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大唐验尸官

第19章 不约而同

大唐验尸官 顾婉音 2113 2020-01-24 15:57:45

  李长博忽然开口:“会不会是怀孕了?”

  付拾一惊讶看他。

  李长博微微一扬眉,“怎么?”

  付拾一收回惊讶,轻声道:“我与你想法想同。”

  李长博便也微微惊讶。

  随后,他就又问:“可有法子证明?”

  付拾一轻轻的过去按了按陈巧娘的腹部,实在是感觉不出来:月份太小了。

  若是肯解剖的话,倒是好办。

  刀也在她身上,但是……

  付拾一犹豫看了一眼李长博,没吭声。

  李长博立刻道:“怎么?”

  “只能解剖。”付拾一轻声说完,就看李长博皱起眉头。

  于是她就明白了。

  也不怪李长博,这个年头,死者为大,做什么都不能损伤死者遗体。哪怕是为了给死者沉冤昭雪。

  李长博默然片刻,就启动了第二个计划:“无妨,先查一查医铺那边。”

  “嗯。”付拾一想来想去,也没想到别的法子。

  不过倒是想到一件事情:“李县令你说,如果她真怀孕了,她会留下这个孩子吗?”

  李长博顿时明白了付拾一的心思,并且延展出去:“她与刘大郎成亲多年却没有孩子,旁人不少都觉得奇怪,后头觉得是刘大郎的职业缘故。但是她自己既然偷情……又对曹及帆那样上心,必然是动了真心的。”

  “所以她必定想留下这个孩子。”

  “若想留下这个孩子……最好的结果是和离另嫁。”

  “那曹及帆忽然动手,就合情合理了。因为曹及帆本身虽未娶,可却订了亲。还是一门好亲。”

  没想到李长博这么短时间已经摸清楚这些。

  付拾一有些讶然。不过她慢慢将陈巧娘整理好,然后脱下手套和口罩,“那暂且没有我什么事儿了。”

  李长博看着付拾一脸上的淡然和从容,看着她眼睛里印照出的灯火,忽然觉得她过分的淡然和冷静。

  于是一句不该问的话,就冲口而出:“小娘子难道不怕么?”

  这样的环境下,这样阴冷……

  付拾一微微愕然,刚要回答,就听门口走路声传来。

  付拾一还以为是要被人发现了,一瞬间看向李长博,脸上微有点紧张。

  李长博咳嗽一声:“是方良。”

  果然外头传来方良声音:“郎君,东西拿来了——”

  “不用了,拿出去罢。”李长博应一声,随后又吩咐:“准备马车,送小娘子回家。”

  方良应一声,脚步声渐渐远去。

  刚才的话题打断了,她却还是回答一句:“有什么好怕?死人不可怕,活人才可怕。”

  说完这话,付拾一便想起了记忆深处某些东西来,心情瞬间有些受影响,加上地窖里太过阴冷,她便低声道:“走吧。”

  李长博跟在她身后,盯着付拾一的后脑勺和脖子,反反复复的琢磨她这句话。

  越想,却越觉得滋味复杂,却也越觉得有道理。

  这样的感悟,又要经历什么,才能说得出来?还说得那样的……笃定和深沉?

  李长博觉得,眼前像是起了一层朦朦胧胧的雾,将前头走的付拾一渐渐笼罩起来,让他看不清,猜不透。

  出了地窖,付拾一本该归家,可付拾一却想探望刘大郎,便是与李长博求了这个事。

  想着这两日付拾一的折腾,李长博实在说不出那拒绝的话来。

  付拾一便出去,买了一只烧鸡,两只胡饼,一竹筒的烧酒。

  再见到刘大郎时候,付拾一还没说话,刘大郎却已是红了眼眶。

  刘大郎说出来的只有一句话:“这辈子我就是你阿兄。不管你认不认。”

  刘大郎其实朋友不少,亲戚也有几个,可是这些日子他在牢里,来的人,只有付拾一一个。

  付拾一笑眯眯的将东西递过去:“好好吃顿饭,事情会真相大白的。”

  刘大郎捧着东西,虽然肚子里饥饿累累,却并没有多少食欲。

  他踌躇一会,轻声问了句一直想问的话:“你为什么相信我?”

  这个问题难倒了付拾一,以她的职业,说出“直觉”这个理由,显然是有点儿唯心主义了。

  不过,她还是说了句:“你是个好人。”

  好人虽然也会被逼到绝路上,也会做坏事,可……却不会如此穷凶极恶。更不会如此心思缜密。

  被发了好人卡的刘大郎,并不难过,反倒是一瞬间如同遇到知己,满口说出来的都是:“谢谢,谢谢……”

  最后一个大男人,竟然蹲在地上捂着脸哭出声来。

  这可为难了付拾一。

  她犹豫着自己要不要安慰他几句,可又觉得这个时候好像说什么都不好。

  最后,就说道:“不管发生什么,都要好好活下去。活得好好的。人生苦短。说没就没……”

  刘大郎听得心里头更不是滋味,哭得更厉害了。

  全程在旁边目睹的方良,忍不住出声了:“女郎还是别说话了。”

  不会说话可别说话了,这哪是劝人啊!分明是在捅人心窝子啊!

  付拾一乖乖住了口。

  她也觉得自己挺不擅长这个的。

  刘大郎哭够了,又说起了陈巧娘:“就算是她做了对不起我的事,可是这个事也怨我……她怎么就死了呢?哪怕是和离也行啊——”

  真好人刘大郎的言语,让付拾一有点儿忍不住走神:说不定陈巧娘将实情告诉刘大郎,刘大郎也不介意帽子更绿一点……看这个意思,刘大郎自己也是挺有自知之明的……

  不过,刘大郎这样,还是让人有点儿心疼他。

  付拾一出声:“那等你出来,给她买个好棺材吧。”

  刘大郎顿时又哭了。

  方良:您可闭嘴吧。

  付拾一也觉得不太合适,琢磨了一下道:“我先回去了,你好好吃饭,等出来时候,我来接你。”

  然后付拾一就溜之大吉了。

  不过,溜之大吉之前,她问了刘大郎一句:“对了,我看巧娘之前胃不好,你知道她在哪家药铺抓药吗?我最近也有点儿不舒服。”

  刘大郎还真知道:“是在百草厅看的,那里头有个孙大夫,医术很好。”

  付拾一谢过刘大郎,这才走了。

  方良跟在付拾一身后,不由得咂舌。

  上了马车,付拾一也没多交代什么,自顾自就开始闭目养神。

  方良倒是多话一句:“小娘子回去之后喝碗姜汤罢。别受了寒。我家郎君本来让我去取了披风的,结果我刚取来,您就出来了,竟没用上。”

顾婉音

今天是除夕,可是我却实在是高兴不起来。也提不起什么兴致。有点儿沉重,有点儿焦虑。疫情越来越严重,离身边越来越近。再想到那些在一线的医护人员,实在是没了一丝丝的心情过年。希望新的一岁,尽快平定疫情才好。也希望医护人员得到更多的关爱和支持,不管是物质上的,还是精神上的。感谢他们的付出,也希望他们平安。书友们,也希望你们都平安。注意防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