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大唐验尸官

第47章 什么时候

大唐验尸官 顾婉音 2030 2020-02-08 20:36:46

  要说这件事情不是早有预谋,付拾一是不信的。

  “春丫的人头呢?”付拾一也出声:“将尸体大卸八块费了不少功夫吧?面对相好,你怎么下得去手的?”

  这些问题,像是大锤,给丁桥的沉默砸了个粉碎。

  丁桥居然“呜呜呜”哭出声来:“我也是鬼迷心窍。我不想再当流民了!我想好好娶个媳妇过日子!东躲西藏的日子,我过够了!”

  “是小娘子忽然乱指点!春丫说,是小娘子故意的!她求过小娘子,说想嫁给我!可小娘子没答应!”

  “春丫说,我们只需要趁着这个机会,将小娘子打昏过去就行了!支开刘旺的也是她!刘旺真以为有东西落下了,将我们送到了江边,就赶车回道观取东西——”

  “春丫那一下,就把小娘子打昏过去了。小娘子身上值钱东西也是她扒下来的。我摸着小娘子没气了,我们都慌了……最后也是她说,得将小娘子藏起来,让谁也找不到。我知道棉被浸透了水就是湿淋淋的很重,刚好给小娘子铺地的褥子也在,就一不做二不休……”

  “是你将小娘子的丢进水里的。”付拾一忽然打断他,问了句。

  丁桥点点头:“是。”

  “你对那很熟?”付拾一又问。

  丁桥点头:“从前大娘子去江边,都是我护送的。而且大娘子从前也喜欢去玄清观。大娘子当初在玄清观静养时候,也是我赶车……所以我对那边比较熟。”

  众人忍不住看了陈莲一眼。

  陈莲已是泣不成声。

  付拾一讥讽一笑:“那可真是有意思了。大娘子年年都去的地方,竟成了你葬她妹妹的地方。而且还这样狠毒,让一个小姑娘家沉在河底,永不见天日!”

  付拾一这话太凌厉,以至于所有人都后脖子梗微微发毛。

  想想还真是……够丧尽天良的。

  “陈珠在水里清醒过来了。可就是因为你这样做,她就算割断了绳子,也没来得及浮上来,就死了!”

  丁桥痛哭失声:“我不想的!我也是怕被发现……是春丫说!是她说的!”

  “她说什么,你就听什么。”付拾一冷笑:“那她一定不想死的,可你为什么还是杀了她?还将她的尸身弄成那样——”

  “我不想被人发现!我杀了刘旺也是一时失手……”丁桥喃喃的说,也不知是真还是假。

  “反正都杀了小娘子了,不杀刘旺,我们一定会被发现。”丁桥渐渐冷酷起来,和刚才有些判若两人:“他该死!他想娶春丫……”

  “那春丫呢?”这次问的,是李长博。

  “你们还一起吃了羊肉饼,还苟合了一回……”

  说到这个,李长博还是面子浅的微微不自在起来。

  尤其是现场还有付拾一,陈莲两个女子。

  “她说,咱们得跑路,得隐姓埋名,我不想隐姓埋名。我也不想跑路!”丁桥凶神恶煞起来,语气渐冷:“我不想做个过街老鼠!她就一遍遍提醒我,我杀了人!哼,我杀人还不是为了她?既然这样,那我就一不做二不休好了!反正她死了,世上就没人知道我杀人了!”

  “那为什么那么对春丫?”李长博皱眉,觉得丁桥大概就是付拾一说的那种,变态。

  “找不到她,认不出来,那所有人都会认为是她和刘旺做的。”丁桥竟然笑了一下:“野狗都快吃完了!就快吃完了!”

  吃完了,就彻底的消失了。

  付拾一咂舌:心思还挺缜密。

  不过,她还是好心提醒一句:“真想让人彻底认不出,就该剥干净衣裳。别留下任何痕迹。”

  付拾一这样一说,所有人都无语了。

  这……算不算教唆?

  丁桥也愣了一下,随后低下头去,盯着地面不知想什么。

  “头呢?”付拾一问他。

  他说:“不知道扔在了那个棺材里了。我随便找了个新坟刨开了,扔进去了。”

  付拾一夸一句:“藏得挺好。”

  “你和春丫好了有多久?”

  丁桥莫名其妙看她一眼:“快三个月了吧。”

  “你也下得去手,就不怕她死不瞑目来找你?”付拾一说完这句话后,就不吭声了。

  李长博又问了几处细节,比如春丫是怎么被他推下另一个悬崖的,他也一一答了。

  但是刘旺那个,他答不上来。

  只说不知道那些道士会练功经过悬崖底下。

  而那笔迹,也是春丫一早就偷偷拿出去,叫人临摹的。

  到了这个时候,事情也就算是真相大白。

  陈太史令一把年纪,哭得涕泪纵横。

  王妈妈也几乎昏厥,她哭天抢地的骂:“杀千刀的,真是杀千刀的!小娘子对她一直都不错,她竟然这么对小娘子!小娘子啊!我的小娘子……你怎么这么命苦……不过就是随口一句话,小娘子也是随口一应,后头小娘子就偷偷跟我说,还得再问问她的意思……小娘子这么心善……”

  陈莲伤心欲绝,哭得不能自已。

  陈林红着眼眶,问李长博:“我想去接珠儿。”

  李长博默默点了点头。

  因为徐坤将案子接了过去,所以丁桥自然是应该被徐坤带走。

  付拾一在徐坤将人带走之前,问了丁桥一句:“你怎么知道棉被打湿了之后,会比石头还沉?”

  丁桥不看付拾一,随口回答了句:“从前大娘子的棉披风掉进水里过,我去捞,差点拽不上来。”

  李长博也问了个问题:“小娘子的笔记,是谁模仿的?”

  丁桥只说不知道。

  “那信又是谁去给的?”李长博笑问。

  丁桥说是他随便塞了两个铜钱,叫一个童子去的。

  徐坤等了半天,终于忍不住阴阳怪气:“要不然,李县令还是将人带回去?”

  李长博摇摇头。

  徐坤轻哼一声,走了。

  付拾一和李长博等人慢慢回长安县县衙。

  路上,付拾一轻声说了句:“真是一句话杀人。”

  “嗯。”李长博应一声,轻叹一口气。

  随后,却莫名其妙问了一句:“你说,陈大娘子对丁桥,为何那么看重?”

  付拾一反问他:“你说,丁桥真的是幕后真凶吗?”

顾婉音

我今天吃了钙奶汤圆,超级好吃呀~嘿嘿嘿,等我哪天给你们写!大家明天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