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大唐验尸官

第15章 压力山大

大唐验尸官 顾婉音 2124 2020-01-20 15:30:54

    比如柜子,比如床底,比如箱子——

  付拾一有点头疼。

  李长博只环视一圈,便道:“床底。”

  付拾一瞬间开窍:“是了,奸夫太高了。藏在哪里都憋屈。”

  唯独床下,还宽敞点。

  “刘大郎回家拿过东西。”李长博解释,“若开箱子和柜子,必定会撞破。”

  有道理。付拾一点头,不过她的观点也正确。

  两人齐刷刷的看向了被幔子遮住的床底。

  付拾一刚露出犹豫神色,就被李长博打住:“不能进去,趴在地上,将灯笼伸进去,照一照。”

  付拾一一面过去一面点头:“床下灰尘多,必定会留下痕迹。我有分寸。”

  说完就伏在地上,小心翼翼的将灯笼探进了床底。

  李长博看着付拾一认真专注的模样,忽然有一瞬错觉:这怕是个男儿汉。

  至少李长博从未见过如此不拘小节的女郎。

  “有脚印和掌印。”付拾一的声音打断了李长博的错觉。

  毕竟付拾一的声音听起来还是清脆的女声。

  李长博深吸一口气,过去将付拾一扶起来,而后郑重道谢:“今日多谢你。不过剩下的,便交给我了。”

  付拾一颔首,找证据她擅长,破案子她的确不擅长。

  两人轻手轻脚出来,方良在门外提着灯笼候着。一见自家郎君,登时舒了口气:“郎君再不出来,我就得进去找了。”

  “无妨。”李长博短短两个字,却莫名沉稳。

  付拾一心想:这是得多信任自己?

  这小随从都担心自己把李县令给咔嚓了,他自己就不担心?

  李长博看向付拾一:“家去吧。”

  付拾一应一声,拍了拍身上的灰尘,除去口罩和手套,这才跟李长博郑重道:“刘大郎的冤屈,劳烦李县令了。”

  “分内之事。”

  夜凉如水,一个轻手轻脚回了家,洗过手脚,熄了灯,安静睡下。

  另一个却连夜回了衙门,将人召集起来——

  一听有线索,衙门里的人都快沸腾了。

  一个个恨不得连夜就过去寻去——

  不过现在已到了宵禁时辰,各个坊市都已经闭门,虽说他们不在宵禁令內,但是总归麻烦。

  李长博却有话说:“现在各去休息,明日一早,便各自去寻线索。”

  说着就将自己要他们做的事情说了。让他们各自分配。

  师爷谢双繁拉他到一边,皱眉问:“哪里来的线索?”

  李长博却不肯细说:“一个友人。”

  谢双繁还要再问,可一看李长博眼神,便住了口。

  李长博不肯说,用刀也撬不开他嘴。

  谢双繁皱眉思索半天,最后悄悄找了方良。

  方良得过嘱咐,半个字也不肯透露,只一句“师爷去问郎君罢。”

  谢双繁险些没气得当场去世。

  他不禁哀怨的想:自己这个师爷,在李长博眼里就是个摆设。这孩子,太讨人厌了。

  不过显然谢双繁还是对自己定位有偏差。

  第二天,谢双繁就派上用场了。

  因为上头从万年县,调来了一个挺有名的不良帅。

  为的是帮李长博调查案子。

  关键是还不能拒绝,因为那是宫里那位圣人吩咐的。

  那位未必是不痛快,也未必是要给李长博难堪。

  可在其他人看来,却变了个味。

  万年县不良帅曹及帆,素来是以破案迅速有名。

  在万年县,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因有名,宫里那位圣人,都曾听过他的故事。故而才有了今日这情况。

  曹及帆身高八尺,威武雄壮,长得也是颇有些英武。

  听说很得某些小娘子喜欢——

  不过曹及帆名声不太好。

  他手底下不良帅,为了捞钱,设立各种名目问辖区商户要钱,他也不曾约束。办案子时候,也是十分强势,但凡落他手里……

  谢双繁听见这个消息,就去找李长博商量。

  李长博也干脆,只淡淡看谢双繁一眼:“我没空。你去招呼。”

  谢双繁也不想去:“要不让我们的不良帅去吧?还有话说一点。”

  李长博更干脆了:“我要用人。”

  谢双繁:“我去。”

  李长博上下打量他,好心建议:“在衙门歇着。”

  谢双繁有些感动,好半晌反应过来:这死孩子就是嫌他老了不堪用!不能打不能跑不能扛!

  可李长博已带着人走远了。

  谢双繁咬牙见了曹及帆,心情不太好,以至于脸色不太好。

  曹及帆是真烦人,看到了谢双繁脸色,还故意挑衅:“奉陛下令,我来协助李县令查案。”

  谢双繁没好气:“李县令有事儿出去了。曹郎君先坐下喝茶罢。”

  “我是来查案的。”曹及帆动都不动,随后转身就往外走:“既然你们不配合,那我只好自己去查——”

  曹及帆身高腿长,谢双繁险些没追上。

  可说来也怪,曹及帆轻车熟路就去了案发现场,刘大郎的家。

  然后在那儿将李长博抓了个先行。

  李长博正让人搬床呢。

  一群不良人搞得热火朝天。

  外头还有一圈儿围观的街坊。

  曹及帆大马金刀走过来,腰上还挂着自己的横刀,脸色有点儿臭,一看就不好惹。

  所以他一靠近,旁人自动就给他让路。

  谢双繁跟得气喘吁吁,心里头别提多愤懑:李长博不拿他当回事儿也就算了,这个曹及帆是哪根葱?

  曹及帆刚一进院子,李长博就知晓了。

  李长博出来,直接让人拦住了曹及帆:“李县令在叫人勘测案发现场,闲杂人等,不得进入。”

  曹及帆“哈哈”一笑,却是皮笑肉不笑:“我奉圣人命,来协助李县令查案!”

  然后就将人一把推开——

  他如此嚣张,显然是仗着自己是奉命二来——

  这架势,也不是要协助,而是要占据主导!

  李长博从屋里出来,恰恰好好的,就挡在了门正中间。

  将曹及帆进去的路给封死。

  李长博瞥了曹及帆一眼。

  曹及帆笑哈哈的上前去将话又说一遍。

  李长博依旧纹丝不动,却看谢双繁。

  谢双繁气喘吁吁上前来,还没来得及说话,便听李长博淡淡开口:“连个客人都招待不好。”

  谢双繁:委屈,心里苦。

  曹及帆寸步不让:“我奉命而来,协助——”

  “既是如此,刚好我这头缺人手,那就劳驾你将百姓驱散。此为查找证据,需得保密。否则怕打草惊蛇。”李长博连个微笑都欠奉,语气平铺直叙:“结案之后,我会向圣上道谢。”

  言下之意:你算哪根葱?这是我和圣人的事。

顾婉音

过年了,真的是各种买买买花钱啊。年关难过有没有~压力山大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