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大唐验尸官

第22章 人神共愤

大唐验尸官 顾婉音 2119 2020-01-27 18:34:51

    曹及帆说出这个话的时候,要不是考虑这是公堂之上,恐怕他能收获一片嘘声。

  这个理由……

  太假了。

  这么大的事情,陈巧娘怎么可能没来得及说?

  曹及帆大概自己也意识到这一点,于是就赶紧补了一句:“再说了,这个也未必就是我的啊——我们只是春风一度……”

  李长博没给曹及帆多说的机会,直接就打断了他:“刘大郎和陈巧娘成亲多年,却未能有一个孩子。”

  谢双繁在旁边暗暗点头:所以孩子肯定不可能是刘大郎的。

  曹及帆却诡辩:“那也未必现在就不能有。而且陈巧娘水性杨花——”

  “刘大郎不能人道,近两年一直吃药。”李长博似笑非笑,意味深长:“陈巧娘是不是还有别人,我们自然一清二楚。”

  “还是说,曹及帆你不信我长安县的不良帅?”

  这话有点儿重。

  可更气急败坏的,是徐坤。

  徐坤瞪着曹及帆:“你到底做没做?”

  曹及帆一口咬死:“我没有做。”

  徐坤就又有了底气:“李县令还有别的证据么?不然到了圣上跟前,恐怕这套说辞行不通。”

  李长博颔首:“那就请另一位证人。”

  请上来的是王木匠。

  王木匠就是给曹及帆打家具那个木匠。

  “本县问你,你那日是否见到了曹及帆?”李长博还是干脆利落的风格,半点不打算拖泥带水。

  王木匠看一眼徐良,点点头:“见过。”

  “确定?”李长博重新问一次:“可别认错了人。”

  王木匠只说不会错。

  李长博意味深长:“那你如何这么肯定?事情也过去这么多天,你印象为何还如此深刻?”

  曹及帆刚才听见了王木匠说见过自己,一颗心都已经掉回了肚子里去。

  神色都坦然了许多。

  徐坤那双老鼠眼,也开始滴溜溜算计。

  谢双繁急得笔杆子都要攥断了,看着李长博,心想:这不是帮曹及帆吗!这年轻人是没有经验啊!

  王木匠说话也是清晰有力:“印象深得很!那天曹郎君过来验看家具,身上穿的衣裳不太合身,袖子都短了一截,所以我才记得这么牢。”

  这话……

  谢双繁恍然大悟。

  徐坤眼睛不转了。

  曹及帆面如死灰。

  李长博微微一笑,看着王木匠:“那是怎么一件衣裳?王木匠可还记得?”

  王木匠信誓旦旦:“记得!怎么不记得!那衣裳颜色可鲜亮,是绿色的,还有团花纹——一看就不便宜!”

  李长博看一眼厉海。

  厉海捧出一个托盘来:“是这个料子吗?”

  “对对对!”王木匠一看托盘里的东西,顿时就变成了啄米小鸡。

  曹及帆的脸色,彻底灰败了。

  李长博意味深长看曹及帆:“还有话说没有?”

  曹及帆摇摇头。

  “为什么?”李长博多嘴问一句:“仅仅是因为她怀孕了?”

  曹及帆不吭声,显然什么话都不想说。

  李长博也不跟他耗时间,只看向徐坤:“咱们一同进宫?”

  徐坤转了转眼珠子,有气无力:“李县令先请——”

  竟是客气上了。

  谢双繁在旁边看着,心里的痛快都显露在了脸上。

  徐坤客客气气的气氛李长博先走,李长博愣是没客气。

  他在前头走,一身绯色官袍显得人修长挺拔,气质高洁威严。

  而徐坤臊眉耷眼的跟在后头,越发像个穿了官袍的大耗子——尤其是那个胡子,别提多猥琐传神。

  这桩案子,就算是这么破了。

  到了衙门口,李长博一眼就看见了付拾一的摊位,思忖片刻,就对方良说了句:“将刘大郎放回去吧。”

  方良爽快应一声,然后一溜烟小跑去了。

  徐坤也看见付拾一的摊位,鄙夷了一下,嘴上却客气的玩笑:“李县令真是好脾气,这都容下了。”

  李长博淡淡的看一眼忙活着的付拾一:“没什么不好的,底下人也要吃口热乎的。”

  然后李长博竟也说了句玩笑:“再说了,也说明,我们长安县的县衙与民亲近。”

  徐坤一口血梗在喉咙里,半晌咽不下去。

  付拾一接到了方良的通知时,还真不意外。

  李长博那样的聪明人,绝不会破不了这么一桩案子。

  不过,还是挺快的。

  付拾一嘴角就翘起来,擦了擦手:“那我先将人接出去。将人安顿在客栈。”

  方良点头:“女郎是聪敏人。”

  刘大郎家里现在还暂时不能用,可不是只能将人安顿在客栈?她这样懂事,方良也就省得交代了。

  付拾一将摊位收拾了,去接刘大郎。

  刘大郎看见付拾一的时候,那是真感慨。

  最后刘大郎还是没能说出什么感慨来,沉闷的说了句:“走吧。”

  可出了地牢,见到了太阳的时候,刘大郎还是瞬间红了眼眶。

  “太阳太扎眼了。”刘大郎尴尬的说了句。

  付拾一却坦然:“是。咱们先去客栈,好好洗个澡睡一觉,晚些时候,我再定一桌酒菜,给你接风洗尘。”

  刘大郎却没立刻答应,反倒是问了句:“巧娘呢?”

  付拾一看着刘大郎的眼睛,轻叹:“要等案子结了,才能把人领回来。”

  刘大郎点点头,明显有些失望难过,却更加犹豫着问:“她真的被挖了眼睛吗?”

  “嗯。”付拾一觉得这个事情也没啥好隐瞒的:“不过也没什么。她已经不会疼了。”

  付拾一觉得自己在宽慰。

  刘大郎却只觉得自己像被一个大锤砸在了胸口,憋闷得连哭都觉得哭不出来。

  付拾一后知后觉:我是不是该闭嘴?

  付拾一挑着担子在前头走,刘大郎一抹游魂似的跟着她。

  街坊肯定会指指点点,所以付拾一直接带着刘大郎去了最近的一个客栈。

  将刘大郎送进屋子后,付拾一才回去放东西。

  付拾一还在收拾呢,就听见谢大娘一声惊叫:“哎呀!刘大郎你怎么回来了!”

  付拾一一愣,放下东西出去看。

  就看见刘大郎杵在自家院门前,整个人都像是被抽空了。

  要不是门上还有封条,恐怕刘大郎此时都推门进去了。

  哪怕谢大娘这么大声音,也没见刘大郎转过头来跟谢大娘打招呼。

  付拾一走上前去,轻轻拽了一把:“看开点。”

  对于旁人来说说,这或许就是一桩命案,一桩奇谈。

  可对刘大郎来说,这是家破人亡,失去一切。

  这个才三十岁的男人,世界都崩塌了。

顾婉音

今天稍微晚了一丢丢,大家久等啦~看到书友的留言,我觉得有点羞愧哈哈哈。因为我虽然家里蹲,但是真的是懒到每天都不想起床~明天见~加更什么的,让我积蓄力量一下好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