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听说校草被甩了

第23章 欧阳弦的细微变化

听说校草被甩了 银羡 2047 2020-03-06 08:59:04

  周五下午最后一科考试结束,云慎接到了云林墨的一条短信信息,提醒她,考完试让她立即回家,不要出去,明天他就要上任,可能又要有一段时间不回家了,所以,晚上准备带着她去拜访一个长辈给她认识。

  云慎接到这条短信的时候,已经过去半个多小时了的时间,她拿着手机给云林墨回了一个“好”字。

  云林墨那边也不知道是不是正好在看手机,又给她秒回了一句,问她需不需要他去接,云慎又给回了一句不用。

  “言谨,毓哥妹妹。”

  封宝铮照例一刻不离言谨,考场内的学生没走完,他就来了。

  “你两今天还去图书馆吗?”封宝铮是个坐不住的,立即又提议道:“别去了别去了,出去嗨皮吧,昨天去一趟,费了我不少的眼泪珠子呢。”

  云慎被封宝铮这话给说笑了。

  “说真的,回家我妈看我鼻子眼眶红红的,还以为我在学校让人给欺负了呢,我那个悲催啊,想我一世英名,只有我欺负别人的份,哪有别人欺负我的份啊,你说是吧言谨?”

  言谨一书包轮到封宝铮的身上,笑着讽刺道:“还自豪上了呀?”

  “这跟自豪没关系……”

  “行啦行啦,闭上你的嘴巴,听着我就不耐烦。”

  封宝铮问:“谁又惹你烦了?”

  “你呗。”

  “我挺好的呀,什么时候就惹你烦了?”

  言谨一脚踹上去,前面的云慎听着两人一人一句正在拌嘴的话,忍不住的嘴角微微上扬着,收拾好了书包,她站了起来,跟二人也算挺熟的了,就笑着说了声:“我先走了。”

  “诶,毓哥妹妹,你走哪儿啊,跟我们一起出去嗨皮嗨皮呗?”

  “谁要跟你嗨皮啊,就你这玩意儿,可别带坏了人家。”言谨怼了一句过去。

  封宝铮被怼的哑口无言,倒是云慎,解释了一句:“我爸爸交代我,今天让我早些回去。”

  “哦哦哦,原来是云伯父有交代啊,那毓哥妹妹你快回家吧。”

  “好,再见。”

  云慎前脚一走,封宝铮又开始跟言谨勾肩搭背的说要出去嗨皮,幻想着各种美滋滋的玩乐,结果,人言谨鸟都不鸟他,给走了。

  “喂,言谨,你什么意思啊,去不去嗨皮啊,今天考完,就大解放了,明天还周末,这两天我都想好怎么嗨皮去哪嗨皮了,你可别不去啊,我、我得多伤心啊,啊喂,言谨……”

  封宝铮快跑两步追上言谨,板着一张有点黑,但是却很朝气的脸:“喂,言谨,去不去给个准话,这可涉及到咱们还能不能继续当兄弟的大事!”

  言谨瞅着封宝铮就笑,两个字说的十分的清晰,一字一顿的:“不!去!”

  封宝铮:“……”

  这兄弟,没法当了!

  “欧阳班长!”

  封宝铮一甩头,瞧见后面正缓步走来的欧阳弦,顿时抛弃了言谨冲着欧阳弦跑了过去,还抱怨的说着:“欧阳班长,你瞅瞅言谨那人,兄弟我约他出去嗨皮,昨天去画画说不去,今天还不去,明儿个周末两天,也不去,兄弟都不想跟我当了,你说过不过分?!”

  欧阳弦只是笑了笑,道:“那你这是要跟他绝交?”

  “绝交!”

  封宝铮气势滂沱的说道:“绝对绝交!这兄弟不当了!”

  “好,那我就给你当个见证,你要是反悔还去黏着人家,你就是小狗。”欧阳弦说的一本正经的。

  封宝铮当时就给愣了,傻乎乎一笑:“狗子那也是人类的好朋友不是?”

  欧阳弦笑笑不说话。

  封宝铮那尿性,还在穿着开裆裤的时候就没少说要跟言谨绝交,绝了这么多年了,最后死皮赖脸黏上去的,不还是他这个说绝交的人?

  别说言谨了,欧阳弦都习惯了。

  “欧阳班长,言谨那货也不知道忙啥不陪我嗨皮,那你总该有空的吧?”封宝铮死缠烂打,“我不管,你们必须有一个人得陪我嗨皮!”

  欧阳弦推开了封宝铮,正要说什么,目光远眺,突然瞥见一抹很熟悉的身影,他仔细一看,确实是云慎没错,笑了笑,扭头看封宝铮:“我也没空,你要嗨皮,先自己去嗨吧。”

  封宝铮:“……”

  “喂!”

  封宝铮气的大叫了一声,看向欧阳弦就吼:“欧阳班长,咱们还是不是好兄弟了?兄弟当成你这样,是你高冷,还是我失败?”

  欧阳弦被封宝铮的抓狂的样子逗笑了,挺认真的想了一下,回答:“就……算是你失败吧。”

  “欧阳弦,我要跟你绝交!”

  “跟我?”欧阳弦眉梢挑了挑,笑道:“你不是都跟言谨绝交了嘛,再跟我绝交的话,你还有好兄弟了吗?行吧,你想绝交就绝交吧。”

  过两天还不是屁颠儿屁颠儿的跑回来了?这话太打击人了,欧阳弦没说。

  封宝铮:“……”

  一个两个都这样,凭什么最失败的是他?

  欧阳弦重新目视前方,不紧不慢的走着,但是他身高腿长,大长腿一迈,就是小短腿的两步远。

  “云……”

  一个‘云’字的音调还未出,欧阳弦兜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打断了他的话茬,伸手掏出手机,看了眼手机上显示的备注,欧阳弦蹙了蹙眉,最后还是接了起来。

  恰巧欧阳弦的位置已经走到了言谨的侧后方,别人没听到欧阳弦那个未喊出的名字,但是言谨却听到那个停顿在嘴边的‘云’字。

  他回头,往身后看了一眼,欧阳弦似乎并没有察觉到言谨的举动,拿着手机走到了一边,由近及远,言谨在不经意间听到了一贯温和风度的欧阳弦,语气里,带着一丝旁人不易察觉的烦躁跟不耐。

  “言谨~”

  封宝铮九曲十八弯的奶调又来了,言谨收回看向欧阳弦的视线,问他:“烦不烦啊你!”

  “不烦不烦不烦一点都不烦,人家就想找你出去嗨皮嘛。”

  “赶紧滚吧。”

  欧阳弦回头,看向封宝铮缠着跟言谨嬉皮打闹的样子,眼里不知是什么情绪,略显幽淡,他笑了笑,也没听电话那头的人讲了什么,便挂断了通话。

银羡

**   有关欧阳弦的故事,后面也会一点点展开,这或许也是一个可怜人吧,唉。   PS:早上好(微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