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大唐验尸官

第12章 一起死吗

大唐验尸官 顾婉音 2067 2020-01-17 10:34:41

    付拾一收拾摊位,将东西送回去后,又到了长安县县衙。

  她是来探人的。

  刘大郎现在被抓进去,她理论上是可以进去探望的。

  只要上头没下令说不能见,那就没人拦。

  付拾一说明来意,却被一口拒绝:“上头有令,案子没结之前,不能探望。”

  付拾一皱眉,却也没纠缠。

  思忖片刻,干脆换了个策略,直接去求见县令李长博。

  门房愕然片刻,最后犹豫片刻:“小娘子,你这是要作甚?”

  都是熟人熟事的,不好办啊这!

  付拾一低眉顺眼,诚意十足的塞了一吊钱:“我有要紧事。”

  门房犹豫片刻,到底还是动摇,去帮通传了一声。

  付拾一本来还是有些不确定的,不知道到底李长博会不会见自己。

  可结果居然让人有点儿意外。

  李长博似是早就预料到这一点,半点好奇也无,只问付拾一:“你觉得不是他?”

  付拾一:这是我的台词。

  不过也没什么好矫情,付拾一直接点头:“我要见他一面,才能确定。”

  李长博缓缓提醒:“他已经招认了。”

  付拾一还是坚持。

  李长博垂下眼眸思忖片刻:“若他说不是,你要如何?”

  付拾一琢磨片刻,给了句荒唐的回答:“那李县令的结果若我不满,我就去击鼓鸣冤!“

  这个事儿吧,的确是可以。

  判决不服,或者觉得不公道,那么自然就可以再去上一级衙门击鼓鸣冤。

  不过代价嘛……有点儿惨。民告官,先得掉一身皮肉。

  李长博听完,难得扯了扯唇角,似乎是觉得有趣:“好。”

  李长博亲自带着付拾一去见刘大郎。

  经过一夜,刘大郎又憔悴了不少。

  整个人也不知是经历了什么,像是被抽空了魂。

  这和印象中的刘大郎全然不同。

  甚至于到了不是一个人的地步。

  “刘大郎。”付拾一出身,在这地牢里,声音清越,竟莫名叫人觉得精神一振。

  刘大郎一愣,飞快转过身来,神色更加惊愕:“你怎么来了?”

  一个女郎家,在这种地方作甚?

  被付拾一看到自己如此狼狈,刘大郎甚至有点儿惊慌,不自在的扯了扯自己衣裳。

  付拾一看他这幅样子,心中更加坚定,索性也不废话,直接就问:“陈巧娘果真是你杀的?”

  刘大郎好半晌没吭声。

  最后疲惫无力的应一声。

  那副样子,竟像是无所谓一般。

  付拾一皱眉,心头起了火气。

  李长博淡淡瞥她一眼。明明什么都没说,却好似什么都说了。

  付拾一索性道:“我只再问一遍,刘大郎你真的是要让真凶逍遥法外吗?陈巧娘就算做错了事儿,你就真的忍心她九泉之下都无法安息吗?”

  刘大郎虽然有所震动,可还是不开口。

  付拾一说到做到,半点没停留,直接拔腿就走。

  李长博反倒叹一口气。

  出来后,李长博就看一眼付拾一:“回去好好歇着吧,”

  眼底下都青黑了,这些日子是熬狠了。

  小姑娘家家的,何必如此?

  “让他想想。”付拾一对着李长博行礼:“我虽然不敢说百分百了解他,可他不该会杀人。李县令您别着急——”

  李长博意味深长:“这个时候,就不是我着急了。”

  付拾一皱了皱眉。

  付拾一刚出了县衙,那头衙役就来跟李长博禀告,说刘大郎又改口了。

  这……

  李长博揉了揉眉心:“重新审问。”

  对于李长博的兴师动众,师爷谢双繁不大同意:“李县令,这个案子已经结案了。上头也都过问过了。”

  如此翻来覆去,对于李长博来说,并非好好事。

  谢双繁算是为李长博操心。

  李长博垂眸:“我是长安县县令。”

  几个字,噎得谢双繁没了脾气。

  谢双繁半晌“哎”的长叹一口气,随他去了。

  只是刘大郎翻供后,再审问,却审不出有用的东西。

  谢双繁板着脸收拾了笔录,提醒一句:“查不出来,成为悬案——”

  可没法交代。

  尤其这还是李长博第一个命案。

  上头会怎么想?

  李长博却仿佛没听见。

  也不知哪个多事的,将这个事情捅了上去。李长博明明捉拿了凶手却不结案的事情,也一并受到了非议。

  圣人听完,叫来郭将军:“你去问问,是不是无法决断,需得帮忙?”

  郭将军一听这话,心里替李长博叫了一声苦,随后领命去了。

  郭将军和李长博也是熟人了。传完了话,避开左右,压低声音提醒一句:“这是问你,是不是不能胜任了。”

  如今还是维护小辈的心思,可天长日久,加上有心人挑拨,那就不好说了。

  李长博神色平静:“郭叔叔放心,只管告诉圣上,此事,我必在三日之内了结。”

  郭将军惊异看他一眼,没再多问。

  喝了一盏茶,便马不停蹄进宫去复命了。

  李长博当众立下这话,谢双繁早已是疯了,连形象都顾不得,揪着自己的头发问:“三日?没有别的证据,你还想再交出一个真凶来,三十日都不够!”

  李长博淡淡道:“仵作说,死者生前,有过敦伦。可刘大郎,提都没提。”

  “那也不能证明刘大郎是无辜!”

  “可凶器一样没有找到。”

  谢双繁几乎要大吼:“他就不能杀了人后扔了?”

  李长博还是那副天塌下来我都不多看一眼的神色:“他不擅长用刀。他会些防身手段,不过……擅长的是棍。”

  谢双繁气得不行了:“已有那么多证据,你何必如此!”

  这样计较是为了啥!又没有赏钱!

  李长博终于肯多看自己师爷一眼:“在其位,谋其职。我是县令。”

  谢双繁彻底没了脾气:这孩子怎么就这么轴!小时候怎么就没看出来!到时候自己怎么跟他家交代!

  谢双繁倒是没想过,自己会不会在那之前,就被气死了。

  谢双繁有气无力:“那你现在是什么打算?”

  李长博终于卡了一瞬:“不知。”

  谢双繁,卒。

  不只是谢双繁,整个长安县县衙,彻底蒙上了一层阴霾:三日转瞬就到!要是那时候还查不出来,别说李长博没法交代,他们也要跟着受牵连!

  难道说,李长博是要大家一起死吗?

顾婉音

今天是小年啦,我们这边小年是要扫尘,送灶王爷上天的。要祭灶王,吃灶糖,你们吃不吃?大家明天见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