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大唐验尸官

第37章 没法呆了

大唐验尸官 顾婉音 2057 2020-02-04 11:32:45

    付拾一从自己包里拿出了自己制作的竹棉签。

  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毫无怜惜的翻开了女死者,仔细对着光看了看。

  一群大老爷们,顿时瞪圆了眼珠子:这……这……

  李长博直接转过身去,耳朵尖有点可疑的红色。

  其他人陆陆续续的反应过来,也都慌里慌张转身回避。

  这付小娘子,做这种事情之前,就不知道让他们先回避一下吗!真的是……

  太劲爆了好吗?

  如果此时脑子里的吐槽能变成弹幕。那么此时怀疑付拾一性别的弹幕,就会刷屏。

  付拾一却是毫无自觉,依旧一本正经说着自己验尸发现:“死者**并无任何损伤,***陈旧性破裂——”

  付拾一往里头捅了捅,发现有大量的粘稠液体:“死者死前不久,应该与人发生过性关系。”

  众人再度哗然——付小娘子,你真的是个未婚女郎?

  陈仵作一直目不转睛盯着付拾一看呢,这会儿不服气:“你怎么知道是死前,而不是死后?你又怎么知道发生过性关系?”

  付拾一将棉签上沾了那粘液:“你看,这就是证据。这是男性精华。”

  陈仵作还是不服气:“你又怎么知道这是那玩意!”

  付拾一还真被问住了一下:没办法,这个事情要解释明白,需要用到大量知识。她不想一一解释。

  “因为女子体内不会分泌这么多的东西,只能是外来的。鉴于这个地方特殊性,所以就剩下这一种可能——”

  付拾一一看陈仵作张嘴,不用听都知道他要问什么,于是继续说下去:“如果是女子不愿意,**口会有轻微挫伤,甚至破裂,而**里也会有挫伤——”

  “而且考虑***是陈旧性破裂……就可以考虑是自愿。”

  陈仵作还是觉得不服气,张嘴还想问,可是实在是想不出别的了。

  付拾一放下棉签,用手摸了摸盆骨形状和位置:“女尸盆骨情况,应该是没有生产过。再加上衣服颜色……恐怕是个很年轻的女子。”

  李长博下意识问:“多年轻?”

  “和陈珠差不多的年纪。”付拾一轻声回答。

  李长博顿时脱口而出:“那个失踪的丫鬟!”

  随后李长博赶紧吩咐人去问问,那丫鬟都带了什么衣裳出门。

  付拾一翻开脖子上被啃食得一塌糊涂的肉,仔细看了看颈椎骨头断裂处:“根据尸体脖子上的肌肉和骨头断裂情况,可以判断,是断头之后抛尸至此。”

  付拾一又看了看胳膊和大腿:“胳膊和大腿,应该是动物啃食所致。但是骨头肯定也是原本就断裂的——骨断处不平整,小碎片很多,判断应该是不是一下子砸断或者砍断——可能是摔的。”

  付拾一心中一动,叫陈仵作:“来搭把手,翻过来。”

  陈仵作心里抗拒,可身体却不听使唤的上去搭了把手。

  最后陈仵作在心里给自己找了个理由:我就是还想看看她能作什么妖!

  付拾一翻过来之后,摸了摸死者脊椎,“死者极有可能是高处坠下,摔断了手脚。以及脊椎。通常这样的情况,会伴随内脏出血,甚至死亡。”

  “脊椎骨折,所以当时人就没法动了。”

  李长博侧头问厉海:“附近有什么高处?”

  厉海轻声道:“这里就是在山脚下,山上是玄清观。”

  山上多的是断崖高坡。

  付拾一此时有点儿想解剖了,所以她看向李长博:“若想进一步判断死因,恐怕就只能解剖了。”

  李长博有些犹豫,最后也不知想到了什么:“可。”

  谁也没想到,李长博竟然会同意这么一个要求。

  付拾一喜出望外:“那将尸体运回去之后,立刻开始吧。”

  陈仵作气得跳脚:“李县令,她不是仵作!”

  这个问题……众人却已经忽略了。

  所以这会儿,倒是有点儿尴尬。

  陈仵作见众人都不吭声,又冷哼一声:“况且她这些话毫无道理,凭什么她说是就是了!我看是妖言惑众!”

  付拾一:……我就知道是这么一个结果。

  陈仵作不同意,其他人都顾虑着付拾一的身份,也觉得不太妥当。

  就连顶着小桃心的谢双繁,这会儿也是完全拿不定主意。

  所以所有人都看住了李长博这个县令。

  李长博神色平静,语气也是平静,可说出来的话就让陈仵作吐血了:“那陈仵作查验出什么了?”

  陈仵作目瞪口呆,一口气梗在胸口上不来,脸顿时成了猪肝色。

  众人齐刷刷挪开目光,丝毫不让自己有半点目光和陈仵作接触:李县令这话,太狠了。

  陈仵作最后摔了自己的工具:“李县令这话是什么意思!”

  这分明是没将他放在眼里,还质疑他的本事!可是他是谁?师承前朝有名的仵作王大喜不说,这么多年破了多少案子!从地方上一路被挖到了长安城!这是何等的荣耀!

  陈仵作这么大脾气,又是长者,李长博却依旧平静:“给死者伸冤,最重要。”

  好一句最重要!

  陈仵作气得胡子翘起来,可也没什么有效手段,最后索性撂挑子威胁:“那既然李县令信别人,就让别人做吧。不过,随意毁坏尸体,这可是大忌!到时候,我看李县令怎么跟人交代!”

  “李县令!莫要被美色迷惑才是!”

  陈仵作撂挑子走了——他是骑毛驴来的,这会儿还骑毛驴走。不过大概手法粗暴了点,那驴不干了,撂了几次蹶子,愣是没让陈仵作上去……

  众人憋住了笑,且深深的忧虑:陈仵作的话也不是没道理,怎么跟人交代?至于那个美色的话……

  众人看看付拾一,又看看李长博……

  李长博凉凉开口:“我就说刚才怎么这么臭。这会儿好多了。”

  付拾一忍不住,“扑哧”一声喷笑出来,随后一本正经附和:“还真是。”

  其他人反应半天,总算是反应过来,一个个的哭笑不得:看不出来李县令世家子弟,平日又谦和有礼的,原来也会损人啊!

  不过,这陈仵作嘴确实挺臭的:比不过人家付小娘子,就说这样阴损的话坏人名声,实在是要不得,要不得!

顾婉音

今天立春了,太阳超级好。立春时候,习俗是要吃春饼,春卷之类的,叫做咬春来的。你们有啥洗漱木有啊~话说,希望太阳大大的,晒死病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