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大唐验尸官

第26章 春光无限

大唐验尸官 顾婉音 2089 2020-01-29 17:40:07

  方良强忍着恶心问:“郎君,您就不觉得……”

  没等方良想好形容词,李长博就淡淡道:“她自己都吃,你怕什么?再说,鸡鸭鱼肉,哪一样不是尸体?”

  李长博补刀成功加2

  方良扑街被秒加2

  方良眼含热泪:郎君,您不说还好,一说这话,我怎么觉得这个事儿这么不对劲呢!

  李长博:呵呵。

  一桩命案,并不会在繁华的长安城掀起太大的波澜。

  长安城依旧繁华热闹。

  即便是升道坊的人,也很快就淡忘了这件事。

  一晃眼,就到了三月里。

  二月末三月初时候,城外鸡鸣山的桃花就开了。鸡鸣山是先朝一位公主买下来的,为了取悦自己驸马,特地在山上植了不知多少桃树。

  所以一到了开花时节,就满山粉云,是踏青游玩的好去处。

  再加上三月三是上巳节,历来就有“三月三,生轩辕”的说法,且有水边饮宴,郊外游春的习俗。

  《后汉书·礼仪志》就曾说:“三月上巳,官民皆挈于东流水上,曰洗濯祓除,去宿垢痰,为大挈。”

  意思就是,这一日在江水边沐浴,不仅能洗掉身上污垢,还能够消灾除厄。

  恰好鸡鸣山脚底下就是一处清沙江的江岸。

  所以这个地方,每年这一天,不知多热闹。

  付拾一也瞅准了这一日。

  刘大郎如今依旧萎靡不振,连心爱的马儿都疏于照料。

  付拾一强拉着他来给自己帮忙,这才让刘大郎略收拾了自己,跟着她出了门。

  付拾一要去抢占摊位,自然起了个大早,天不见亮就出了门。

  等到了早就考察好的地方,付拾一就和刘大郎将货卸了下来。

  首先是付拾一的老家伙事儿,其次就是四个大桶,两口大陶罐,三个炉子,还有一个蒸笼。

  刘大郎不知道付拾一要做什么,不过看见蒸笼,还是提醒一句:“今日卖蒸饼什么的,人会很多。”

  付拾一笑笑:“卖什么蒸饼。”

  蒸饼就是包子馒头。卖这个还不如卖煎饼。

  陶罐里一个是煮好的茶叶蛋。到时候用小炉子热腾腾的保温——

  另一个是煮的热饮料红枣桂圆玫瑰茶。

  至于蒸笼里——付拾一也不解释,只等着到时候再揭晓。

  付拾一收拾好,行人就三三两两的开始来了。

  说是要用江水沐浴,可谁也不可能真脱了衣裳跳进江里。

  便都只打水上来,用柳树的嫩枝条沾了水,往身上洒一洒,意思意思。

  也可以蹲在江边,碰了水洗个手洗个脸,意思也差不多。

  这里没有柳树,故而就有专门的人挑着柳枝来卖——

  付拾一看得直笑:“真是有需求就有市场。”

  刘大郎坐在后头,守着马,一言不发,瞧那神色,怕是又走神了。

  横竖这会儿没生意,付拾一就喊他:“阿兄也去洗洗手。”

  不管有用没用,好歹是个心里安慰。

  刘大郎回过神来,意兴阑珊:“我就不去了。”

  付拾一暗叹一声,到底没再劝。只一心一意等着生意上门。

  今日这里还真是热闹,各种卖头花的,手绢的,胭脂水粉的,蒸饼的,茶水的,还有什么糖葫芦的,全都来了。

  而长安城里的人,也是蜂拥而至。

  长安如今风气开放,又是太平盛世,女郎们也不似前朝拘束,出门不带帷幕,也是常见。

  为了出门方便穿胡服的,也比比皆是。

  不过更多的,还是梳了高高发髻,戴着大朵绢花,插着一头珠翠,妆容夸张的女郎。

  这些女郎个个面白无比,眉毛各式各样,但都是浓黑无比。而嘴唇,也都是樱桃一点——

  即便是见惯了,付拾一还是觉得这种妆容有点太过夸张了。

  且有点东施效颦。

  一白遮百丑,可你身边要是个个都涂个大白脸,你也觉得受不住。

  而且脂粉用多了,空气里都是脂粉香气。

  付拾一擦了一把脸上的汗,拿蒲扇扇了扇风。

  这个天,是越来越热了。

  可那些年轻女郎郎君们,一个个却兴致勃勃——或是三五成群,在地上铺了席子坐下赏景对诗闲谈,或是去鸡鸣山上看桃花,还有一起荡秋千,投壶的。

  这种热闹的场景,在小地方还真瞧不见。

  付拾一看着这些年轻人,只觉得自己也活泛了:这种青春朝气,真的是只有那个年岁才有。对什么都能保持一种热切和好奇。

  刘大郎见付拾一好奇,好歹愿意开口了:“你去转一转,玩一玩,我看着摊子吧。反正也没人。”

  付拾一摇头:“我就不去了。天太热,我懒得动。”

  太阳明明晃晃的晒着,再一动,那就该更热了。

  还不如在树荫底下呆着。

  刘大郎总觉得付拾一不像是年轻女郎,沉稳得不像话。

  一直到了太阳毒辣起来,付拾一这才吆喝起来:“五色饮,毕罗,云吞——”

  付拾一刚喊了一嗓子,就有个年轻女郎带着丫鬟过来,兴致勃勃的:“五色饮是什么?”

  “乌梅玄饮,玫瑰黄饮,还有桑叶薄荷绿饮,蜜豆红饮,乳茶白饮。”付拾一掀开几个大桶的盖子,将里头的东西给女郎看。

  女郎来了兴趣:“这个乳茶白饮看着不像是酪浆。”

  “我打一点给您试试。”付拾一笑着用芭蕉叶卷了个小杯子,舀了一点儿给她。

  女郎喝了一口,眼睛都亮了:“给我来一碗这个。”

  顿了顿,又道:“多来两碗,我阿耶阿娘也来了。给他们也尝尝。”

  说完又忍不住看其他几个品种:“其他的也是和别家不同?”

  “差不太多。但都有不同。”付拾一从善如流,拿干净白瓷碗舀给她。

  女郎让丫鬟先送回去,自己则是继续在摊子前头问:“那锅里是什么?”

  付拾一一一解释:“这是茶叶蛋。用茶叶与香料煮出来的,一个五纹钱。这个是毕罗,不过里头的馅儿是我自己调制的,是玫瑰芝麻蜜的。”

  因为加了玫瑰,所以看上去颜色很是鲜亮。

  那颜色透着薄薄的皮透出来,诱得人只想尝尝。

  女郎家境显然不错,茶叶蛋和玫瑰毕罗都买了去尝尝。

  不大一会儿又打发人来,买了另外几种口味的饮料也喝了。

  有人开了头,付拾一的生意就渐渐好起来。装钱的小罐子都快满了,甚至里头还有几块散碎银子。

顾婉音

意不意外,惊喜不惊喜,我勤奋不勤奋?加更完毕,明天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