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大唐验尸官

第32章 群脸懵逼

大唐验尸官 顾婉音 2067 2020-02-01 17:34:33

  因为付拾一的验尸结果,李长博就下令盘查江边附近所有住户。

  以及经常过来的人。

  不过始终没有任何收获。

  反倒是死者家属这边得到了一些信息。

  付拾一第二日去摆摊时候,就从王二祥口中被迫知道了个一清二楚。

  王二祥等卷饼时候,眼睛盯着付拾一往面饼上磕鸡蛋,口水都要流下来,却并耽误说话:“这位太史令是崔家的旁支姻亲。家里很有钱,听说祖上是做大生意的。之前家里一直没有女孩儿,妾生了一个,当成宝贝眼珠子一样。后来老蚌怀珠,嫡妻又生了这么一个,简直疼爱得不得了。她亲哥哥,如今在虎贲军里当差,要不是去外地办差了,也不会家里现在就让庶姐来管这个事。”

  “说是老两口都病倒了。老夫人一听这话,当场就昏厥过去。太史令也是呕出一口血,站都站不起来。不过那庶姐倒是个刚毅的,这才撑住了。”

  王二祥一面说一面摇头:“可惜了,她从小定了个亲事,最近刚准备商议婚期——”

  “后来未婚夫也来了,哭成了一个泪人。真是造化弄人,造化弄人啊!”

  付拾一笑眯眯的将卷饼往油纸里一包,递过去给他,“背后嚼舌头,就不怕李县令责你?”

  王二祥恶狠狠咬一口卷饼,咬到了中间那块肉,油脂香气顿时溢满嘴巴,他满足的眯起眼睛来:“李县令都没瞒着你。显然是将你当自己人了。而且又不是什么机密。”

  外头人都知道。

  付拾一点点头:“那就行。对了,上次托你帮我办的事儿怎么样了?”

  她问着这个,递过去一碗肉汤,权当贿赂。

  王二祥半点没客气的接过来,嘴里含含糊糊的:“有点眉目了。”

  付拾一忙问:“果真?”

  王二祥点头,费力把嘴里那一大块的饼噎下去:“就在永崇坊里头,有一个小宅子,外头还有一间铺面。不过位置有点偏。而且死过人。家里人嫌晦气,所以价格低。租或者买都行。”

  永崇坊。

  付拾一心头五味陈杂,但更多却是惊喜。

  “那什么时候能看看?”她发现自己有点儿迫不及待。

  王二祥摆摆手:“房主暂时不在,要过几日才回来。”

  付拾一点头,然后听见王二祥宽慰自己:“你也别着急失望的,就几日功夫,到时候我陪你一同去。”

  付拾一应了,却忍不住想:自己情绪真的那么明显么?

  不过,永崇坊呢?

  不仅老宅在那里,就连李长博也住在那里。

  付拾一轻轻呼出一口气,然后笑着跟王二祥道谢:“劳烦你费心了。”

  王二祥咧出一口白牙,笑得很豪气:“这算什么,举手之劳!”

  真的很豪气,有点儿像传说中的江湖大侠——如果没有鼻子上沾的葱花,就更完美了。

  付拾一不忍直视,咳嗽一声:“进衙门了洗把脸再办差吧。”

  王二祥没往心里去,一口将剩下那点肉汤喝了,扔下碗匆匆跑了:“我得赶紧走了。一大堆的事情等着办。”

  付拾一喊他都来不及。

  她扶额想:但愿二祥同志能有一颗坚强的心,坦然的面对所有异样目光,以及知道真相后也能一笑置之。

  事实上,王二祥并没有这样的坚强。

  第二天他来买早点,忍不住暴露了自己脆弱:“付小娘子不厚道!昨儿也不说清楚!我都被笑话死了。”

  付拾一麻利的做卷饼,嘴里幽幽的叹了一口气:“我觉得你腿真的太长了。”

  王二祥哀怨:“说话那么委婉作甚?”

  付拾一镇定自若:“是我的错。”

  王二祥:……总觉得她也在嘲笑我怎么办?

  王二祥哀怨的抱着几套卷饼和付拾一的安慰茶叶蛋回了衙门。

  好几个不良人一看他,就忍不住开始咕咕唧唧的笑。一群大老爷们,笑得像村头说八卦的老大妈。

  王二祥的面子哗啦啦碎了一地。

  分完了卷饼,王二祥多一个茶叶蛋,顿时就有人暗搓搓的嫉妒:“自己买就不知道帮我们也带一个!”

  王二祥傲娇脸:“付小娘子送我的!”

  于是有人打趣一句:“付小娘子不会看上你了吧!”

  这话一出,顿时有人跟上:“我觉得十有八九王二祥看上了付小娘子!不然怎么天天不在家吃饭,光等着去付小娘子摊位上!”

  王二祥涨红脸:“胡说什么!我喜欢我们家对门的春儿!我爹娘大哥天天要开铺子,哪有功夫管我!”

  众人哄堂大笑,“你上次还说春儿是你妹妹一样的!”

  李长博过来时候,这些不良人笑的声音隔了二里地都能听清楚。

  李长博进了屋,淡淡问了句:“案子有眉目了?”

  不良人赶紧收敛:“这就去忙了。”

  事情没办完,一群人说闲话,还被顶头上司抓个正着——尴尬癌都要犯了好吗?

  没等不良人一个个缩着脖子出门去,李长博又开口:“太史令府上,已经问过几次了。虎贲军那头,也来过问了。”

  这是在给长安县施压,催促他们赶紧办案。

  而且……“陈小娘子的尸身,太史令希望快些领回去,毕竟现在天热。早些入土为安才是正经。”

  李长博扫了一眼不良人们:“让你们去盘问那些仆妇,你们问得怎么样了?”

  不良人们都摇头:“什么也问不出来,只说那天早上都没看见陈小娘子和她的丫鬟,两人三天前就出了门。”

  李长博皱眉:“只有丫鬟才知道,到底陈小娘子为什么出门,和谁见面。”

  厉海提出了一个事情:“陈小娘子出门是为什么且不提,最关键是,人不见了这么久,他们家里人都没报案?”

  这样的情况,才最古怪。

  李长博的神色不变:“因为他们有事儿瞒着咱们。所以来两个人,随我去一趟太史令府上。”

  厉海迟疑:“可我们不是去过了……”

  “去看看陈小娘子的屋子。”李长博淡淡道,一脸理所当然。

  厉海更迟疑:“能让我们看?”

  陈小娘子没出嫁,又是女子,太史令肯定不让。

  “我们不进。”

  一帮不良人,傻傻的看着自家县令,懵了:您刚不是还说去看?不进怎么看?

顾婉音

看到大家问更新时间,这里就说一下哦:上午更新会在12点之前,所以大家十二点过后来看最合适。下午的更新会在六点钟之前,六点钟之后来看最合适。如果还有额外更新,大概率是在下午三四点或者晚上八九点~另外,看到大家的打赏啦。谢谢大家~我会记录下来,累计满一万书币时候,就给大家加更~大家明儿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