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大唐验尸官

第28章 该说什么

大唐验尸官 顾婉音 2037 2020-01-30 18:11:02

  付拾一慢慢走回去,还没等到和刘大郎往回走,忽然就听见江边上有人惊呼:“死人了!死人了!”

  付拾一一愣。下意识的转身朝着江边望去。

  刘大郎脸色不太好看,大约是想起了巧娘。

  付拾一便垂下眼皮,“走吧。”

  这个事情,和她没有关系。她不应多管闲事。

  可付拾一他们到底还是没能走了。

  江边出了事儿,所以开始戒严,所有人没洗清嫌疑之前,都不能走。

  付拾一和刘大郎略等了一会儿,就看见衙役和兵丁匆匆过去。

  又过一会儿,连厉海他们都来了。

  付拾一这才恍然:原来这里也是长安县的辖区?

  那这个案子,是要交给李长博了。

  付拾一思忖片刻,看一眼刘大郎:“阿兄在这里等我,我去瞧热闹。”

  刘大郎点点头:“去吧。小心些。”

  刘大郎不知付拾一暗地里做的事儿,更不知她本事,真以为她是觉得好奇,想去凑热闹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江边已是里三层外三层。

  这会儿人都散得差不多,可也毕竟还是不少人。

  出了这个事儿,都围过来了。

  李长博得了消息时候,心里便微微一沉。

  随后,便对祖母抱歉告罪:“恐怕祖母要自己先回去了。我这里有个公务——”

  杜太夫人摆摆手,韶华不再的面上是体贴的笑:“去吧去吧。只别太晚归家。”

  李长博不好意思的笑一笑:“祖母放心。路上慢些,别颠簸了。”

  杜太夫人年岁大了,颠簸得厉害,容易闹头晕。

  杜太夫人见他贴心,面上笑容就更和蔼:“去吧。”

  李长博匆匆带着方良走,只叮嘱管家方参好好照顾杜太夫人。

  方参是方良的爹,跟了杜太夫人有三十好几年。如今过来长安这边,萧太夫人就将他们一家带着了。正好也和方良多团聚。

  方参历来稳重,只让李长博放心去,家里不必忧心。又叮嘱儿子好好当差。

  李长博去后,杜太夫人看着他走远的背影,这才叹了一口气:“这孩子……”

  方参知道杜太夫人这是担心李长博的婚姻大事,便劝:“咱们三郎这样好,定能配个好女郎。只是缘分还没到。”

  杜太夫人噙了笑,眼角成了细细的纹路:“这倒是。罢了,既然他不愿意,就让他爹娘再等等。不着急。儿郎家,怕什么年纪大?”

  方参宽她的心:“可不是这个理?”

  杜太夫人还担心李长博去处理的事:“怎么今日还出了事儿。”

  方参大概知道是出了人命,不过并不知详情,更不会打算说出来让萧太夫人担忧,就只道:“人多难免拥挤,或是起了什么纷争。”

  杜太夫人点点头,也就撂开不想了。

  李长博一路到了江边,就看见江边上湿漉漉躺着一人,脸上盖着帕子。

  看样子,还是个年轻女郎。

  李长博问厉海:“仵作呢?”

  厉海面有难色:“昨儿喝多了,这会儿还没醒呢。”

  李长博沉默片刻,手指紧了紧,“那稳婆呢?”

  “已去请了。”

  “戒严了?”

  “是,不少人都有些急躁。”

  李长博思忖片刻,微有些头疼:“这么下去,必起吵闹。”

  这样热的天儿,又死了人,人心惶惶的,不尽早解决不是事。

  李长博就是在这个时候,看见了人群里的付拾一。

  付拾一既不像旁人那样,面对尸体躲躲闪闪,想看不敢看,也不和旁边的人窃窃私语。

  她就皱着眉头,盯着尸体大大方方的看——

  那沉着冷静的样子,简直就是鹤立鸡群,想不注意到她都难。

  李长博招招手:“你来。”

  所有人顺着李长博的目光齐刷刷看向了付拾一。

  然后又齐刷刷给她让出一条通道。

  付拾一左看右看,这才发现,还真叫的是自己。

  这么众目睽睽之下,她倒没什么不自在的,反而依旧沉稳冷静,落落大方走上去,浅笑着问他:“李县令叫我什么事儿?”

  李长博是真没客气,伸手指了指:“劳驾你帮我先看看。”

  李长博这个要求是真突兀。

  可更叫人觉得怪异的的是付拾一。

  付拾一居然半点意外也没有,就这么落落大方一点头:“行。”

  围观的吃瓜群众:咦,这个小娘子是什么来历!难道都不怕吗!她和李县令是什么关系!

  不敢伸长了脖子看女尸不要紧,并不妨碍他们伸长了脖子看付拾一。

  付拾一蹲下去要掀女尸脸上的手帕,都能感觉那些目光快把自己身上烫出个洞。

  付拾一转过头来,庄严肃穆的要求:“用布围起来。别让人瞧了。”

  布不好找,不过几个不良人却很是干脆利落的解下了自己的下裳,然后四面一围——

  虽说谈不上密不透风,可好歹也遮了个八八九九。

  任由吃瓜群众伸长了脖子,也看不见帷幕里头是啥情况,不由得一个个更抓耳挠腮的好奇。

  因是女尸,所以就连李长博,虽然也在帷幕里,却并不看,只是背过身去。

  拿下帕子,付拾一并不认识女尸,但却还是惋惜片刻。

  年轻,貌美。即便是头发散乱,人没了气息,却依旧看得出肤若凝脂,娇俏可爱。

  “能否看出,是意外落水,还是被人谋害?”李长博沉声问,声音不高也不低,恰好付拾一能听清楚,而不远处围观群众却听不太清。

  付拾一摇头:“要仔细检查后才能知晓。”

  说完这话,付拾一毫不怜惜的半跪在地,重重一按女尸胸膛。

  登时口鼻里都涌出水来——

  且每一下都有水涌出来,也不知她呛进去多少水。

  “肺里全是水,是溺亡无疑。”付拾一确定了死因。

  接着检查手脚脖子一类的地方,发现并无任何伤痕或是打斗的痕迹,她这才又道:“并无打斗挣扎痕迹,应该不是被人摁进水里。但也可能是猛然被推进水中。”

  李长博听到这里,眉头已经皱起来:“所以是自己投江?”

  付拾一没下定论,反而说起了自己刚才的经历:“我之前来江边洗手,曾听见一声入水声。差不多和死者溺亡时间对得上。”

顾婉音

今天的我,依旧勤奋。忍不住夸赞自己~哈哈哈,看到大家的留言,真是开心得不得了,明天见各位书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