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大唐验尸官

第31章 真的伤心

大唐验尸官 顾婉音 2074 2020-02-01 12:14:35

  “呜呜呜”,那位年轻女郎瞬间哭泣来,脚下一软,险些没摔倒。

  要不是她的丫鬟扶得及时,直接就能趴地上。

  付拾一悄悄问:“这位是——”

  “死的是她亲妹妹。”王稳婆压低声音,唯恐让人听见。可惜这里太安静——

  付拾一点点头,“不该叫家里人在场的。”

  说完继续检验。

  付拾一撬开尸体牙关看了看,见牙缝里并无食物残渣,也没有牙龈出血一类的症状,“生前应该没有打斗过,甚至没有挣扎过,就被打昏了。而且应该不是在吃饭时候。”

  “打昏她的人,应该是趁她不防备。”

  李长博眸光一闪:“所以,这个人,她说不定十分相熟,且信任。所以才会毫无防备。”

  付拾一笑:“查案是您的事。”

  她只负责看尸体。

  “如果还想要进一步的结果,恐怕只能解剖尸身。目前实在是我看不出什么了。”付拾一又仔细看了好几遍,却实在是没什么收获,只能如此道。

  她话音刚落,那位年轻女郎就尖叫起来:“这怎么能行!云娘那么爱美,而且这是死无全尸——”

  如此激烈的反对,在付拾一意料之中。

  她遗憾道:“相信死者更愿意不惜一切代价,找出真凶。解剖算什么?如果她能动,她肯定自己都恨不得去找那凶手,问问他:为什么要杀了我?”

  付拾一最后一句话,为了配合语境,特意拉长了语调,显得阴森可怖。

  李长博警告看她一眼。

  人死者家属在这里呢!

  不过其他人,都是十分的恐慌忌惮,下意识的就想退一步——这尸体爬起来,想想就觉得吓人啊喂!

  那位年轻女郎,更是一翻白眼,悄无声息就倒下去。

  李长博无奈,叫付拾一搭把手,将人抬出去。

  付拾一摘下手套,搭了把手。

  结果那女郎醒来一看见付拾一,什么话也没说,又软下去。

  丫鬟怒目而视,盯着付拾一恨不得给她大卸八块。

  李长博咳嗽一声:“好了,我们需要讨论下案情,其他人便先散了。”

  李长博谢双繁等人转身就往旁边走。

  付拾一自觉没跟上,却架不住李长博转过头来:“付小娘子。”

  付拾一跟过去。

  王稳婆将信将疑:这付小娘子,和李县令是什么关系?她难道是衙门的仵作?

  付拾一跟着李长博他们到了一间屋子里,就直接开口:“李县令想问什么?”

  李长博问她:“根据伤口形状角度,能判断凶手身高和凶器吗?”

  付拾一看他一眼,摇摇头。

  李长博皱眉。

  付拾一解释给他听:“这是有目的性的,所以不管凶手多高,只会敲这里。不会存在偏差。至于凶器——光看伤口,只是一个钝器伤,具体是什么,不好说。但是伤口没有残留,基本可以判断,应该不是瓷器,或者是什么容易掉渣的东西。”

  “而且一下子就砸成这样,这个东西应该挺趁手。而且,伤口这么小,推测那个东西不大。”

  李长博还认真听着,付拾一戛然而止,他疑惑的看她一眼,无声催促。

  付拾一无奈摊开手:“没了。”

  李长博点点头。

  谢双繁在旁边听着,这会儿却是忍不住意味深长的打量起付拾一。

  李长博将谢双繁动作尽收眼底,随后就让付拾一去找方良领银子。

  付拾一眼前一亮:“还有银子——”

  “辛苦你跑一趟,总归有些茶水钱。”李长博解释一句,随后就看一眼门口。

  付拾一秒懂,利落的退出去,心里却嘀咕:那为什么巧娘时候,就没给?

  付拾一叹一口气:看不出来李长博是个铁公鸡啊。

  付拾一刚出去,谢双繁就凉凉开口:“曹及帆那案子,长博你说,有个朋友——原来这位朋友,就是付小娘子。”

  谢双繁的质问,李长博丝毫不在意的点头:“是。”

  谢双繁气得半死:“长博!你这是拿着案子开玩笑?!”

  李长博淡淡的说一句:“我与付小娘子,一见如故。”

  谢双繁张大口,只觉得怒气都在脑门上了,可愣是找不到言语表达。

  偏李长博还补刀:“不能吗?”

  谢双繁按住胸口,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年纪大了,不能生这么大的气……

  不能吗?能,当然能!

  可是你告诉我,你凭什么和她一见如故啊!

  不过谢双繁还是想到了反击的方法:“就算一见如故,也不能她说什么你就信什么吧?”

  “案子破了吗?”李长博反问。

  谢双繁:“破了。”

  “她说的不对吗?”李长博缓缓露出蜜汁微笑。

  谢双繁弱弱的:“……对。”

  李长博继续微笑:“那为何不信?”

  谢双繁:“可是……可是……就是不该!”

  李长博皱眉:“谢师爷,做人办事,要讲道理。”

  谢双繁一口老血喷出来:“难道我在无理取闹?!她一个黄毛丫头,说出来的话,难道还能比那些老仵作强?我看你是鬼迷心窍!”

  李长博叹一口气:“好好好,你没无理取闹。我先忙。”

  然后飘飘然的就走了。

  谢双繁僵在原地,好半晌才回过神来,气得捶胸顿足:老子才没有无理取闹!你那是什么语气!

  方良过了一会儿跑过来,看着谢双繁脸色铁青,然后小心翼翼说了句:“谢师爷怎么了?”

  谢双繁板着脸:“我问你,那付小娘子什么来历?”

  方良左看右看,才压低声音:“付小娘子这方面有经验!”

  谢双繁一愣:“什么经验?”

  语气好像不怎么在意,耳朵却很诚实凑过去。

  “付小娘子的爹,是仵作。”方良说着这话时,那贼眉鼠眼小心防备的架势,像是说一个天大的秘密。

  谢双繁瞪圆了眼睛:“你怎么知道的?”

  话说完之后,谢双繁顿时觉得自己蠢:这里是长安县。调一个人的户籍,还是容易的。

  不过,听见这话之后,谢双繁倒是真忍不住夸李长博了:“长博果然没意气用事,心细如发。”

  方良具有荣焉:“那是自然!我家郎君最厉害!”

  谢双繁扫他一眼,伸手一拍他头,没好气:“做人要谦逊!”

  厉害个屁!一点不尊老!

  谢双繁在心里暗骂时候,半点没想起,刚才是自己先夸的。

顾婉音

一觉睡到了现在。还是被我爸的电话叫醒的。我爸说口罩快用光了,外头买不着口罩了,问我能不能买到。我淘宝了一下。果然真的有~赶紧下单。你们也记得给家里人多屯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