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大唐验尸官

第57章 何等美食

大唐验尸官 顾婉音 2013 2020-02-13 16:59:06

    方良就是这个时候来的。

  方良提着不少东西。

  王二祥上去搭了一把手,这才让方良得以喘息。

  方良一屁股坐在凳子上,喘着气摆手,“真是累死我了。”

  王二祥看着东西咂舌:“你这是搬家啊?”

  方良摇头:“不是搬家,是我们郎君和我家老夫人送来的暖居礼。”

  众人闻言吓了一跳,不由自主的微妙起来:付小娘子你做了什么?怎么李县令家的长辈都知道你了!还送这么厚的礼!

  付拾一也惊了一跳:“这太贵重了——”

  “不贵重,就是两匹窗纱,两盒沉香。窗纱是郎君叫人收拾的,香是老夫人的心意。”方良说到这里,“嘿嘿”的不好意思笑起来:“这两封茶叶,是我送的。不是什么好茶叶。别嫌弃。”

  众人惊讶了一下,随后才说了句:“方良可是真大方了一回!”

  付拾一当然不可能嫌弃,赶紧道谢:“实在是多谢你们了。”

  至于李长博和他家老夫人的厚礼,付拾一也干脆收了。

  他有来,她有往,也就妥了。

  方良缓过劲儿来,就开始围着那一堆菜转悠,“咱们今天吃啥啊?”

  付拾一笑眯眯:“吃火锅!”

  这个词太新鲜,付拾一一说出来,所有人都愣住了,面面相觑:火锅是个啥东西?好吃吗?

  付拾一知道他们不知道,摆摆手:“等着吧,一会儿就得!”

  付拾一一顿忙活,最后就支起了两个炉子。

  好在付拾一出摊的炉子本身就小,放在桌上也不嫌高,不然这火锅,就只能放在地上了。

  付拾一桌子小,所以就分成了两桌。一桌四个人,正正好。

  付拾一替他们倒满酒,笑眯眯道:“有点儿辣,慢点儿吃。肉管够。”

  付拾一先指那薄得还不到两毫米的肉片,“这个涮着吃。看着肉变色了,心里再数九个数,就行了。”

  付拾一又端起了蘸料碗:“喜欢吃咸的,就在碗里加点盐巴。”

  南北火锅两大派,一个蘸麻酱,一个蘸油碟。

  付拾一是标准的川派,芝麻香油加葱蒜。里头还要加上一勺炒好的芝麻。

  这年头,香油那是纯正浓郁的芝麻油,闻着都能将人香闷头。

  付拾一夹起一片肉,率先下了锅,嘴里招呼其他人:“来来来,都涮起来。千万别抢!管够!”

  众人鄙夷:付小娘子尽说瞎话!至于吗!不就是肉吗!谁没吃过?

  结果等到筷子上一片肉熟了,学着付拾一在碗里蘸一下,等到肉片上均匀裹上一层香油,沾上几粒翠绿水嫩的葱花和芹菜,再带上来几十颗的芝麻~

  放进口中那一瞬间,先是浓郁的芝麻香,再是又热又辣又麻的味道,直接就一头撞得人天灵盖都快飞起来——

  等到一嚼,芝麻粒的脆香,肉片的柔嫩鲜美,还有油脂的爽滑……

  屋里多了几对小灯泡。

  付拾一笑眯眯:虽然这个火锅是简陋版,用的是花椒和茱萸还有蒜和姜打出来的麻辣味,但是也很美味好吗?关键是汤是高汤不说,上头还飘着一层厚厚的鸡油——

  那鲜香美味,谁能比得上?

  付拾一默默趁着众人惊叹的时候,又涮了两片肉。

  一群大老爷们连一句感叹的话都没说,互相对视几眼,就开始了第二轮的涮肉。

  这一次,筷子在锅里打架了。

  于是饭桌上就开始热闹起来。

  “你抢我的肉干嘛!”

  “你都吃了六片了!小心没熟!”

  付拾一笑眯眯,不跟他们抢肉片,下了一盘鱼肉。

  方良最鸡贼,付拾一吃啥他吃啥,遇到喜欢的就猛捞两筷子,最后倒是将菜都吃全了。

  其他人光吃了几样肉,就抱着肚子开始后悔——早知道不吃那么多肉,那些菜看起来也好好吃啊——

  付拾一没喝酒,喝的是自己熬的酸梅汤,这会儿吃饱喝足,就给大家都来一碗酸梅汤:“今天吃的油大,喝一碗酸梅汤解一下油腻。”

  众人一听是酸梅汤,本来已经塞得满满当当的肚子里,顿时又腾出空来。

  一口酸梅汤下去,那叫一个神清气爽——

  付拾一看着众人一个个眼睛都眯起来的享受样子,知道他们都吃舒坦了。

  她这才笑眯眯的打广告:“以后我这里食肆开张,这个火锅就是招牌之一。最适合呼朋唤友,一起来吃了。到时候咱们衙门里的人来,我都给打折——”

  王二祥作为好奇宝宝,不耻下问:“什么是打折?”

  厉海冷着脸开玩笑:“腿还是胳膊?”

  众人僵住:吃个饭还要打折腿或者胳膊?

  付拾一差点一口酸梅汤没喷出来,咳嗽着夸厉海:“这个玩笑也太冷了。打折~之鹅折。打折就是给你们便宜,更实惠!”

  众人长长的松一口气:“这就好,这就好。”

  然后齐刷刷怒瞪厉海

  吓死人了!

  厉海慢慢瞥一眼众人:“开玩笑。”

  众人:……你告诉我哪里好笑?

  众人酒足饭饱,当然也不会过多叨扰,说了一会儿话,就各自回家了。也让付拾一能好好休息——

  付拾一看着剩下那一堆菜,露出了沉思:怎么办,准备的菜有点太多了,吃不了了。

  关键是肉菜——还剩下那么多。

  付拾一于是晚上又请了周围几家邻居过来吃了顿涮羊肉。

  几家人都没好意思派男丁来,来的都是女眷,一群女人,肉没吃多少,菜去了一大半,酸梅汤也喝了个底朝天。

  胡饼店的齐三娘吃得心满意足,一身火锅味回去了。

  玉娘闻了一鼻子,一脸嫌弃:“这是什么味!”

  齐三娘歪在胡床上:“火锅!那味道可真是好,就是有点辛辣。吃完还有点儿味——”

  玉娘躲到一边。

  齐三娘就和丈夫乐呵呵的说:“这个付小娘子挺会为人处事。米店那个兰芳儿,平时都板着脸,可愣是被付小娘子几句话说笑了,还真过来一起吃饭了!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齐三娘的丈夫石磊听了,也高兴:“好相处才好,不然一块住着多闹心!”

  齐三娘连连点头:“是是是,就盼着她别出事儿。”

顾婉音

那个屏蔽真的是……太清奇了。我都惊呆了。   我已经不知道火锅是什么味了。今天写出来,自己都滴答口水了~呜呜呜,快点好起来吧~这样医护人员也可以休息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