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大唐验尸官

第16章 有点意思

大唐验尸官 顾婉音 2037 2020-01-21 17:29:52

    曹及帆脸皮抽了抽,觉得自己更讨厌这个李县令了。

  这些世家子弟的人,果然是眼睛长在头顶上——

  曹及帆还要说什么,李长博已经淡淡一眼扫过来。

  曹及帆咬咬后槽牙,去了。

  曹及帆心情不好,语气自然不好。

  围观的这些人,如同轰鸡撵狗一样被驱散。

  付拾一收拾摊子回来的时候路过刘大郎家,正好看见这一幕。

  付拾一只扫了一眼,就目不斜视的回去了。

  谢大娘还在门口张望呢。

  见到付拾一回来,好久没热心跟付拾一说话的她,这会儿凑上来问:“怎么样了?查出什么没有?”

  付拾一摇头:“什么也没看见。”

  谢大娘顿时失望:“你都不关心?”

  语气略有些嫌弃和鄙夷。

  付拾一也不往心里去,笑着说了句:“逝者已逝,刘大郎是无辜的,官府自然会放人。我着急也没用。”

  该做的都做了,现在她只需要静待结果。

  付拾一如此“冷漠”,彻底伤了谢大娘的心,谢大娘多看了她两眼,悻悻走了。边走边嘀咕:“白眼狼……薄情……”

  付拾一没柴火了,于是拎起了斧头,顺手劈起了柴。“哆”的一声,木头裂成两半掉在地上。

  嘀咕声戛然而止。

  付拾一看着地上均匀的木头,满意的点点头。

  付拾一这头忙得满头大汗,那头李长博也站在太阳底下,汗一点点的渗了出来。

  这个天,有点热起来了。

  偌大的床被整个儿搬了出来。

  为了方便,李长博特意叫人请了木匠来,将上头的顶子卸掉了。

  如果不是为了小心翼翼,完全不破坏床底下可能存在的证据,也不会这么麻烦和费事。

  可这一切,都是值的的。

  刚一搬开,立刻就有不良人惊呼起来:“快看!有脚印!”

  李长博看了一眼,见果然是几个杂乱的脚印。

  光脚印上去的。

  很清晰。

  清晰到让人觉得,这怕不是故意?

  就像孙猴子在如来佛祖手指上撒的尿一样。

  以为是记号,到头来变成抵赖不掉的证据。

  仵作陈荣也来了,看见这一幕,惊讶得胡子都忘记捋。

  还是李长博提醒他:“陈老丈,记。”

  身为仵作,记录证据,同样是身上的紧要职业。

  不过,看着陈荣抖得像抽风的手,李长博淡淡瞥了一眼谢双繁。

  谢双繁今日跟着曹及帆一路走来,这会还没缓过来,脸色都泛白。

  李长博最后自己上了。

  脚印用专门的墨拓了一遍,不良人又在床板上发现两个模糊的手掌印。

  李长博走过去蹲在地上描摹,彻底放弃了自己形象。

  曹及帆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他身后:“这是什么?”

  语气竟有些凝重。

  李长博的回答甚为干脆利落:“证据。”

  曹及帆烦躁的抓了抓自己的头皮。

  “这是谁的手掌印?凶手的么?”曹及帆凑近了,看向李长博画的那个掌印。

  那掌印虽然不算特别清晰,却连手掌上的纹路都印上去。

  曹及帆往前走一步,不经意踢了一脚地上的墨。

  瞬间一片混乱。

  李长博绯色官袍底下,已经完全被浸染透了。

  那个掌印,也被染了一小半。

  李长博手指紧了紧,随后才缓缓站起身来。

  曹及帆已开始道歉:“对不住,我实在是没看见——”

  曹及帆看上去挺诚恳。

  李长博定定盯着曹及帆。

  曹及帆心里咯噔了一声。

  李长博却没废话,“此事我会向圣上禀明。”

  曹及帆一愣:“这就不必了吧,这个事情也算不得多大的事情——我是来帮李县令查案的,三日期限,如今已过了一整日了。”

  “况且,这个也未必就是凶手留下的。”

  李长博没动,语气依旧平平:“你能查案?”

  曹及帆此时不见刚才的态度,有些老实:“我来协助李县令查案。”

  “如何查?”李长博再问。

  曹及帆道:“简单。听说那死者丈夫中途曾经返回家中——有没有可能,他的确撞破了奸情,但是并未声张呢?”

  “为何?”李长博知道曹及帆想说什么。“若要杀人,为何不连奸夫一并杀死?”

  “很简单,他怕打不过。”曹及帆笑笑:“奸夫和死者两人加在一起,毕竟是两个人。而且奸夫人高马大——他自惭形秽也未可知。”

  李长博颔首:“有道理。

  话虽如此说,可他面上却并不见半点采纳认可的意思。

  “所以,他可以先假装出城,然后……再乔装打扮回来,悄悄杀人。”曹及帆依旧是那副神色,一脸笃定。

  李长博反问:“那为何他杀人之后,还不逃走?”

  曹及帆意味深长一笑:“他的基业全在这里,如何舍得走?而且他嫁祸给他人,他就成了受害者。到时候事情一了,他就可以堂而皇之的再娶妻生子,重新来过!”

  李长博颔首:“有那么几分道理。”

  随后却又问:“那你说奸夫呢?”

  “自然是冤枉的。”曹及帆笃定道。

  李长博颔首:“我还要再琢磨琢磨。”

  李长博如此态度,曹及帆脸上就有点儿烦躁:“李县令怎么就认定不是刘大郎所为?”

  李长博语气很理所当然:“刘大郎并不承认。”

  “他自然不会承认!”曹及帆声音拔高些许,带着点强势:“李县令是读书人,不知道这些人的卑劣!”

  李长博挑眉:“是吗?”

  “我自是不知你们这些人的卑劣的。”

  李长博这话太突兀,以至于曹及帆愣住:“什么?”

  李长博淡淡道:“我说,我不知你为何如此卑劣。”

  曹及帆怒了,下意识就握紧了自己腰间横刀:“你说什么?!”

  “拿下。”李长博只吐出这么两个字。

  不良人们向来手比脑子快——李长博刚说完,他们就瞬间行动!

  可惜,曹及帆是不良帅。

  他的伸手更好。

  反倒让他一下抽出刀来:“胡闹什么?!”

  方良也不知从哪里冒出来,将手里不知哪里来的核桃猛的往曹及帆膝盖窝一弹——

  曹及帆“啪”的就跪下了。

  长安县不良帅厉海瞬间扑上去,缴械了曹及帆,并将其制住。

  所有事情,不过发生在短短几个呼吸之间。

顾婉音

收到了书友君莫笑的打赏,好开心的说!感谢书友慧眼识英雄,对我的关照和厚爱!感觉这是值得纪念的一天,这本书第一次收到打赏~明天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