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大唐验尸官

第5章 一桩命案

大唐验尸官 顾婉音 1998 2020-01-10 08:19:17

  付拾一心都跳得突突的。

  脑子里乱了那么一瞬,总归还是冷静下来——好歹是出过现场的,本能还在。

  躺在那里的,不知是不是巧娘。

  看出血量,恐怕凶多吉少,但是总要看一眼才能确定。万一还有救呢?

  不过,也不知道凶手现在还在不在里头。万一……

  付拾一脑子里乱哄哄冒出了许多念头。

  最后,她弯腰放下碗,将自己当初在乡下打的那一把柳叶刀,悄悄的握在了手心。

  然后咽了咽口水。而后干脆利落的扬声喊道:“来人呐,救命啊!救命啊!”

  付拾一当然知道,不管如何,不破坏现场才是最重要的。

  一面喊,付拾一一面抖抖索索走进屋里。

  屋里太暗,付拾一吹亮了火折子。

  可是这一点晕黄的光亮,却只照得屋里更加阴森可怖。仿佛那些影子里,藏着妖魔鬼怪,时刻要扑上来。

  付拾一有点发怂。

  心跳又快了几分。

  不过还是强行镇定避开了地上血迹,轻声唤道:“巧娘?”

  依旧没人应答。

  地上趴着个女人,看不到脸,也不好确认身份。

  付拾一伸出手,摸了摸女人的手背。

  已经凉透了。

  摸摸手指,仿佛僵硬的树枝。

  没救了。

  付拾一心头一叹,起身退出去。

  人死了,现场就更不能被破坏。她留在这里,也没用。

  付拾一刚退出来,就看见大门口冲过来好几个人。都是熟脸。

  付拾一抿嘴,声音有些清冷:“报官吧。出了命案了。”

  谢大娘只当玩笑:“别逗了,怎么可能——”

  话音未落,就瞥见堂屋地上那一片暗色血迹,和一动不动的人。

  顿时又尖叫起来。

  场面一度混乱,像是进了狼的羊圈。

  付拾一太阳穴突突的,职业病发作,“都别动!等官府的人来!”

  付拾一站在堂屋口,伸展双臂拦着众人。

  心头感觉滴血:院子里也算是案发现场的。

  也怪她太怂,这才把人叫来了。

  好在在付拾一努力下,堂屋再没有第二个人进去。

  官府来得很快——还是个老熟人!王二祥那长脸上的络腮胡,这个时候,居然有点亲切。

  天知道,她胳膊,都快折了!

  而且场面一度要控制不住!

  王二祥也意外:怎么哪里都有这个小娘子!卖馄饨还卖出命案了?!

  不过现在出了命案,王二祥跟同僚们,半点没有打招呼的意思。反而一个个肃穆得像是脸被浆糊糊了一层,半点动不。

  王二祥等人也没贸然进去,只是点燃火把往里看。

  仵作没来,他们不能擅自进去。

  不过屋里的情景,也够人倒吸一口凉气的。

  那地上的血迹,是从里屋蜿蜒出来的,女尸身后,一道长长的拖痕——

  王二祥来不及感叹,就被抢了话:“应当是人未死时,从里屋爬出。也就是说,凶手没有一刀毙命,要么是不够熟练,要么是故意为之。”

  付拾一语气难得严肃,可面上却平静。

  她就顶着这幅看上去显得冷漠的脸,下了评论:“死者咽气前,必定十分痛苦。且丧失自如活动能力。她没放弃求生机会,挣扎出来,大概是想求生。可惜血流太多,很快昏迷。”

  王二祥:……龟儿子的,总觉得这个小娘子这话,有点叫人心头发慌。

  其他不良人:这确定不是衙门新来的仵作?

  还是说,早点摊小娘子,是朝廷派来监察李大人的?

  付拾一看着几个老熟人的神色,及时闭上了嘴。

  糟糕,像是说得有点多。

  仵作是跟着李长博一同坐马车来的。

  主要仵作是个老师傅,腿脚太慢,李长博等不得了。

  李长博一出现,光是那身绿袍,就足够慑人。刚才还吵嚷得像是鸭子的群众们,霎时偃旗息鼓,伸长脖子看这位县令大人怎么破案。

  李长博出身陇西李家,真正的世家大族。

  一身清贵气息十分了得,看一眼都叫人觉得亵渎。

  李长博对付拾一有印象,眉头不自觉皱了皱。

  仵作已上前去验看——身后跟着的那个小学徒,大概是新接触,刚看一眼,就被浓浓血腥味搞得脸色惨白,不敢凑太近。

  付拾一甚为担忧:别吐,会破坏现场的。

  而且血腥味加呕吐味,大概……这一圈人会有连锁反应?

  付拾一幽幽叹了口气。

  惹得王二祥他们悄悄侧目:这位小娘子又要说什么可怕的话了?

  结果付拾一只是盯着仵作看,一脸的……忧愁?

  仵作看了一圈,也大概有了数。于是颤巍巍站起身来,对着李长博拱手回禀:“女死者应当是受袭之后,还没死去,从屋里爬出来求救。可惜流血太快,到了这里就晕过去了。”

  “怕是受罪不少。”

  仵作说辞,和付拾一的没啥两样。

  王二祥等人看她的目光,就更微妙了。

  李长博颔首:“老师傅您再翻过来看看。”

  死者身份,以及致命伤,如今都还未能确认。

  于是老仵作就点了两个精壮的不良人帮忙。

  尸体一翻过来,陈巧娘那张娇美的脸就一下露在众人面前。

  只可惜,面上桃色只剩下惨白。一双含情目,也只余一个血洞。

  再加上脖子上那个巨大的豁口——

  叫人背脊一寒,忍不住挪开目光。

  有人喃喃念叨:“这是连眼睛都挖了啊。凶手真是凶狠!”

  面对如此娇娘,居然也舍得下这么狠的手!

  付拾一提醒一句:“腿上应当还有伤。否则不至于要爬着出来。”

  脖子断了,气管也被割破——所以陈巧娘才一声不吭,未能呼救。

  付拾一这么一提醒,是为了让仵作看伤口,好判断凶器。

  这样现场,可初步猜测,是激情杀人。所以应该不会有很多工具。

  结合几个伤口看看,大概也就能猜出来。

  说不定还在现场。

  付拾一沉着冷静的这句话,吸引了所有人注意。

  仵作皱眉,心头不痛快,却还是掀开裙子看了一眼。

  果然大腿上有个伤口,而且深可见骨。

  仵作深深看付拾一一眼。浑浊的眼睛里,全是意味深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