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大唐验尸官

第11章 铁证如山

大唐验尸官 顾婉音 2054 2020-01-16 14:35:16

    这一下,好像是铁证如山了。

  李长博听着不良人们问来的线索,沉吟不语。

  仵作陈启思也禀告:“大概估算时间,的确是差不多——”

  李长博沉声问:“陈老丈一直没有告诉我,到底那陈巧娘是什么时辰死的。”

  陈启思便说了个自己的预估:“我估计是巳时三刻左右。”

  “如何看出的?”

  “看得多了,自然就有经验了。可具体要说——”陈启思也没读过书,一时卡住。

  “根据尸体僵硬程度?”李长博接过话头。

  陈启思微微一愣,连连点头:“李县令从何而知?”

  李长博随口敷衍:“偶然听过。”

  陈启思还要再问,李长博已岔开话题:“那凶器呢?”

  陈启思只说是一把刀,至于什么样的,说了半天也没说个名堂。

  李长博放弃,只问不良人:“他丈夫还没回来?”

  不良人已调查清楚了:“还有三四日才归家。已与城门口兵丁打过招呼,若认出来,直接带过来。”

  “宅子那头,也叫人蹲守。”李长博留下这么一句话。

  心头却沉吟:这刘大郎为何要杀妻?

  可若真是刘大郎杀的,他还会回来吗?

  即便是县衙还没有将消息公布出来,可是消息还是不胫而走。

  刘大郎知晓陈巧娘勾搭汉子的事情,所以愤怒之下就杀了人。

  然后刘大郎就逃了!

  街头巷尾,如今议论的都是这个事情。

  有说陈巧娘打扮娇艳,一看就不老实的。

  也有说刘大郎不行的。

  还有说刘大郎太狠心的——

  付拾一天天在外头,自然也听说过这些话。

  这日归家,谢大娘神秘凑过来问:“你和巧娘关系不错,有没有……”

  “没有。”付拾一直接否定。

  然后微微一笑:“我要出去买菜去——”

  谢大娘皱眉,却也只能退开。

  付拾一出门去,路过刘宅,看着上头封条,忽然想起过两日刘大郎就该回来。

  刘大郎……可还会回来?

  付拾一第二日出摊,王二祥又来吃卷饼。

  付拾一踌躇片刻,“听说是刘大郎做的?是真的吗?”

  虽然外头传闻漫天,可王二祥还是将脸一板:“小娘子好好卖饼,问那么多作甚?”

  付拾一心头就有了判断。

  正卷着饼,仵作陈启思带着小徒弟出来,指挥小徒弟来买饼。

  结果一看付拾一,顿时冷哼一声,饼也不买了,昂着下巴就走。

  付拾一:……我这饼是有毒怎么的?

  第二日,付拾一下午一收摊,就去城门外等着。

  刚过去不大一会儿,方良就来了。笑呵呵的请付拾一:“我们郎君请小娘子过去,说几句话。”

  付拾一认得方良,暗叹一声就跟过去。

  见了面,李长博也不多言语,只是淡淡一瞥,“坐?”

  来都来了,付拾一大大方方坐下。

  李长博伸手替付拾一倒了一杯茶水。

  付拾一心不在焉的喝。

  时辰一点点过去,喝茶喝得嘴里都辨不出味儿了,李长博这才悠悠问了句:“来等人?”

  他都猜到,付拾一也没什么好遮掩,放下杯子:“嗯。”

  “李县令也在这里等人?”

  李长博也承认:“嗯。”

  “连李县令也觉得,果真是他么?”付拾一只问。

  李长博意味深长:“这话小娘子不该问。”

  付拾一便不问,只低下头去。

  良久才听她道:“若他还会来,那么必定不是他。他很疼爱陈巧娘,对她诸多亏欠心思,出门总不忘给她带礼物。”

  这样的人,怎会杀人?

  “爱之深,恨之切。”李长博语气不咸不淡,不带感情。

  付拾一深吸一口气:“若是刘大郎,必是密谋已久。绝不会如此仓促。而家中财物并无损失,那为何杀人后,他不带着东西干脆去外头,隐姓埋名?”

  李长博不言语。

  “凶手挖掉了陈巧娘的眼睛。刘大郎若恨到杀人,不至于只挖眼睛。”

  李长博还是不言语。

  付拾一抿紧嘴角,彻底没了脾气。

  李长博替她茶杯斟满茶水,终于开口:“本县查案,只看证据。”

  付拾一微微一愣,嘴角不自觉的松了。

  这话,莫名叫人觉得可信。

  直到天黑城门关闭,他们也没等到要等的人。

  付拾一只得归家。

  谢大娘看见付拾一,将脸一肃:“姑娘家家的,还要洁身自好。否则,这个宅子宁可不租!”

  付拾一垂眸:“晓得了。”

  灯光投在付拾一脸上,这个娇美的小娘子脸上有些淡,谢大娘莫名就不敢再废话。

  顿时有点讪讪。

  付拾一回屋,皱眉想:还是要尽快租个屋自己住。

  第二日收摊,付拾一又一次的去了城门口。

  心情依旧矛盾。

  李长博依旧请付拾一喝茶。

  付拾一纳闷:“李县令没有别的公务么?”

  李长博惜字如金:“尚可。”

  两人闷头喝茶。

  李长博心如止水,付拾一心不在焉看着城楼底下的芸芸众生。

  直到太阳西下,天边只余下一片黯淡红霞,一辆马车终于从城外进城。

  付拾一霍然起身。

  李长博轻轻咳嗽一声。

  付拾一只得顿住脚步。

  一片哗然后,底下归于平静。

  李长博整理下衣衫,缓缓下了城楼。

  付拾一紧随其后,神色也紧绷。

  刘大郎一脸风尘,满面茫然不安。

  李长博也不废话:“回衙门。”

  付拾一还要跟。

  李长博回头:“闲杂人等回避。”

  闲杂人等付拾一不得不住了脚步。

  而后抿着唇,蹙了眉,死死盯着李长博背影。

  可李长博却半点感觉也没有。

  衙门马车渐行渐远,刘大郎的马车也被驾走。

  付拾一犹豫片刻,叫了马车,直接回了家。

  第二日一大早,依旧出摊。

  昨夜长安县县衙显然忙碌一宿,出来买卷饼的人,个个儿都是憔悴。

  如同被盐巴揉过的白菜叶子。

  付拾一问老熟人王二祥:“审问出什么了?”

  王二祥铁面无私:“小娘子莫要乱打听。”

  付拾一默默瞅他一眼,然后多加了个煎鸡子。

  王二祥悄悄改口:“招了。”

  付拾一手上一抖,盐面和胡椒面顿时重了。

  带着卷饼回了衙门的王二祥咬了两口,咸菜脸变成苦瓜脸:小娘子昨日捡了一袋盐?

  付拾一没了心思做卷饼,草草收摊。

  

顾婉音

今天更新比较早一点,主要是打算出个门。对于我这样的死宅来说,出门感觉好稀有呀哈哈哈~各位书友明日再会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