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大唐验尸官

第30章 你懂了吗

大唐验尸官 顾婉音 2180 2020-01-31 18:23:02

    这一刻,付拾一忍不住怪异看他一眼。

  随后赶紧收回目光,“好,我在家中等着。”

  付拾一和刘大郎拿着李长博的条子,在别人目光中,心虚的开后门家去。

  刘大郎问付拾一:“怎么样了?”

  “是个年轻女子,溺死了。”付拾一也不能透露太多,所以只是简短一句。

  刘大郎唏嘘片刻。

  随后却问起付拾一:“那李县令怎么会给你写个条子——”

  “毕竟是熟人,而且他也相信我的人品。”付拾一丝毫不吝惜的给自己脸上贴金。

  然后看着刘大郎深以为然的样子,略脸热。

  刘大郎沉默了一会儿,忽然问道:“以后你怎么打算的?我听见谢大娘在背后议论你了。”

  提起这个事情吧,刘大郎就觉得对不住付拾一。

  付拾一不甚在意:“说就说吧。毕竟我天天进进出出的,她是个孀居的寡妇,的确不合适。等找着了屋子就搬。这次我想找个单独的院子。”

  刘大郎问付拾一:“你一个姑娘家,独居也不合适。不然买个丫鬟作伴也行——”

  顿了顿,他跟付拾一说:“我想着,我也该出去挣钱了。总这么下去,的确是不合适。”

  付拾一对于买丫鬟的事情有点抗拒,干脆绕开不提:“阿兄是打算去接活?”

  “嗯。”刘大郎应一声:“总住在客栈也不是一回事儿。但是住回去也不太行。等我出去一趟,挣点钱,就将屋子重新翻一下。或者卖给外地客商,看换一个宅子住。”

  触景生情,可以理解。

  付拾一深以为然的点头,想了想没阻拦。

  “先别接远的,接个近的。阿兄也知道,我孤身一人的,又人生地不熟——”

  这个时候,刘大郎走远了,她也不放心。

  刘大郎应了。

  下午回去,付拾一想着李长博的话,就没走远,洗刷干净东西后,就睡起了午觉。

  睡醒了之后,这才倒出钱罐子,开始数钱。

  这一数,付拾一顿时忍不住咧嘴笑起来。

  除却成本,她今天净赚了将近六两银子。

  比得过平时小半月的收入。

  方良过来请人的时候,明显看出了付拾一的容光焕发。

  方良忍不住问了句:“付小娘子遇到高兴事儿了?”

  付拾一笑着承认了:“赚了一笔小钱。”

  方良是个嘴甜的:“付小娘子看来很快就要成富翁了。”

  付拾一笑出声:“那到时候我就请你吃酒席。”

  方良高高兴兴应了一声,好像明日就能吃得上了。

  付拾一收拾了自己工具,跟着方良出门时候,谢大娘看见了,脸上就差写一句“可疑”了。

  付拾一在马车上问方良:“怎么样?还没查出真凶吗?”

  方良叹了一口气:“没有。所以请付娘子再过去被看看。”

  “不过,那姑娘的身份,已确定了。是太史令家的千金。而且是嫡女。这一辈唯一的一个嫡女。”

  方良说到了最后,压低了声音。

  付拾一顿时明白了李长博的压力。

  太史令是从五品的官,虽说放在长安看,算不得什么大人物。

  可是关键职位特殊。

  而且就这么一个姑娘的话,估计也是放在心尖尖上的。

  当然对于付拾一的影响就是:恐怕想要解剖,是不太可能了。

  付拾一抿了抿唇。

  “那原本的仵作呢?”付拾一有点儿纳闷最后怎么还真找了自己。

  方良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大有哀怨之风:“病了。喝酒喝大了,中风了。他那徒弟试了试,却说不出个所以然。原本能去隔壁县借一个,可是……临时从别的地方调,也来不及。”

  付拾一了然点头。

  万年县恨死了李长博,巴不得李长博查不出来呢,肯定不借,只剩下从外地借调,但没个一天半天的,根本来不及了。

  付拾一继续刺探:“可我也不是正经仵作,那旁人会信服?”

  方良摇头:“不打紧,他们现在也只准稳婆和女人来检查。”

  太史令的千金,还没出嫁呢!

  付拾一彻底了然。

  心下有些遗憾:不能解剖,很多情况根本没法了解。

  不过到了地方,付拾一才发现,还有个稳婆等着自己——巧了,还是老熟人。

  王稳婆一见付拾一,顿时就欢欢喜喜的迎上来:“哎呀,我们可真是有缘分!”

  付拾一客客气气的笑笑:“是挺有缘分的。”

  王稳婆凑近了,才压低声音:“这个女郎,还是我当初接生的。”

  付拾一一愣,由衷感叹:“那可真是巧了。”

  “所以郑家才找了我来。”稳婆压低声音:“一会儿呀,你帮我搭把手,咱们检查一遍就完事儿了。”

  王稳婆习惯性还想安抚一句付拾一,但是想到付拾一缝尸体时候手的稳稳当当,又生生将话咽下去了。

  废话不多说,李长博微微点点头后,一群人就一起进了停尸房。

  因是女子,又身份娇贵,所以,特地还有个家眷过来盯着。就怕他们毁坏了尸体。

  来的那位,和女死者有三四分相似,也是个年轻女郎,付拾一还忍不住多看了一眼。

  刚好那位年轻女郎也看住了她,并且皱了眉。

  “李县令,王稳婆就罢了,这位娘子是谁?”这话听着还算客气,可那眼睛里嘛,就有点儿嫌弃了。

  付拾一只当没瞧见,看向李长博。

  李长博面色平静:“是我的一位朋友,曾经跟着她父亲学过。放心,有任何不妥,我担责任。”

  付拾一一愣。

  那位年轻女郎却满意了。

  李长博看付拾一一眼,做了个“请”的手势,而后就和谢双繁一起背过身子去。

  谢双繁今日被临时抓来做个验尸记录,转过身子之前,他半信半疑看了一眼付拾一。

  付拾一沉下心,慢慢和王稳婆将尸体身上的衣裳全部扒了个干净。

  之前在河边没扒成这样,还看不出来,现在一看,果然是叫人惊叹,也由衷觉得可惜了。

  白玉无瑕,也不过如此。

  不过,付拾一的目光从上往下看一遍后,忽然发现了问题。

  死者腰上,有淡淡的淤青。

  很淡。

  估计是过了这么久才浮现出一点儿来。

  付拾一将尸体左右翻动,沉声道:“死者是被拴着腰,沉入河底的。不过谁也不知道她身上带着匕首,所以她才会在醒来之后,浮上来。”

  付拾一声音越发凝重:“若是没有那匕首,恐怕尸体也不知要过多久才会被发现。或者,永远都发现不了了。”

  烂成骨头后,就会永远沉在河底,再无重见天日的日子。

  付拾一这话,不禁让所有人都打了个寒噤。

顾婉音

在家一直闷着,下楼丢垃圾都感觉像是在放风……我的天啊,疫情快点结束吧~而且,这个春节,我长肉了。惆怅~各位书友,你们长肉没有!来说说斤数比赛一下怎么样~哈哈哈。明天见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