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大唐验尸官

第25章 技术活儿

大唐验尸官 顾婉音 2038 2020-01-29 12:06:37

  说实话,给死人缝合,可以说比活人难,也可以说比活人简单。

  人死后,肌肤和肌肉慢慢失去弹性,而且开始腐败。所以不太容易缝合巨大的伤口。

  但是死人的伤口,不用考虑血管神经,肌肉,只需要讲究一个好看即可。

  这就很省事儿。

  刘大郎请来的,是这一片有名的稳婆。

  稳婆有时候其实也帮着衙门办事儿,将多了这种,倒也不怕。

  稳婆反倒是看着付拾一,有点儿不大信任的意思:“你行不行啊?这对死者不恭,回头是要被找上的。”

  这神神道道的态度!

  付拾一噎了片刻,才道:“我这是做好事儿,巧娘知道的。”

  稳婆连连点头:“对对对。咱们这是做好事儿。小娘子想得明白。”

  付拾一:你要是明白,你倒是凑近点,别那么紧张啊。

  付拾一将针线拿出来,稳婆就忍不住盯着那一根弯弯的,粗粗的针看。

  这怎么和缝衣服的针不一样?

  人都有好奇心,哪怕是在停尸的地方……

  付拾一幽幽在心里头叹了一口气,然后调整情绪,面无表情,一脸庄重的就开始办正事儿。

  稳婆最后发现:这个看着娇滴滴的小娘子,办起这种事情来,还真是又快又好。

  所以等付拾一一气呵成,欣赏完了自己弄的整整齐齐的针脚和线头,开始收拾东西时候,稳婆忍不住压低声音开了口:“你这个技术是祖传的?”

  付拾一嘴角略抽,最后还是点头。

  大概算是祖传的吧。医学嘛,总是代代相传,越来越精进。

  稳婆这一次声音就透着喜悦了:“那下次有这样的活计,我拉上你一起干,咱们五五分账!”

  付拾一……

  然后比了一个“七”,面无表情的还价:“三七分。我七你三。毕竟我这个是技术活,一般人做不来。”

  没办法啊,房奴伤不起!

  稳婆倒吸一口凉气:“这也太狠了。”

  付拾一没吭声。

  稳婆自己最后一脸肉疼的答应了。

  可想想以后这个钱又能进账一笔,顿时又开始美滋滋。

  甚至忍不住开始幻想自己靠着这个发家致富——

  全然没有考虑陈巧娘的棺材板都快按不住了好嘛!

  付拾一整理完东西,看一眼还在做发财梦的稳婆,不留情的使唤她:“你擦擦伤口,然后扑一层粉,这样能遮盖得看不太出来。”

  稳婆忙应了,倒是手脚麻利,还算让人满意。

  付拾一和稳婆做妥当一切,开门出去,就看见八卦种子选手王二祥直愣愣的盯着自己,嘴里能塞进去一个鸡蛋。

  付拾一要不是出门照过镜子,这会就要摸摸自己脸上是不是有花。

  付拾一伸手在王二祥面前晃了晃。

  王二祥蹬蹬蹬就往后退,那神情,惶恐得像是要面对强奸犯的大姑娘。

  付拾一无语了。

  王二祥惊恐得声音都变了调:“你竟然还会做这样的事情!”

  付拾一奇怪:“怎么了?”

  王二祥一跺脚,声音里透着惋惜:“你让我还怎么吃饭!”

  这摸过死人了啊!

  仵作为啥是贱业啊!为啥人人避着走啊!还不是因为他们要摸死人,让人觉得晦气,让人觉得不干净?!

  付拾一这不是自己毁招牌吗!

  付拾一这才明白王二祥怕的是啥。顿时有些无语。

  不过当着死者家属刘大郎的面,付拾一没废话,直接瞪了一眼王二祥,语气略凶:“你来干什么?”

  王二祥莫名有点儿脖子后头冒凉气,人也怂了一下,乖乖交代:“李县令让我送点奠仪过来。”

  这下付拾一愣了一下。

  随后付拾一直接就将人打发了。半点不带客气:“那没别的事儿你回去吧。”

  王二祥很配合的做了个乖宝宝。

  不过往回走的路上,越想越觉得不对劲,神色也越来越惊恐——

  王二祥刚进衙门就遇见了方良,方良纳闷问他:“这是怎么了?”

  王二祥一把抓住了方良,像是遇到了知音:“你不知道!我刚在刘大郎家里看见谁了!”

  方良一颗八卦心熊熊燃烧起来,眼睛都亮了:“看见谁了!”

  王二祥激动得声音都变了调:“我看见了咱们衙门门口那个付娘子!就是买煎饼馄饨的付娘子!”

  方良顿时无语的看他,不太感兴趣了:“这有什么奇怪,他们本来就是义兄妹。”

  王二祥一把抓住方良,生怕他跑了:“你不知道!付娘子她居然是缝头匠!”

  “缝头匠”这三个字,王二祥的声音都变了调,像是个尖叫的鸭子。

  方良见怪不怪:“这有什么奇怪的,付娘子她——”

  说到这里方良反应过来,顿时瞪大眼睛,然后请王二祥仔细跟他讲一讲。

  两人在一起嘀嘀咕咕,很快就又吸引了其他人加入。

  一个小事情,愣是被说书先生王二祥讲得跌宕起伏。

  听的人也连连惊呼。

  最后,连谢双繁都忍不住凑过来听:“说什么呢?”

  众人慌忙作鸟兽散。

  谢双繁站在原地瞪着被他拽住来不及跑的方良:……我是要吃人吗我?

  方良尴尬一笑:“我去跟我们郎君回话了。”然后也一溜烟小跑。

  谢双繁:……

  不过方良一见到了李长博,就忍不住王二祥附身:“郎君,您不知道刚才王二祥看见啥了!”

  李长博依旧埋头疾书,只是撩起眼皮看了方良一眼。

  方良只觉得自己受到了莫大鼓励,忙洋洋洒洒就将自己听来的说了一遍。

  然后就眨巴着眼睛看着李长博。

  李长博写完了一行字,这才搁下笔,不咸不淡问了句:“我要你调的东西呢?”

  方良顿时受伤:“郎君,您都不觉得惊讶吗!付小娘子可是会做这样的事情的!”

  李长博慢悠悠拉长了腔调:“很奇怪吗?冰窖里头——”

  方良顿时想起那天的事情,然后就开始觉得自己这几天吃的煎饼都争先恐后想出来透口气。

  方良脸色惊恐,青青白白的,要多难看就多难看。

  偏偏李长博还不咸不淡补上一句:“你不也吃得香。”

  李长博补刀成功加1。

  方良扑街被秒加1。

  方良欲哭无泪:郎君,您还是安静的写您的字吧!

顾婉音

现在每天都在关注疫情,有好消息时候真的觉得好振奋!希望疫情快点过去,昨天出门买菜,看着冷冷清清的街道,真的很感慨。   大家都要好好的才好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