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宁为穷人妻

第47章 救人

重生之宁为穷人妻 璃知夏 2805 2020-07-02 14:12:06

  唐晏宁厅回之便陷入沉思,世云姑姑候因名誉受损,并未席,所见名义表哥。

  今日一见,貌身形算翩翩公子,动作言语并无妥,但心里就隐约感觉安。

  一种直觉。

  兄弟眼神含热烈侵略性意味,让十分舒服,尤其温子谦,一副温顺谦子,但实际心机估计比弟弟深沉。

  自己眼神就待猎物,而猎人,猎物面轻松恣意,仿佛思考捕猎物应该用哪种方法烹饪一,淡定,玩味眼神让觉安。

  其实知道人什善类,平日被云姑姑宠坏。

  人均十四岁就通房,妾室更十几房,世听陆锦华打趣兄弟感情甚,妾室互换。

  当简直被震惊,心里极齿,而云姑姑竟睁一眼闭一眼,加阻止,果梁正梁歪。

  云姑姑世待日就赶回,格外小心,门就尽量门。

  ……

  申,假山旁持续一辰酣战终于结束。

  温子杰一脸餍足丢狼狈表妹独自回别苑。

  唐晏玉回梅苑候双腿打颤,怕母亲心疼,怕显难堪,急忙回自己房间让冬雪备水沐浴。

  温子杰次谓尽兴,丝毫往日柔情蜜意,肆意凌虐,半点未曾顾及感受。

  怜身体疼痛,心里怨恨,面却装作享受,简直耻辱!

  挥退人,坐浴桶里,忍身体适开始拿澡豆使劲儿搓掉人留气味。

  气味让几欲作呕。

  刚刚外面幕席被温子杰当做妓,子一用各种难堪姿势羞辱,拿澡豆手微颤,恨手里澡豆就温子杰,一捏碎才。

  唐晏宁,若设计东榆林一幕怎丢名节,失宠爱,任人欺辱步。

  眼神里透露狠毒却又带一丝轻笑,明日唐晏宁就变自己一,,甚至比自己惨,心情才微微受一点,又洗一儿,才身穿衣,寻找母亲。

  ……

  一阵猛烈狂风卷,原本晴朗空瞬间变阴沉,乌云滚滚压,似随就一场瓢泼大雨,院里丫鬟色忙进忙收拾。

  唐晏宁刚用晚饭,坐窗边望外面色神。

  夏日色黑迟,往日候一片明亮,吃完晚饭通常院里散一儿步,消消食再入睡,但今日乌云密布,显适合溜达。

  风势越越强,院里老槐树茂盛枝叶随风摆动,抖声音簌簌,绿叶直掉。门口挂灯笼更被吹摇摇欲坠,一秒就被吹飞。

  坐一儿竟觉些冷,伸手掩窗牖,便吩咐双儿备水沐浴,准备休息。

  日温度些降,唐晏宁已经拿秋被,之薄毯收床内侧,沐浴完绞干发,躺被窝里惬意舒适。

  迷蒙之际,窗户打开,强烈冷风突灌入,打一激灵,心里暗,难道自己刚刚关严实?

  哎,忍住被窝里暖意,爬身走窗户边,候酝酿一午暴风雨终于降,带倾盆架势,瞬间打院子里一片泥泞,雨丝随斜风渗入窗沿。

  忍住打一冷颤,连忙伸手掩窗户,暗大雨声,待怕又吵眠。

  刚刚准备转身回继续躺突脖颈一凉,一柄泛寒光森凉匕首抵细嫩脖子。

  “别动”

  身之人声音带小心谨慎,却又点无力。

  面色一僵,瞳孔微缩,努力保持平静,道:“阁话,肯定配合。”

  脑子里却飞快盘算对策,人竟大晚神知鬼觉进房间内,见武功之高,强拼。

  法拖延,等放松警惕。

  就停分析用哪种对策拖延候,背之人突声,“用紧张,大声呼喊,杀。”

  唐晏宁立即配合点点,保证大声呼喊。

  人倏收手里匕首,声音透虚弱,“坏人,奉命办一件事却小心被暗算毒,帮掩护一,度今夜,事定重金酬谢。”

  唐晏宁僵硬转身,雪白小脸满诧异!

  果断就收匕首,人点太信任自己?刺客话吗?

  万一候胆小,或者冷静大叫一声,人真就无处逃。

  幸,比较淡定,呼救打算,因强烈觉,人身手,声音未发就被人抹脖子,先静观其变吧。

  定定打量眼人,一袭黑衣包裹劲瘦身躯,衬身形高挑,面带银质面具,遮住大半张脸,无法让人窥见容貌,坚毅巴些泛白紧抿薄唇。

  ,真毒。

  就此,嘈杂雨声里面突夹杂呼喝声大肆翻动声音,似乎些人闯入,开始四相府大院里搜索。

  男人脚步虚弱推开窗户缝隙。

  院暂无人。

  但根据脚步声判断人数应该少。

  皱眉,又推开面窗,查合适隐藏点。

  体内毒素运行,撑久。

  若现勉强运功走应该及。

  唐晏宁打算走意图,愣一瞬,刺客,似乎点一。

  似乎,伤害自己。

  眼已经一队穿官兵衣服人进秋苑,唐晏宁心思飞转,贝齿轻咬唇,做什决定似,催促道:“床躺,快一点。”

  身黑衣人瞬间明白用意,道句“谢”立刻往床躺,拉被子身体脚盖住。

  闻屋里淡淡血腥味立即点熏香,推开一丝窗户,冷冽风夹杂雨丝瞬间灌入房内,冲淡股血腥味。

  快速坐床。

  半身倾靠床栏,双腿微微曲,被窝弯一弧度,遮掩被子里面突兀隆。

  刚刚做一切门就被“砰”一声推开,一群面带肃杀府兵进,声音冷厉一声“罪”就自顾自开始搜索。

  唐晏宁啊一声,佯装受惊吓,缩被窝里。

  一队府兵四处搜索,连床底细搜,衣柜给翻乱七八糟,毫无所获。

  府兵冲刚刚领队人摇摇。

  领队放心似又四打量一番房间,虽宽敞,但布置简洁,除衣柜床底,恐怕再方藏人,一句话就带队府兵急匆匆朝隔壁仆妇房间里搜索。

  隔壁几仆妇显被吓,忍住惊叫,被一府兵狠狠掌掴一巴掌,才冷静,抱外衣委屈站门口。

  搜索一番又无果。

  听队府兵脚步声渐行渐远,唐晏宁才微微松口气,紧紧抓被子慢慢松开,刚声跟人安全,眼角余光就瞥房间一身影,瞬间呼口气又提嗓子眼,些僵硬转。

  竟温大表哥,温子谦。

  心提更高,紧紧抓被子,面色微愠道:“请大表哥,儿闺房,大表哥宜此。”

  温子谦鞠一礼,带歉意道:“打扰表妹,实意思,见刚刚队府兵势汹汹,担心表妹受惊吓,所特此,帮一二,惹表妹误子谦实惭愧。”

  语带歉意,但一双眼睛却停自己身流走,眼神赤果,压心里怒意,知道现宜纠缠,温声道:“大表哥一片意,表妹此先谢。但此色已晚,于理合,待明日宴候晏宁向敬酒致谢。”

  完等温子谦开口,就冲门口喊道:“双儿,替送送大表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