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大唐验尸官

第35章 何为惊喜

大唐验尸官 顾婉音 2068 2020-02-03 11:41:15

    李长博微一颔首。

  付拾一便闪身进了院子。

  而后王妈妈直接了当关了院子的大门。

  付拾一问王妈妈:“王妈妈带我去看看陈小娘子的寝室?”

  王妈妈点点头。

  付拾一顺口问了几句:“陈小娘子出门那么多天,怎么也不见你们着急?”

  “我们家的夫人之前就病了,小娘子听说城外的玄清观里头有一位道士医术了得,所以特意出门去寻,想请他来为夫人看看。”王妈妈说到这里,擦了擦眼泪,“偏小娘子刚出门两日,就没了消息。小娘子的银子也都不见了!大娘子就说,小娘子是和人私奔了!”

  付拾一被这个八卦给刺激了一把:“私奔?不是说有个未婚夫——”

  王妈妈咬牙切齿:“怎么可能私奔!我天天跟着小娘子,还不知道小娘子有没有和男子接触?就算小娘子只拿谢三郎当亲哥哥,不愿定亲,可也只需和我们郎君与夫人说一声……难道谁还能勉强小娘子?”

  付拾一捋出一点眉目来,消化片刻,这才轻声道:“可为什么要说是私奔?难道有什么证据?”

  “哪有什么证据?就是几个丫鬟捕风捉影嚼舌头!”王妈妈气得直拍大腿,看着都疼:“我都不知道的事情,她们怎么可能知道!”

  “那既然说得这么像,总该有个对象吧?”付拾一再问,心里却盘算,自己这样卖力,不知李长博会不会给自己加钱——

  王妈妈却闭口不谈了:“反正不可能。”

  付拾一也就不再多问。

  只跟着王妈妈进了屋。

  付拾一沉下心来进入工作状态。

  屋子里第一个感觉就是精致又俏皮。许多摆件和器具,都是年轻小女孩喜欢的风格。

  而且陈家也是真的疼爱陈珠,陈珠屋里的东西,样样都好。

  付拾一最先看书架和绣品——陈珠看来是不太喜欢刺绣,绣花技艺一般,勉强看得过眼。而且即便是在做的东西,也不过是荷包香囊。

  可书就不同了。

  付拾一翻出了好几本的传记。

  什么行侠仗义,志怪奇谈——应有尽有。

  付拾一没找到任何的信件。

  反倒是在传记上找到了几句对话。

  其中有三句让人印象深刻。

  男子字迹道:“蜀地芙蓉盛,长安秋草寒。大唐景何多?同车共赏玩。”

  女子字迹回了一句:“芙蓉炸脆片,秋草炖大雁。郎带车马银,儿出酒一碗。”

  男子的无奈隔着笔墨都透出来:“调皮”。

  付拾一将这几本传记都放在一边。

  付拾一又看了看妆奁。

  妆奁里头的首饰不少,金贵的也不乏。

  可都好好的在那儿躺着。

  倒是放梳子的那一层,正中间那个好位置,却空着。

  付拾一问王妈妈一句:“陈小娘子很喜欢这把梳子?”

  王妈妈点点头:“听说是逛街买的,也不是什么好材质,就是木头镶金丝的。做工也粗糙。偏小娘子十分喜欢,将我家郎君给她的羊脂玉球都拴在上头。成日带着不离身。这次出门,也带的这个梳子。”

  付拾一颔首:“陈小娘子还带了什么?”

  “带了几身衣裳,几个香囊,散碎银子,还有几张银票,另外还有厚礼。”王妈妈皱着眉回忆:“别的就没什么特殊的了,横竖就是该带的自己能用上的。”

  付拾一点点头:“我能看看陈小娘子的柜子么?”

  王妈妈就拿了钥匙将锁打开。

  付拾一发现,最好看那几件衣裳,陈珠一件也没带走。哪怕是那日身死,陈珠穿的衣裳,也比不上柜子里这些。

  不过,她还是问了句,陈珠收拾走的衣裳是什么样儿。

  王妈妈只说是简单大方的,毕竟是去道观,不好太华丽。

  付拾一点头,又在屋里仔细看了看。

  最后付拾一在枕套里头翻出了一封信。

  信上的字迹歪歪扭扭,只一句话:“三日后,城外见,共赴天涯。”

  这显然是一封私奔的信。

  付拾一和传记一起拿在手里,笑对王妈妈道:“这两样东西我带出去给李县令看看,用完了,他会还回来的。”

  付拾一从陈珠院子里出来,一眼就对上了李长博看过来的眼睛。

  李长博的神色,有点儿凝重。

  以及期待。

  付拾一不动声色摇摇头:“没什么特殊发现。不过找到一封信。”

  说完,付拾一将信和书都给了李长博。

  陈莲忍不住好奇:“是怎么信?”

  李长博却并不打开:“那我们先告辞。”

  陈莲只能送他们出来。

  一出陈家大门,厉海就看见了等在外头的王二祥——

  王二祥跟方良一起在外头等着,看见厉海和李长博,就一脸欣喜迎上来,满脸的倾诉欲望。

  厉海却不打算立刻听:“回衙门再说。”

  王二祥憋得挠头:“那好吧。”

  上了马车,李长博立刻打开了信看。

  看完便深深皱眉:“难道陈珠真的打算和人私奔?”

  付拾一也不多说:“你再看看书里。”

  李长博看完后,眉头皱得更加紧:“这不是一个人的笔记。”

  两人随后交换一个眼神,各自都是意味深长。

  李长博缓缓道:“看来这里头的隐情,还真是不少。”

  付拾一又将梳子的事情说了。

  李长博立刻做出判断:“这梳子必定有特殊意义,而且上头系着羊脂白玉球——偏偏并没有在陈珠身上。说明有人将梳子拿走了。”

  付拾一咧嘴一笑:“我更好奇的是,是谁将信藏在枕套里的。”

  “陈珠走之前就放进去的话,陈珠不可能发现不了——”

  李长博轻声道:“能进去的人,不多。不过现在不能打草惊蛇。”

  一行人回了衙门,刚下马车,谢双繁就欲言又止的来了。

  李长博看他这样,就问了句。

  谢双繁神色复杂:“又发现一具女尸,不过是在城外乱葬岗的野狗窝里——头和胳膊腿都没了——就一段躯干。”

  谢双繁一面说话,一面频频看付拾一。

  付拾一只假装没看见,默默的继续听。

  做法医的,听见这种事情,就会觉得手痒好吗?好奇心也会蹭蹭冒出来,好吗?

  谢双繁内心咆哮:怎么这么不自觉呢!有没有闲杂人等的自觉?

  付拾一老僧入定脚下生根:不知道李长博会不会再给我一个赚钱的机会——

顾婉音

昨天晚上,我吃了一顿罪恶的火锅。不得不说,这个情景下,这个火锅,给我带来了莫大的幸福感~哈哈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