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大唐验尸官

第53章 悄悄儿的

大唐验尸官 顾婉音 2188 2020-02-11 18:02:21

  付拾一最后给了王稳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且让她自己猜去。

  谢大娘还在里头收拾产房的狼藉,付拾一也没久留,悄悄的走了。

  付拾一先去了一趟王木匠那边,买了一张现成的床。

  说起来也挺有缘分,正好就是曹及帆那张没卖出去的床。

  王木匠见付拾一是知道内情的,最后还打了个对折,只收了木料钱。

  付拾一其实半点不介意,心里反倒是摩拳擦掌——然后就问王木匠:“曹郎君定的家具,还有多少没卖出去的?”

  王木匠:……占便宜没够是么?

  不过,还真有。王木匠一脸生无可恋的将其他几样家具指给付拾一看:“本来也没有打多少,都是内屋里用的。诺,还有个梳妆台。还有个五斗柜。”

  付拾一真是喜出望外:“那就都给我一并送过去吧!另外,再给我做点别的。”

  有打折不买,那就是亏本!

  付拾一要定的是桌子和椅子,还有大吧台。

  王木匠一听这个,总算来了精神:“要什么桌子?书桌?饭桌?还是小几子——”

  付拾一要定的桌子,还真不是这几样。

  一时半会说不明白,所以付拾一就干脆利落的问王木匠要了纸和笔:“我画出来,您看看。”

  付拾一要的桌子,是后世那种餐馆的长条桌子。

  一桌四个人,两两对坐正好。

  这样节省空间,而且好放。

  因为店铺不大,付拾一也只定了四张大桌子,又定了四张小的双人桌。

  最后,定了一张大圆桌。

  这个大圆桌,她打算单独隔出来一个小包间。

  一面靠墙,一面靠窗,另外两边用屏风一围——

  大圆桌上,她还定了个机关:大圆桌不好夹菜,所以,能转的大圆盘,是必须的。

  王木匠看得目瞪口呆:“这……”

  “嗯,蜀地那边的。是不是很实用?”付拾一懒得多解释,只问他能不能做。

  王木匠点头:“能做。”

  “稳定性好要,不能卡顿,不能摇晃。做工精细点,贵一点也不要紧。”付拾一笑眯眯:“这张桌子就别用松木了,用点结实的料子。”

  王木匠心里盘算一下:“这些可不便宜。”

  “放心,我不会少给钱的。”付拾一大大方方掏出十两银子:“这是定金。”

  王木匠接过来,“那还做点什么?”

  付拾一将图都画出来:“长条桌子,一面配个长条的这种椅子。”

  “小桌子一个桌子配两个单独的这种折叠的带靠背的椅子。”

  “大圆桌,就配这种正式的椅子。”

  “吧台里格局,您也看见了。一个要做成带锁的这种抽屉,另一个不带锁。其他的就分成小格,好放东西——”

  “对,吧台后面还要做一个齐墙高的格子,靠墙放,不用封背,但是底下可以做一排柜门。”

  付拾一一口气说完,问王木匠:“能做吗?”

  王木匠好半晌才点头:“能做是能做,但是都不是现有的样子,怪新奇的——”

  “不要紧,我隔两天就过来,你要不明白,再问我。”付拾一不怕麻烦,毕竟这都是自己要开店用的。一定要尽善尽美——

  王木匠忍不住看付拾一:“付小娘子还真是独特。”

  付拾一:总觉得你这不像是夸我的好话。

  付拾一从王木匠这里出来,就去买了窗户纸和浆糊,猪毛刷,然后回了永崇坊,去贴窗户纸。

  窗户不少,估计要贴个半天的。

  结果付拾一刚开锁,隔壁卖胡饼的那家大嫂子就出来了:“我听孙老头说租出去了,你是新来的吧?”

  付拾一笑着应了:“是。您是——”

  “你叫我齐三娘就成。我和我家郎君是卖胡饼的。大儿子去蜀中求学了,小儿子在乡下,平时就我们两口子和女儿玉娘在这里。有事儿你就说话,都是邻居。”齐三娘显然是个热情爽朗的性子。

  付拾一忙道谢:“多谢三娘。”

  齐三娘打量了付拾一一下:“你要贴窗户纸?我叫玉娘给你打下手。”

  说完不等付拾一拒绝,就喊了自己女儿玉娘。

  玉娘和她娘显然有点儿不一样,显得冷漠很多,十五六的年岁,杏眼桃腮,不过偏却画了个大粗眉,脸上也是粉白粉白的。衣裳是鹅黄的齐胸,露出来的脖子颜色,和脸有点不一样,不说鲜明的对比,也挺明显。

  头发梳了锥子髻,显得脸就更圆了……

  关键是头上那一朵大大的芍药花——

  付拾一觉得,不管来到大唐多少年,她还是有点儿适应无能。

  玉娘不太愿意帮忙,跺脚娇嗔:“我才不去。我还有事儿要忙呢!”

  付拾一很识趣:“我一个人就行,不用如此麻烦的。”

  齐三娘尴尬,还想再说,付拾一赶忙又说两句,一溜烟进了屋。

  齐三娘转头瞪玉娘:“人是新来的,你帮个忙都不肯,多不合适!”

  玉娘嘟嘴:“我才不去鬼屋。而且凭什么要我去啊,她又没给我家帮过什么忙!”

  齐三娘气得不理她了。

  玉娘还在嘟囔:“再说了,指不定住多久呢。上一个,一个月都没住,就跑了。她指不定连上一个时间都没有……”

  齐三娘听着,虽然不高兴,却还是忍不住叹一口气,又有些忧心忡忡:“但愿别再出事儿了。”

  再出事儿,这一片都跟着晦气倒霉。

  三月里,阳光正是明媚灿烂的时候,付拾一一面糊着窗户纸,一面享受着暖烘烘的太阳,别提多惬意了。

  关键是二楼的视线很好,正对着河面,望出去就是波光凌凌,两岸垂柳——

  再加上时不时路过街上的行人,真正的就成了一幅画卷。

  付拾一顿时就想起了那一句著名的诗来:“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人在楼上看你。”

  她低声笑起来,觉得更加惬意了。

  糊了一半窗子时候,王木匠送床过来了。

  付拾一听见喊门声,忙过去开门。

  等到床装好,太阳已有些西沉了。

  付拾一还有楼下的窗户没糊完,不过也不着急。搬过来之后再糊也不要紧。

  付拾一干脆就放下活,去了巷尾的杂货铺,买了干净稻草、蜡烛、油灯这些东西。

  稻草是用来当床垫的,这样能吸潮气,而且暖和,有弹性,最关键的是环保。一年替换一下,换下来的还可以当柴烧——别提有多好了。

  付拾一铺好稻草,到时候只需要将铺盖卷带过来,棉褥子往上一铺,再铺上被单,就能直接睡了。

  天色彻底暗下来,再做细致活儿伤眼睛,付拾一就干脆锁门回去。

  结果刚到了崇贤坊的坊门口,就碰见了李长博的马车。

顾婉音

每次我碰见打折,我反正都舍不得错过……哈哈哈,也不知道是什么心态。明天见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