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大唐验尸官

第1章 难道不行

大唐验尸官 顾婉音 2083 2020-01-09 14:43:15

    开元九年春,万物生发。

  大唐长安城里,一如既往的熙熙攘攘。

  即便是天色渐暗,街上已有商铺亮起灯笼,可依旧挡不住城门口的人行色匆匆。

  有赶着进城的,也有赶着出城的。

  付拾一背着包袱从城外进城。

  一身棉布衣裳,虽朴素却难掩少女身段窈窕。

  付拾一梳一个再简单不过的百合髻,头上只两朵小小的绢花,很是朴素。

  付拾一只来得及看了一眼长安的繁华,便被城门口差役呵斥:“公验呢?”

  付拾一忙递过去。

  差役上下打量:“从蜀州来?年十五?独身?职业是……杀猪匠?!”

  勿怪差役惊愕,蜀州路远,且路艰难,成年男子都怵头,更别说娇弱女儿家。

  更何况,眼前这位女郎还是独身一人,刚刚及笄。

  而且那个职业——

  付拾一灿然一笑:“是。祖传的技艺。”还传承千余年。

  衙役便忍不住迟疑。

  付拾一笑问:“可是不妥?”

  差役说不出不妥,却还是不肯放行:“城里有亲戚?”

  孤身一身,路途遥遥,除却投奔亲戚,实在是想不出其他可能。

  付拾一不想多生事端,乖巧点头:“是,家中出了变故,故而来投奔亲戚。”

  差役顿时一脸“我就说”的神情。

  这头耽误时间久了些,那头有个带刀的官爷过来,顺口问了句。差役便将情况说了,那位官爷上下打量了几眼,顿时也皱眉。

  “亲戚在哪个坊?可找得到?”那官爷别看横眉冷目,一脸络腮胡子,全是凶相,倒也热心。

  付拾一笑容不减:“在永崇坊。能找得到。小时候曾来过的。”

  官爷这才将公验还给了付拾一。

  付拾一收好,背着包袱进了城。

  一别近十年,果然是物是人非。

  长安依旧是长安,熟识的人,却不知去向何处了。

  付拾一花费几个钱,坐车到了永崇坊。

  永崇坊依旧是熟悉的样子,不过记忆里头商铺,却早就几经更易。

  付拾一收拾着记忆,走到了一户宅子前面。

  宅子门钉大概刚换过,一个个崭新发亮,门上的漆也是鲜亮的。

  墙角一株西府海棠,如今正是开得茂盛。从前,她在那海棠树下捉过迷藏。花瓣落了一头一身。

  可如今……却连进去都不行了。

  付拾一看了一阵子,忽听见门开的声音。

  付拾一转头,就看见一位身穿绿袍的年轻郎君从里头出来。

  付拾一没敢多看,毕竟身份悬殊。

  只抬头又复杂看一眼西府海棠伸出来的枝丫,就慢慢的沿着墙根儿往巷子里走。

  于是自然也没瞧见,那位年轻郎君朝着她这边看了一眼,恰好看见她缓缓行去。

  不过年轻郎君也没往心里去,只看一眼随从。

  随从忙道:“郎君再等等,老夫人许马上就回来了。”

  付拾一这头沿着墙根一路走,在尽头看见了一座道观。

  这是一坐女冠修行之处。

  听说最开始是前朝哪个公主修行的地方。所以才能落在这样非富即贵的的地段。

  道观里是能借宿的,不过得交银子。

  对于付拾一这样的单身女子,是个比客栈更合适暂且入住的地方。

  付拾一只跟观主说过一声,就住下了。

  负责这一块的道姑慧光,不过二十多岁,很是和气。

  付拾一跟慧光打听:“长安城里长安县县衙还在原处么?这些年有没有变过?”

  慧光惊异看付拾一:“自然是不会变的。离咱们这也不过两条街的距离。不过你问这个做什么?难道是要告状?”

  付拾一浅浅一笑,“之前说过,我是来寻亲的,那亲戚家里,就是做衙役的。所以才打听。就是不知如今他在京兆府还是在长安县。”

  慧光了然:“这几个衙门,十几年来也没挪动过,你知道姓名,就去问问。总能找到。”

  付拾一一个女儿家,不远千里来寻亲,光是这个身世,就让人唏嘘得很。所以慧光难免有些同情。

  付拾一谢过慧光,早早睡下,第二日一大早便去长安县县衙。

  长安县县衙大门看上去有些陈旧,一个个的不良人穿着官服,三三两两的往外走——或是去巡逻,或是去办案。

  有几个人嘴里骂骂咧咧的:“这附近也没人开个早点铺子,一大早想吃个胡饼,喝口羊汤都没地儿!饿死算了!”

  “可不是?也不知道那些人怕什么。”

  “还不是怕我们不给钱。”

  几个人且说且走过,路过付拾一还又看她一眼,只觉得奇怪。

  自然。谁也没多事儿。

  付拾一却盯着那朱漆的衙门,陷入沉思。

  过了一会儿,付拾一拿定了主意,一刻也没停留,就去别处了。

  紧挨着永崇坊不远的升道坊,付拾一是去那。

  按照记下来的地址,付拾一一路问过去,最后才站在了一个小门户外头。然后抬手敲了敲门。

  手里还提着之前在在街上买的一包点心。

  “吱呀”一声,门开了,一个二十三四的小媳妇从里头探出头来:“您找谁?”

  小媳妇生得美貌,桃脸杏腮的,一双眼睛水汪汪,身材更是纤秾合度,就连声音也软得很。

  付拾一笑得眼睛都弯起来:“这是刘大郎的家?”

  “你找我们大郎?是租车还是——”小媳妇剩下将付拾一打量,见是个独身女子,就松懈下来:“进来说话罢。”

  付拾一先将点心双手递过去,这才跟着进了院子,在院子里葡萄架下就住了脚,将前后因果解释:“之前进京,刘大郎曾帮过我许多,若不是他,恐怕我也到不了京城。所以如今到了京城,便特地上门来感谢。”

  小媳妇笑着给付拾一倒水:“顺手之劳,不必如此。女郎太客气了。”

  付拾一露齿一笑,略有些局促:“实际上我来,还有个不情之请。如今我在京城,也没别的亲眷,投亲的亲戚,一时半会也找不到,所以就想自己租个屋子,再寻个什么差事,好歹先把日子过起来。只是也不知怎么弄,就想请你家大郎帮忙问问。”

  租车的人,总是消息灵通。

  而且付拾一也明白,自己一个孤身女人,还是不要亲自张罗。否则指不定被盯上了。

  即便这是长安城,这是天子脚下,也一样是有地痞流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