言谨,大喇喇的踩着拖鞋,啃着苹果站在门口,居高临下的看着言时新,语气还真挺横的:“老头,说我什么坏话呢?别狡辩,我都听到了,名字是你取的,我现在按着你意思行事,咋还成了我的错呢?”

  “你个臭小子,难不成还是我的错了?!”

  言时新看见言谨这幅没大没小的样子,张嘴就骂了一句,转过身还想着去打他,却被言谨三言两句就给制止了。

  “唉唉唉……大家可都看着了,老头你为老不尊啊,欺负我这个没爹没妈的孤儿,”言谨大眼睛扑闪扑闪的,往地上一坐,小嘴一憋,大动干戈了,“行,打我吧,打死我你就可以去找你儿子了,也不用受我这个孙子的气,我去找我妈去……”

  大院里,谁不知道言家这情况,当初言谨还没多大,言母就受不可抗阻力走了,言父没过多久娶了小娇妻,带着小娇妻出国定居了,言谨不肯跟着去,言时新又心疼这个早年便没了亲母的孙儿,更是一力抚养成人。

  这么多年,大院里常常上演的一幕,言谨天天到处跑着喊他家老头为老不尊要打死他这个亲孙子,但是言时新又何曾真的动过手?心里怜惜孙儿自幼丧母,父亲又抛下他令组了一个家庭,心里对这个孙儿是百般的疼爱,却也有心求他上进,见此,最终也只是叹息一声孙儿身世凄苦无父无母,便哄着领回家去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程文岚都习惯了。

  “好了好了,还有客人在呢,让人看笑话呢这是?”程文岚走到言谨身边说了一句,给他将地上的苹果捡起来,塞回到他手上,“吃吧,别惹你爷爷生气了。”

  “还是岚叔对我最好了,”言谨一手撑在地上站了起来,笑的眼睛只成了一条缝,啃着苹果含糊其辞道:“岚叔,这苹果你买的不错啊,够脆还够甜。”

  言谨瞥了眼言时新,扬了扬下颚:“老头,你吃不吃?我给你拿一个,当赔礼道歉?”

  言时新哼哼两声。

  “吃还是不吃啊?”

  言时新别扭劲上来了:“不吃!”

  言谨白了他一眼:“不吃拉倒,没人逼着你。”

  “臭小子,早晚被你气死!”

  “不会不会,老头你会长命百岁的,嘿嘿。”言谨笑着接了一句。

  言时新看着言谨嬉皮笑脸的样子,叹了口气,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一堆人在外面站着也够久的了,还是程文岚第一个反应过来,赶紧邀着就进屋了,云慎跟着云林墨走在前头一些,心中不免被这一对爷孙俩的相处之道所感染,想起了诸多的往事。

  云恩灵跟着温淑好走在最后面,看着走在前头的云慎,心里格外的不舒服,尤其是刚才言时新说她的名字跟言谨的很般配,这着实令云恩灵心中警铃大作。

  “言爷爷跟言谨就是这样,言谨很小的时候就没有了母亲,父亲也再婚了,他是自幼跟着言爷爷生活长大的,你别看言爷爷对言谨又是骂又是要打的,那其实就是心里疼的紧,嘴上说两句而已。”

  云慎笑笑,对于云林墨说的这一点,她其实早就看出来的。

  年幼时在云纺镇的时候,她跟景行不听话了,景父也是这般作势要打骂他们姐弟俩,虽然景母总是笑着拦着,但景父却也从未真正的打骂过他们姐弟两个。

  更多的,景父是会蹲下身,平视他们的目光,慢慢的将道理教给他们姐弟两个,那也是一个同云林墨一样好的好父亲。

  比起言谨,虽有锦衣玉食,却也不及她有父母疼爱,亲身教导,更有一弟景行,自幼陪伴。

  想到这,云慎不免将有些多愁善感的眼神落在言谨的身上。

  “啧啧啧……”

  言谨翘着二郎腿抬起头,一半的苹果还没啃完,坐在家中的样子颇有副混世魔王的架势,睨向云慎道:“你这什么眼神啊,可怜哥哥挨了骂差点还被打死?”

  云慎:“……”

  云慎收回视线,脸色微微红,有些尴尬。

  “混小子,欺负你爷爷就算了,还欺负上你妹妹了是不是?”言时新见状,拿起桌子上果盘里的苹果一个就砸在言谨的身上,呵斥道:“把腿放下来,一点规矩都没有。”

  “是是是,这还不是老头您教得好?”

  言时新又是一个苹果砸在他身上:“吃你的苹果,别放屁!”

  言谨嫌弃的瞥了一眼他家老头:“年纪大了,这种有辱风化有辱自身修养的‘放屁’一词,您都说的出口啊?”

银羡

*   言谨就是被整个大院的人惯着宠着长大的,脾气嘛,曾一个横字了得?哈哈哈。   …   下午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