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大唐验尸官

第42章 早有预谋

大唐验尸官 顾婉音 2040 2020-02-06 17:57:00

  豆香这个问题,付拾一根本就没办法回答。

  所以,最后她只摇摇头:“只有查出真相,才能知道是谁做的。”

  豆香黯然:“也是。我就是觉得……小娘子太可怜了。”

  付拾一不擅应对这种情况,也不知该如何宽慰,不过她想,陈珠泉下有知,知道自己丫鬟如此,也会觉得欣慰吧。毕竟,还是真心实意替陈珠难过的。

  付拾一从屋里出来,对着李长博和陈莲众人摇摇头:“并无什么发现。”

  李长博颔首,又看陈莲:“那我们便告辞了,多谢陈大娘子。”

  陈莲送他们出门,犹豫再三,有些哀求的看李长博:“什么时候能将珠儿的尸身带回家?天气越发热了……”

  李长博避开陈莲目光,丝毫不动,显得有些铁石心肠:“需得等到案子查明。”

  “总要有个期限。”陈莲长长叹了一口气:“我爹娘一日日都在煎熬……”

  李长博也只道:“我定会竭尽全力。”

  付拾一侧头看他,见他一脸郑重其事。

  从陈家出来,上马车后,付拾一这才将自己问到的东西轻声跟李长博说了。

  李长博听得认真。

  李长博良久才出声:“可疑就在此处。就算是见财起意,可都定下来婚事,刘旺何必杀春丫?而且春丫收拾了东西……”

  “能将那封信放进去的,春丫也在其中之一。”

  付拾一轻轻点头:“主子不曾想过一去不回,可春丫,却是真想一去不回的。”

  李长博却又道:“也不能如此肯定。兴许是有人故布疑阵。”

  付拾一再点头,知道李长博说得有理。却还是替陈珠惋惜。

  付拾一看向李长博,见他缓缓皱起眉头,轻轻的呢喃一句:“那么,刘旺人呢?”

  付拾一微微一愣,明白了李长博的意思。

  找到刘旺,一切自然明了。而刘旺无非只有两个去处:一个是带着钱逃走,一个是死了。

  不过查案的事情,不归付拾一管。

  所以她不出声。

  而李长博则是静静思索。

  李长博回了衙门,就将衙门所有不良人都撒了出去。

  当天夜里,就有了消息。

  玄清观里,救了一个跌下山崖的男人。

  那人撞了头,昏迷不醒,所以一直也无法通知他家里人。

  李长博当即就让人去将陈家认识刘旺的下人请了一个过来,而后就带人连夜去玄清观。

  第二天,付拾一刚去出摊,就被请进了衙门。

  刘旺现在,被运回了长安县县衙。

  付拾一纳闷,问方良:“陈仵作呢?”

  方良一听付拾一问这个,就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付小娘子不知道,陈老丈病啦!还提了辞呈,说要回乡下去养老了!”

  付拾一恍然,随后抿嘴一笑:“那李县令怎么说的?”

  对于自家郎君的回答,方良轻哼一声:“我家郎君还能被他难住?直接就结了钱,又多给添了车马费,好让他一路顺风了!”

  付拾一忍不住乐出声:“李县令好魄力。那长安县没有仵作可不行。”

  方良又是一声轻哼:“我家郎君早就物色了两个,如今都在路上了。这个陈老丈,是前任县令留下的,人老不说,臭毛病还多!”

  付拾一一听这话,心头一阵失望:“李县令真是行事周全。”

  方良与有荣焉:“这是自然。”

  付拾一轻笑,一抬头就瞧见了李长博站在回廊下,盯着一丛细竹思索。

  李长博连着熬夜,胡子茬都出来了,眼圈也有了,看上去有些疲倦。偏眼睛却让人想起了打磨过的墨水晶。

  幽深,却又明亮。

  他看上去依旧清隽无双,只是从玉树临风,变得忽然让人有点儿觉得亲近了。

  人嘛,太过完美时,都让人觉得疏远不可及。

  付拾一打了个招呼:“李县令。”

  李长博侧头就看见付拾一穿着青草色的圆领袍,头发也是如同男子一般扎着,利落又精神。虽说并未傅粉,却依旧显得面冠如玉,若不是五官太女气,倒真会让人误会是个俊俏小郎君。

  他微笑一下:“又要劳烦付小娘子了。”

  付拾一摇头:“无妨。”

  听着付拾一明显带着女子轻柔的声音,李长博微有些迟疑起来:“不过,毕竟是个男子——”

  李长博暗自思忖:是不是不太厚道了些?这付小娘子毕竟是女子,又是未婚……

  付拾一自己压根不在意:“无妨。医者父母心,我虽不是医者,但道理是一样的。而且男人女人,无非就是**官不同而已,自己不去想那些,就跟看猪肉没区别的。”

  李长博:……付小娘子你真豁达。

  深吸一口气,李长博觉得自己才冷静了些。而后带着付拾一屋去。

  李长博虽没说到底是谁,可付拾一又不傻,猜也猜到了。

  只不过看了刘旺时候,她还是倒吸一口凉气,由衷说了句:“都快碎成八瓣儿了,还能救回来,真是命大。”

  随后付拾一慢慢掀开了被子,发现身上的伤更多——

  付拾一先看了看头:“伤在前额,虽然伤口挺大,而且很深,但是好在是前额,要是这一下在后脑勺,人就该没了。”

  付拾一看伤口大概形状就知道:“应该是尖锐不整齐的东西上磕碰所致。”

  再看下巴:“下巴这个淤青,加上还有嘴角的破损,应是被人用拳头击打所致。”

  “还有眼眶——”付拾一仔细看了看:“也是。”

  “不过淤青快要消散了,至少也有三天以上。但是具体的时间不好判断,因为每个人的体质不同。”

  “胳膊有骨折情况,双侧对称,应是防御伤。”

  付拾一甚至还将刘旺衣裳掀起来,仔细检查了,发现背上也有淤青,擦伤之类的。

  有些伤是人为,有些伤是擦伤,还有些伤像是被鞭子抽的。

  付拾一最后才问李长博:“是不是从山崖上滚下去了?”

  李长博点头:“是在山崖底下发现的人。”

  付拾一恍然:“怪不得还有抽出来的伤,应该是被树枝之类的东西弄出来的。他命大,应是冲进了树丛里,缓冲了一下,虽然被抽得不轻,好歹是捡回来一条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