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听说校草被甩了

第3章 她跟恩毓不一样

听说校草被甩了 银羡 2008 2020-02-17 08:48:50

  “又哭了?”云恩毓摸了摸云恩灵的脑袋,微微心疼,皱眉劝慰道:“好了别哭了,哭坏了眼睛奶奶会心疼的,乖。”

  云慎的目光落在云恩毓温柔疼爱云恩灵的脸上,她微微垂了垂眸,嘴角浅淡的笑意几乎无迹可寻,她轻声道:“我先上楼了。”

  “等等。”

  云慎转过身,听到声音,又转了回来,目光这才淡淡的落在出声的言谨身上,高大俊朗的男生手上拿着作业本跟几张卷子,将云慎的作业递到了她面前,微挑眉梢:“给,你的作业。”

  云慎接过,到了声‘谢谢’。

  言谨挑眉瞥了一眼站在一侧的欧阳弦,道:“老师教给欧阳大班长的任务,我只是顺道陪他过来送的。”

  欧阳弦被点名,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言谨。

  云慎不疑有他,又跟欧阳弦道了谢,不再多看任何人一眼,转身便往楼上走去,依旧是初见时的安静,或者可以说是沉默。

  言谨几人跟云家兄妹的关系好,也在云慎被找回云家的时候就知道有她这么一个人的存在,所以如今在云家看见云慎,倒是没人有什么异样的目光。

  只是……

  “你这妹妹,”言谨微挑起唇,目光落在云慎消失在楼梯拐角的身影,“是不是性格有点内向啊?”

  他扭头,将散漫的目光又落在云恩毓那张清冷的脸上,哂笑道:“倒是跟你有几分的相似。”

  这话,是对着云恩毓说的,云恩灵捏紧了手掌。

  “言谨,这是我的作业吧?”云恩灵红着眼眶朝言谨伸出手。

  言谨将手中云恩灵的作业本跟卷子交到她的手里:“喏,”顺便安慰了一句,“别再哭了,节哀啊,看看人家云慎,多无情一小姑娘。”

  “我跟她可不一样,”云恩灵接过作业抱在怀里,眼眶依旧是红红的,神色悲戚,“我从小就在奶奶身边长大,跟奶奶的感情很好,云慎才回来几天,她自然不能体会我们全家人的感受。”

  这话,明里暗里的都将云慎剥离了出去。

  言谨淡淡扯着唇,平日里再肆意,但他也有分寸,并不会在别人痛失至亲时去开什么玩笑或者说些什么过激的话语。

  “我倒不这么认为,”一直没开口的欧阳弦收回视线,突然看向云家兄妹,声音寡淡,“我倒觉得,她是那种外冷心热的好姑娘。”

  众人纷纷将视线落在欧阳弦的身上,封宝铮也出了声,点评了一句:“班长,我也是这么想的耶,你看她刚才低头垂眸的样子,明显是哭过的……”

  “嗤~”

  言谨嗤笑一声,眼神微微凉的瞥了两人一眼,不屑:“就你们俩懂人家小姑娘,跟人家小姑娘才认识几天,很熟吗?说过几句话啊?咋滴,一个眼神你就能看到人家小姑娘心里面去啊,你咋这么能呢?不如你也看看我呗,看看我现在心里面在想些什么啊?”

  欧阳弦:“……”

  封宝铮:“……”

  “那你跟人家云慎也不熟啊,也没认识几天啊,更没说过几句话,人家云慎也许连你叫什么都不知道啊,你怎么就知道人家是个无情的小姑娘?”封宝铮吃了熊心豹子胆,顶撞了言谨。

  当时言谨就爆炸了,还高声吼了封宝铮一句:“怎么没说过话,她刚才不是跟我说了‘谢谢’,你聋啊,聋的话就赶紧叫你家班长大人带你去他家看看病!”

  欧阳弦家里几乎垄断了蓝城整个医药市场,连锁的医院就差开到国际上了。

  封宝铮被吼的没话了,就撺掇欧阳弦跟言谨干,欧阳弦笑笑,不轻不重的启唇说道:“她刚才也跟我说了‘谢谢’,还是托了你的福。”

  言谨:“……”

  “还有,之前刚入学,她来咱们九班,也是我带的她去领的校服跟课本,”欧阳弦声音轻轻的,不紧不慢的说着,“人家也知道我是班长,也知道班长叫欧阳弦。”

  言谨:“……”

  操!

  封宝铮扬起他精致的小下巴,高傲的不行,哼唧一声:“咋样啊,这回没话说了吧!”

  言谨一脚踹过去。

  云恩灵抱紧了怀里的作业,低垂着眉眼遮住了眼底的嫉恨跟愤怒,说了一句‘上楼了’,就跑开了。

  **

  双休一过,便是新的一周,云恩灵整个人在众人面前还是表现出一副伤心欲绝的模样,云母温淑好忍不住去安慰她。

  “好啦好啦,知道我们灵灵因为奶奶走了心里难受,”温淑好说着便红了眼眶,“但是你要振作一点,这样奶奶在天上看着也会安心的。”

  “嗯。”云恩灵吸吸鼻子点了点头。

  温淑好怜爱的摸了摸云恩灵的脑袋。

  一家人正坐在饭桌上吃着饭,云慎不曾抬过头去看任何人,只安静的吃完了饭,就站了起来:“我吃好了,今天周一,先去学校了。”

  温淑好只微微皱着眉看着云慎,眼神有些复杂,张口想说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反倒是云父云林墨,将这一幕尽收眼底,温和的替温淑好开了口:“不跟恩灵恩毓一起坐车去吗?”

  云家,有安排专门的司机每日接送云家一对兄妹上下学,云慎来了之后,只开学那日坐过一次,之后,便再也没有坐过了。

  云慎淡笑,摇了摇脑袋,安静乖巧,轻声细语:“不了,爸爸,学校离家不远,时间还早,我走过去正好也可以消消食,全当步行运动了。”

  云林墨身处高位,之前一直因为公务忙着没回来,就连云慎回来那日他都没赶回来迎接,也就是老太太突然走了,这才得以抽身,对这个亲生女儿,他心里总归是愧疚怜惜却对她又无可奈何。

  云慎跟云恩毓云恩灵不同,一出生便因为他的失职而丢失,这一丢便是十六年之久,老太太撑着最后一口气等她回来,听林姨说,云慎这孩子被她养父母家教养的很好,乖顺懂事,年少早成,老太太最后也是含笑去的。

  算是了了最后一桩心愿。

银羡

言谨:媳妇儿她就跟我说了一句话两个字,嗷~   云慎:就送个作业还要我说啥?   欧阳弦盯着言谨,面无表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