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大唐验尸官

第52章 我没说话

大唐验尸官 顾婉音 2077 2020-02-11 13:23:15

    付拾一把剩下那几个,用油纸包起来,明天再炸一下,可以当早饭。

  谢大娘一整夜都没回来。

  付拾一早上的时候,叫了石头一起吃了早点,这才出门去。

  结果等回来了,也没见谢大娘。

  付拾一觉得,这恐怕是难产了。

  付拾一想了想,放下挑子,就去了隔壁谢大娘儿子家。

  谢大娘大儿子叫柱子,还挺年轻,二十岁左右,面嫩得很,这会儿都急得坐不住了,院子里团团转。

  “怎么样了?”付拾一问了句。

  柱子说稳婆说不碍事,就是第一胎,不好生。

  付拾一点点头,心想既然稳婆有把握,那就不要紧。

  所以,付拾一就不再管这个事儿,只说自己打算明日搬家。

  有了自己家,哪怕家里啥也没有,住着也比别的地方舒坦。

  柱子有点意外:“不是说长租?”

  说完了想起谢大娘这些日子嘀咕的那些话……脸上微微一红:“对不住。”

  付拾一笑笑:“这有什么对不住的。反倒是我说长租,现在有不住了,怪对不起的。”

  正说着话,产房里头就惨叫起来:“完了,卡住了!”

  付拾一和柱子对视一眼,付拾一撂下一句:“我去看看。”

  付拾一毕竟是女的,柱子没多想,就把人放进去了。

  等放进去了,他才后知后觉:等等,如果记得没错的话,付小娘子是黄花大闺女吧?她进产房看啥?

  付拾一进去,也吓了谢大娘和稳婆一跳。

  王稳婆看见付拾一,倒是直言快语:“你来干啥?人还活着呢!”

  谢大娘脸黑得和锅底一样。

  付拾一也噎了一下,这才理直气壮:“我听你们里头喊孩子卡住了,就来看看。是卡在产道里了?”

  王稳婆点点头:“可不是吗?产妇也没力气了!眼看着就要到最后一步了!”

  王稳婆脸上都是急出来的汗。

  付拾一想了想,“产道看来有些狭窄,那出口会更小,就算自己生下来,也会严重撕裂。不如切一刀,提前切开。”

  撕裂王稳婆知道,可是切一刀……

  王稳婆哆嗦了一下,问付拾一:“怎么切?”

  付拾一直接到了床尾帐子里,看了一眼产妇,这才指着侧切的地方:“这里来一刀。切开,口子大了,让产妇再一鼓作气,孩子就出来了。不然她自己生,太费劲不说,孩子在憋久了也容易出问题。”

  “而且撕裂伤愈合,比切开的更不容易。时间也更长。”

  王稳婆本来对付拾一没什么把握,这会儿听付拾一如此镇定,而且有条不紊,说出来的话也很有道理,便不由自主点点头。

  谢大娘这会儿也反应过来了,拉住了付拾一急道:“你想干啥?”

  付拾一平静看她:“我以前给别人接生过的。我有经验。”

  谢大娘不信:“真的?”

  付拾一点点头,心道:我还是不要告诉你,我接生过那个孕妇,当时就已经死了。

  “快点,拖下去,胎儿有窒息的危险。”付拾一催她。

  然后从自己随身包袱里,掏出了柳叶刀,又指挥谢大娘:“你回去,在我床头边上,有一个箱子,你提过来。”

  切开了还得缝合呢,缝合用的针线,都在勘察箱里。

  谢大娘这会儿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小跑着出去了。

  付拾一将柳叶刀用烧酒消毒,又用火烧过。

  这才用棉花团开始消毒预备。

  王稳婆不知所措:“那我做什么?”

  “我切开后,会告诉你,你就掐她人中,让她用力往外生!一鼓作气,不许停!”付拾一的声音沉静又果断。

  王稳婆被夺走了主事权也丝毫不觉察,乖乖的就照做了。

  付拾一消毒完毕后,等着一波宫缩,趁着这个时候,手起刀落,直接就切了一刀——

  宫缩的疼痛压过了会阴处疼痛,产妇几乎没有感觉到,就已经是完成了侧切。

  “用力。”付拾一断然轻喝。

  产妇也是疼得受不住了,乖乖配合,一声嘶吼,用尽了全力——

  付拾一刚放下柳叶刀,就看见孩子头发。赶紧伸手去接……

  她托着孩子,额上真吓出了汗:这也太快了,差点就真掉地上了!

  付拾一将孩子交给了稳婆,然后等着胎盘娩出,就拿起来大概看了看:“胎盘娩出完整,好了。”

  王稳婆一面收拾孩子,一面惊叹:“付小娘子真厉害。”

  “脐带你来剪吧。孩子算是你接生的。”王稳婆将孩子提起来,拍了拍小屁股。

  谢大娘刚跑回来,还在院子门口,就听见了里头孩子哇哇的哭声。一时之间有些恍惚。

  她进屋的时候,付拾一刚将脐带系上,然后用干净剪刀剪断。

  付拾一听见门响,转头笑眯眯倒喜:“恭喜谢大娘了,是个胖小子。看样子,怎么也有八斤重。”

  要不是这么大,还真不至于生得这么艰难。

  产婆将孩子包成了蜡烛包,递给谢大娘:“快看看,孩子好着呢。特别有劲儿。”

  付拾一心想,这孩子就是太重了,才会早产的。幸好现在就生了,不然真再长下去,就真生不下来了。

  付拾一拿过勘察箱,取出针线,利落的消毒,一面缝合一面说:“下一次别在怀孕时候吃太多了,不然,生起来太费劲。”

  “还有,伤口要保证清洁,每次上厕所完了之后,一定要用温水洗干净。别怕疼。不然感染了,更受罪。也别害羞,一定擦洗干净。每次洗干净后,都用棉球沾烧酒,杀杀毒。”

  谢大娘抱着大孙子,更恍惚了,挣扎着艰难问:“你学过接生?”

  付拾一没否认:“学过。”

  王稳婆忍不住问了句:“付小娘子怎么会这么多?”

  付拾一:……“技多不压身嘛。”

  谢大娘脑子一直都没清醒过来,给钱的时候,都忍不住看付拾一。

  最后王稳婆都觉得怪不好意思,肉疼道:“这个,要不咱们一人一半?”

  付拾一洗手,摇摇头:“你拿着吧,我就是纯粹帮忙。都是邻居,不收钱。”

  王稳婆赶紧揣怀里。

  不过,她将付拾一拉到了一边,压低声音:“我看你这些东西,都在死人身上用过吧——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给死人接生的?”

  付拾一:……我都没说话呢。

顾婉音

睡过头了……最近过的是不知道时间的日子,哈哈哈。话说,你们觉得李长博的字好听不,这是他亲妈雨竹给取的。哈哈,当初构思的时候,就是我好基友郁雨竹给想的名字~来来来,是时候安利一下我老婆雨竹的书了!农家小福女!超级好看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