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大唐验尸官

第29章 怪异之处

大唐验尸官 顾婉音 2036 2020-01-31 11:13:20

    所有听见这话的人,都忍不住深深的看一眼付拾一。

  付拾一淡淡道:“我与死者素不相识。”

  李长博只两个字:“继续。”

  付拾一这个时候提起这个,显然是有特殊之处。

  “我听见水声后,第一反应是有人掉进水中,所以我没立刻走,而是等了一阵。”付拾一轻声将自己想说的话说完。

  她没说自己的猜想。

  可李长博却一下子就想到:“死者掉进水中,并未挣扎。所以,要么就是她自己跳河寻死,要么就是无知无觉下,直接被丢进去,所以才没有挣扎起水花——”

  付拾一轻声提醒:“即便是自己寻死,呛水和窒息太难受,人会忍不住挣扎的。”

  李长博的神色又凝重几分。

  既然是如此,那这个事情,就不简单了。

  付拾一低下头,继续检查手指,随后就有了发现。

  付拾一轻声道:“指尖有轻微划破痕迹,而且不只一下,伤口微微收敛,虽然并无血迹,但应是新伤。”

  李长博虽没凑过来看,却也有论断:“这这么说来,或许是死前用过刀?或是被人弄伤了?”

  “不像是被别人,更像是自己。一个手上有,而另一个手上没有——”付拾一仔细检查过双手,又发现指甲缝里有些污垢。

  她让衙役削了个小木签来,轻轻的将污垢挑出来,蹭在雪白的棉布帕子上。

  如果有精密仪器,哪怕是个显微镜,也能判断一下这个东西是什么。

  李长博看了一眼之后,便吩咐会水性的人潜入江底看看。

  还特意从付拾一听见水声的地方下去的。

  不多时,那人潜上来,拎着一截断掉的绳子。

  然后又将帕子拿出来。

  里头赫然包着江底的泥沙。

  两相一对照——李长博深吸一口气:“她是已经沉到了江底,在江底挣扎过。”

  “底下有一个大包裹。里头包着两床棉被。”潜下去那人拎着麻绳递上来:“这是新割开的断口。”

  付拾一脑子里立刻就浮现出画面来。

  可却不及李长博说得快:“这样一来,死者手上的伤口也就解释得通了。”

  李长博深吸一口气:“画像画好了没?让人拿着去问问,看看谁见过她。或是认识她的。”

  付拾一听他井然有序,思维也清晰,就静下心来,专心检查。

  其实,这个时候,解剖是最有效的法子。

  看看胃部里还有什么残留,大概知道是什么时辰吃过什么,起到的辅助作用会很大。

  只可惜……当下人的思维,总是死者为大,损伤尸体,是世人所不能接受的。

  除却手上的伤之外,死者躯体上没有任何伤痕。

  付拾一又去检查她的下体,发现也并无侵犯过的痕迹。

  死因是溺水。

  可是却并不是自己失足掉下去,而是被人谋杀。

  谋杀的手段也有些聪明的意思:棉被比起石头,好拿太多。可一件水,比起石头来,也不轻。

  这么一个身材娇小的女子,被人用绳子绑着,丢进河里——

  作案的人,心肠是真的狠。

  可是缘由,却不知晓。

  也不知是什么样的深仇大恨……

  付拾一垂下眼眸,思忖片刻,又仔细的翻开死者眼皮看了看。

  发现有轻微的毛细血管破裂出血。

  付拾一眼前一亮,随后将死者头抬起来,用手指仔细的去摸后脑勺。

  果然有异样。

  付拾一让人帮自己将死者翻了个身。

  然后扒开后脑勺的头发——

  一个伤口出现在了付拾一眼前。

  伤口不大,微微有些红肿出血的痕迹。

  虽然水泡过,但是依旧是看得出有结痂痕迹。

  付拾一按了按,发现有明显骨擦感,“轻微骨裂或骨折,判断死者生前至少一刻钟左右,被击打过后脑勺。力度如此大,很可能造成了脑挫伤,和脑出血,这两种哪一种,都可能引起了昏迷。”

  李长博越听越怪异和懵懂:“脑挫伤?脑出血?”

  付拾一顿了一下,想了个浅显易懂的:“吃过猪脑没有?就是脑花软软的,猛然被震荡,就造成了损伤。会引起人昏迷,呕吐,甚至变笨的。脑出血就是出血了,但是流不出来,压迫到了脑花或者神经,就像中风那样,可能人一下子就倒下去,然后控制不了手脚——”

  李长博满脸迷茫:“脑花?神经?”

  李.世家子弟.真公子哥.长博,这辈子还真没见过脑花这种东西。

  猪头见过整个的,那是祭祀用的,也不真吃。

  付拾一顿时想到了麦苗与韭菜事件,然后微妙看李长博一眼。

  咳嗽一声,换了个说辞:“反正就是脑子里装的东西。”

  付拾一指了指自己脑袋,一脸认真。

  李长博垂眸,重新说起正事儿:“这么说来,是先有人打昏了她,然后才带过来沉入河中。”

  付拾一点点头,松了一口气。她可解释不出来了。

  李长博若有所思,旋即下令:“所有马车一律留下,其他人可以先回家。”

  棉被加上大活人,只有马车才能掩人耳目。

  付拾一苦了脸。

  她和刘大郎就是马车过来的——如今是走不了了。

  李长博看她一眼,忽又道:“你先回去罢。”

  付拾一对于赚钱多沉迷,他大概清楚。

  付拾一忙道谢,本打算就这么走了,可想了想,还是道:“这件事情,恐怕不简单。死者肌肤细腻如玉,可见养尊处优。身上还有金镯子,金锁。怕并非普通人。”

  “而且能想出这个法子,也不是普通人。”

  “对方既敢这么做,那肯定是也做好了应对的准备。拖的时间越长,越不容易破案。”

  任何案件都有一个时效性。

  过了那个时间,破案的几率就会几何倍数的缩小。

  付拾一说到这里,才说出自己真正想说的话:“仵作来后,可请他开腹取出胃容物,看看食物残渣。或许能判断她之前吃了什么。”

  “以及,我之前听见水声后就抬头了,却并没有看见人。可见那人身手很敏捷。或者,要么就是对这一片十分熟悉,所以能立刻藏好自己。”

  李长博看着付拾一,神色凝重:“若是……我便叫方良来接你。”

顾婉音

今天是这个月最后一天啦~新案子也开始啦。我忽然觉得我有点变态,验尸文与美食并存,是不是有点考验书友们的接受能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