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大唐验尸官

第18章 胆大包天

大唐验尸官 顾婉音 2008 2020-01-23 17:34:04

    付拾一诚恳看住李长博:“李县令觉得我会藏私?”

  李长博摇头。

  付拾一微笑:“那我哪里还能再拿出证据?这个事情,不是该仵作去办?该不良人去查?”

  李长博也是言简意赅;“时间紧,关系重大。”

  原本事情没这么复杂,只是一桩命案。

  可现在涉及到了万年县的不良帅。

  但是这里头的东西,李长博觉得就不必细说了。

  付拾一本来就是为了刘大郎,这会儿李长博态度又如此和气诚恳……

  付拾一叹了一口气:“那我只能再去勘察现场,或者是验尸。”

  李长博没有半点意外:“都可以,不过尸体麻烦点。”

  尸体如今是仵作陈老丈负责,李长博觉得还是别节外生枝,不让他知晓最好。

  不然闹起来……

  付拾一也表示理解:“那先再看一遍现场。实在不行,再考虑验尸。”

  说完这个话,付拾一犹豫片刻,还是问出了心中疑惑:“李县令为什么这么信任我?”

  李长博的回答有点儿唯心主义:“直觉。”

  付拾一很想吐槽,不过对方那么信任自己,她最终还是将这个话默默的咽下去。

  “现在去?”付拾一想想还有点儿感慨:事发之后,自己好像还从来没大白天去过现场。每次去都偷偷摸摸像是做贼。

  李长博颔首:“走。”

  李长博显然是个干脆利落的人。直接就吩咐方良驱车过去。

  付拾一一到了凶案现场,立刻调整好状态。

  李长博微微侧头看她片刻,紧随其后。

  现场实在是没有更多证据。

  如今连床都拆开搬出去了,寝室里一下空了不少。

  付拾一仔细检查过后,一无所获。

  她微微摇头时,李长博眼底还是能看出有点儿失望。

  不过,很快他就道:“验尸需要准备什么?”

  付拾一摇头:“都在身上。”

  作为一名合格法医,随身携带口罩手套,是个良好的职业习惯。

  更何况是李长博找她。

  李长博不由得微愣。

  不过随后却又恢复常态,请付拾一上了马车后,就直接将人一路带进了县衙里。

  李长博让方良先去将陈老丈支开。

  然后做贼一般带着付拾一去了停放尸体的地窖。

  地窖是专门用来停放尸体的,为了保证尸体不会腐化,还特意在地窖里储藏了冰块。

  故而顺着通道往地窖走的时候,渐渐就只觉得一股阴寒之气扑面而来——

  外头阳光明媚,里头却如此阴寒,付拾一结结实实打了一个寒战。

  李长博轻声抱歉:“不好叫人知晓,故而不能抬出去让你验看。”

  付拾一表示理解。

  李长博停顿片刻:“你在这里等我一下。”

  李长博快步返回,须臾之后,又快步走了回来。

  付拾一疑惑看他,见他不解释,也就不再多问。

  反倒是她已经在这段时间里戴上了口罩,也戴好了手套。

  陈老丈验尸时候,也用帕子蒙住口鼻,里头还夹了一些生姜冰片之类的香料。

  所以李长博除了看付拾一的手一眼,便也没了别的好奇。

  两人一路到了地窖里。

  李长博将灯火点亮。

  付拾一看见角落里有一张支起来的门板。

  这就是陈巧娘暂且停尸的地方。

  时隔多日,再一次见到惨死的陈巧娘,付拾一只觉得有些心绪复杂。

  掀开陈巧娘头上的白布单子,看到那一张熟悉的脸,付拾一心情也是不由得感慨。

  不过,很快她就调整好自己的情绪。

  陈巧娘已经换过衣裳,血迹也清理干净。

  因为眼球缺失,故而眼睛凹陷,看上去有些怪异。

  因为失血和死亡,她的皮肤显得冰冷苍白。

  而脖子上那个巨大的翻卷豁口,更看起来触目惊心。

  因为血迹清理干净,所以肌肉和血管都看得清楚。

  陈巧娘就这么安静躺在这里,失去了鲜活气息。

  付拾一用手指轻轻的摸了下陈巧娘的伤口,然后探进去一根手指:“刀口不算很深,却割断了动脉血管和气管。这会造成大量失血,以及无法呼吸和说话。而血液也会进入呼吸道,人会非常痛苦。有点像是溺水。”

  李长博微微皱眉,“动脉血管?呼吸道?”

  他觉得这些词古怪而拗口。

  付拾一解释:“就是最大的血管,负责将血液运送去全身的主要血管。血管就是……经络。呼吸道就是气管。”

  李长博点点头:“很形象。”

  “从刀口倾斜角度,能够看出凶手身高比巧娘高很多。”付拾一轻声说出自己的观察:“刀口很锋利,下手很利落。没有其他伤口。”

  “接下来检查全身。”

  付拾一神色郑重,轻轻掀开了白布,准备解开陈巧娘的衣服。

  李长博忙背过身去。

  “身上并无其他伤痕,手掌,手肘,还有膝盖的伤痕,应是挣扎爬行所致。”

  “胳膊上有捏过的淤青,指印清晰,可以拓下来,和嫌疑人对比。”

  李长博闻言忍不住转身去看,不过刚看到一点白花花的颜色,就赶忙转回去。

  随后耳朵尖都红了,声音也颇不自在:“有劳你拓印。”

  其实不用他说,付拾一也会照做。

  拓印好了指印后,付拾一仔细检查了陈巧娘的手指尖。

  陈巧娘的指甲里,有一点暗色的东西。

  可是因为陈巧娘失血过多,当时整个人都在血液里泡过,所以无法断定,是不是抓过凶手。

  付拾一犹豫片刻:“或许可以检查一下,看看那个人的胳膊或者手背上,脸上有没有抓伤的痕迹。”

  李长博立刻就回答了:“没有。”

  付拾一便继续往下检查——

  只是查遍了全身,也没有新的异样。

  付拾一皱着眉头,只觉得有些头疼。

  “身上没有别的伤痕,说明就是忽然之间动的手,并没有打斗和挣扎。”

  “可是为什么会忽然动手?”李长博的声音虽轻,却透出一股凝重来。“必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付拾一沉吟片刻,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

  会不会是……

  不等付拾一说出这个可能性,李长博也是忽然开口:“——”

顾婉音

明天就是除夕啦。大年年货准备完了没?没有也别出门啦,病毒肆虐,书友们千万别去人多地方,记得戴口罩啊!为武汉祈福~希望快点好起来,大家一起开开心心过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