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大唐验尸官

第36章 来比一比

大唐验尸官 顾婉音 2044 2020-02-03 17:21:22

    谢双繁眼睛都快抽筋了,李长博又不是瞎子。

  不过看一眼付拾一后,他略沉吟片刻,便坦然道:“咱们去看看。付小娘子也跟我们一起去吧。毕竟是女儿家。”

  付拾一应得爽快干脆,“好啊。”

  谢双繁瞪圆了眼睛。

  厉海面无表情。

  王二祥眼珠子滴溜溜开始转。

  一行人又要走,王二祥赶紧报告:“刚才我和方良在附近打听了一圈,听到了一个传闻!”

  那副兴奋的样子,不知道的以为他中了五百万。

  “什么八卦消息?”李长博还来不及问,谢双繁倒是开口了。

  王二祥滔滔不绝的将自己听来的八卦说了一遍,末了还不忘做总结:“他们那意思,就是陈家小娘子不安于室,看不上青梅竹马的未婚夫,所以就跟人跑了!可偏偏看上的那个,是自己乳娘的儿子!自己的奶兄弟!”

  付拾一若有所思:“那你听没听说,那乳母姓什么?”

  王二祥一愣:“好像是王?”

  付拾一点点头:“所以,王妈妈才避而不提,且万分不信。”

  这个疑惑就算是解开了。

  付拾一看向李长博:“李县令您说呢?”

  李长博却神色平静:“真相未明,一切都有待定论。”

  一路到了乱葬岗,天色都有点儿暗下来,日头也偏了西。

  刚进坟地,远远的才看见不良人们的身影,付拾一就已是闻见了一股臭气。

  熟悉的,人体腐烂的臭气。

  李长博也闻见了,不由得皱了皱眉。

  而方良等人,已经忍不住捂住了鼻子。

  付拾一从包里掏出了自己缝制的口罩。

  虽说并不能隔绝臭气,可是聊胜于无。

  李长博看了看付拾一的口罩,见她包里好像还有多的,便坦然开口:“不知能否——”

  付拾一将剩下的两个递过去:“只有两个备用的。”

  李长博道谢,接过来之后,另一个递给了谢双繁。

  谢双繁一面依瓢画葫芦往耳朵上挂,一面老怀甚慰:长博这个孩子,还是孝顺的好孩子。知道敬老。

  付拾一提醒他:“谢师爷戴反了,有花纹的那面朝外。”

  “哦哦哦”谢双繁麻溜的纠正过来。

  付拾一差点没笑出声,赶紧目不斜视,盯住远处一只乌鸦,再不敢多看一眼。

  不知道是不是故意,李长博留的是绣了竹叶的,可给谢双繁的,却是绣了粉红小桃心的。

  谢双繁一张老脸顶着粉色小桃心,怎么看都是满满的恶意。

  李长博却安之若素,一脸坦然的将口罩戴好。

  还别说,竹叶飒飒,和他很配。完全衬托出了他的高雅气质,玉树临风。

  付拾一一靠近女尸,自动进入工作状态。

  仵作陈老丈已是快不行了,毕竟尸体放了这么几天,实在是太有味儿了。他年纪大了承受力也弱了,而且这么大老远赶过来——

  不过陈老丈还是很敬业的坚守岗位。

  只是一看付拾一,他的心态有点儿崩了。

  陈老丈板了脸,气愤质问:“她来做什么?办案时候,闲杂人等不能靠近!”

  什么都还没说的付拾一一脸无辜:哎,同行是冤家啊!

  李长博看一眼谢双繁。

  谢双繁就顶着那个小桃心上去调解:“陈老丈,你我毕竟是男子。总不能运回去再请稳婆吧?所以李县令就干脆将人带来了。她父亲也是做仵作的,所以多少有些经验——”

  陈老丈还是傲娇:“他爹就算是仵作,也不过是小地方的仵作,能有什么特殊之处——”

  谢双繁就差给这个老祖宗供起来:“是是是,可这不是女子嘛。有经验的女子,实在是不好找——”

  付拾一听着这些话,心里半点波澜也无,只暗叹一声。

  不仅同行是冤家,互相暗暗竞争排挤,而且还互相看不起——这古代的法医,实在是不好发展啊!

  这时候,倒是李长博忽然开口说了句:“既然如此,那陈仵作就让她跟着您好好学学,长长见识,开开眼界。也好叫大家心服口服。”

  李长博语气挺认真。

  谢双繁心里叫苦,狠狠瞪李长博:老祖宗还没哄好,小祖宗就别添乱了!

  陈仵作气得吹胡子,想也不想就迎战了:“我正有此意!”

  付拾一没有心思和一个早过了退休年龄的人争输赢,只凑上去仔细的看了看女尸。

  女尸是真的只能用一个“惨”字来形容。

  头,手,脚,都不见了。

  也不知是因为野狗拖拽撕咬,还是因为本来就没有。

  而她身上的衣裳,也被撕碎,勉强还有几片挂在身上,根本就不能起到遮羞作用。

  尸体上到处都是啃食痕迹。皮肉翻卷,肌肉缺失——甚至有的地方都能看见骨头。

  比如大腿,比如胳膊,都是啃得差不多了。

  再过个两天,估摸着都能被啃得只剩下骨头架子。

  陈仵作大声说道:“尸身就一个躯干,手脚都没有,根据口诀无法判定死亡时间。不过,我根据我这么多年经验,可以断定死亡时间是在至少两天前。”

  付拾一虽然无意竞争,可作为法医,验尸几乎是本能,“尸体头部失踪,左右小臂全完失踪,左大臂残存三分之一,右大臂残存四分之一。左右小腿完全失踪,左大腿残余二分之一,右大腿只剩下大概五分之一。高度残缺,无法通过面部特征辨别身份。只能通过性别特征,判断死者为女性。所有断端无生活反应,应是死后伤。”

  “尸体腹部腐败性膨胀,且躯干残余皮肤呈现出大片腐败绿斑,腐败血管网清晰可见,考虑天气因素,死亡时间应是三天左右。”

  “尸体附近并无血迹,应当是死后抛尸。”

  一大群人在旁边面面相觑:性别特征什么的,太直白了吧?付小娘子你真的不需要这么彪悍的!

  不过,众人隐隐又有一种感觉:这样的一连串说辞,好像听起来挺能说服人的……

  李长博大概是里头听得最明白的人了。

  毕竟腐败血管网什么的,好像除了付拾一,也就他明白了。

  这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局势,让李长博微微有点儿上瘾。

  李长博看一眼付拾一,毫不掩饰自己鼓励:“还有呢?”

顾婉音

看到你们和我一样堕落,我就放心了。然后爆更什么的……我觉得我们还是一起讨论讨论,最近有什么好看的节目吧~哈哈哈,偷溜偷溜,明天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