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宁为穷人妻

第46章 献计

重生之宁为穷人妻 璃知夏 2480 2020-07-01 00:08:40

  聊了一会儿就到了正午,丫鬟们已经备好了宴席,温氏热情的招呼小姑子和两个外甥前去用膳。

  唐晏宁唐晏玉和唐晏群因是庶女,没有资格和主母同席,所以纷纷起身告辞。

  唐恒略微颔首,示意他们都回去吧,自己则率先一步走进了膳厅。

  唐晏玉回到梅苑之后就扑在母亲怀里哭了一场,把刚刚在前厅受的冷落和轻视通通的发泄出来。

  听着爱女在前厅的遭遇,杜姨娘银牙暗咬,这唐云和温氏,真是一路货色。

  昔日她还受宠的时候唐云见了她哪次不是笑脸相迎的,现在她不过刚刚失宠,唐云就漏出了这般嘴脸,其心可恶。

  是,她现在是不受宠了,但是谁能保证以后会一直也不受宠,唐恒其实很念旧的,不然也不会这么多年就只纳了三房妾,杜姨娘有信心过一段时间后,她可以在慢慢的重新赢得唐恒的宠爱。

  只是眼下面对唐云对女儿的羞辱,杜姨娘咽不下这口气,柔声劝慰了一会后,对着女儿正色道:“玉儿,为娘有一计,可以帮你报了唐云今上午羞辱你之仇,顺便还能报复了唐晏宁那小贱人。”

  唐晏玉听到立刻止住了哭泣,带着刚哭过的鼻音问道:“娘,什么计?”

  杜姨娘示意女儿附耳过来,在她耳旁低语了一番。

  唐晏玉听完反而有点忐忑,问道:“那万一温子杰要对我动手动脚怎么办?”

  杜姨娘瞟了女儿一眼,低声道:“你啊,怎么这么死脑筋,就不能想法周旋拖延一下,那温子杰瞅着也是喜好颜色的,能得到那小贱人,估计也不会对你怎样,你机灵点行事。”

  唐晏玉想想也是。

  午饭过后,唐晏玉特意打扮了一番,去了后花园散步。

  她挥退了婢女,独自一人在假山旁赏花,正看着一株开的正艳的芍药出神时,倏地感觉自己跌入了一个怀抱。

  她心下一惊,立刻佯装呼救,只是声音还没发出就被来人用手捂住了嘴,耳边响起了熟悉的声音,“表妹,你不记得我了吗?我好伤心啊!昔日你我可是最爱来这边假山“游玩”的,你都忘了吗?”

  温子杰刻意强调了“游玩”二字,唐晏玉焉能不懂,一双杏眼眨巴眨巴的就要流出眼泪,楚楚可怜的望着面前的二表哥。

  温子杰立即手下一松,把佳人拥入怀中,轻声低哄;“我不过是和你开个玩笑,你怎的这般不经吓,这可不像我以前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可爱小表妹啊!”

  唐晏玉轻锤了一下他的胸膛,声音哽咽道:“你不是已经喜欢上了三妹妹了吗?今上午对我爱理不理的,现在又来做什么?可怜我吗?”

  听着表妹有些吃醋的小埋怨,温子杰嘴角扯出一抹笑,似讥讽,似宠溺……

  他继续哄着:“我不是怕和你话说的太多,惹得母亲更是对你不满吗?我一片苦心,你倒反过来埋怨起我来了。”

  一双大手却已经轻车熟路的探进了明粉的衣襟内……

  唐晏玉面上泛起薄红故作推拒道:“不可,玉儿已是不洁之身,没脸再在你身边了。”

  关于唐晏玉东榆林的事儿其实温子杰也是知道的,并且当时还很愤怒。

  他一直把她当做心中的白月光怜惜呵护,她说想把自己留到新婚之夜,他就百般隐忍,好不容易熬到了她及笄,本来是打算求母亲让他娶了她的,没想到亲还未提就听到了这种惊人传闻。

  亏他还以为她真的是想为他守身如玉呢,结果白白便宜了那个陆二公子。

  不过现在也没关系,不就不是第一次了吗?

  这样也好,过后又不用负责。

  他今儿就是抱着这种想法尾随她来的。

  看她一人独坐,时机正好,他就过来吓了她一把,本想用强的,又怕她惊呼引来了众人围观,所以还是你侬我侬的陪她演了一出旧情回温的戏码。

  温子杰挑着唐晏玉的下巴,大度道:“表妹一向自爱,我知那次你定是不得已的,所以我不介意,只是你知我思念你已久,不知今日表妹能否圆了我的心愿?”

  他挑了挑眉,意思不言而喻。

  听他主动提起那日东榆林之事,唐晏玉刻意忽略了他眼神中的传递出来的信号,借机把之前发生的事儿都推到唐晏宁身上,声称自己是被唐晏宁设计的,自己也是无奈,说到痛处又忍不住落下两行清泪,一副我见犹怜的样子。

  温子杰倒是一愣,看着哭的梨花带雨的表妹信了几分,要是表妹真的是被唐晏宁陷害的,那就太可恶了,没看出来小小年纪手段倒是挺毒辣的。

  唐晏玉又趁机把上次唐晏宁拿着她们以前往来的信件威胁她的事儿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还有自己被迫承受的十巴掌。

  经过这几日她脸上已经好了很多,但是不用脂粉遮掩的话,还是有些淡淡的痕迹。

  她凑近让温子杰看了看,果然还有几丝红痕,温子杰顿时就信了唐晏玉,眸中漏出一丝阴险。

  素手若有若无的在温子杰胸膛上游走,她吐息如兰,“我有一个方法,可以整治下那贱人,就是……需要你的帮忙。”

  温子杰收起了眼里的阴险,攥住了那作怪的素手,问道:“什么方法?”

  附在他耳边她轻轻的道了出来。

  温子杰听完双眼顿时闪现一抹精光,称赞道:“此计甚妙,甚妙。”

  看着表哥眼里的迸发出有些贪婪且猥琐的光芒,唐晏玉心里哂笑,口口声声说对自己不忘,结果一听立刻就同意了。

  男人,果然都是一路货色。

  又和表哥敲定了一番细节之后,唐晏玉起身告辞。

  只是刚刚站起来就被温子杰倏地拉倒在怀里,“表妹,这就要走啊?你还没有解决我的心愿呢?”

  鬼的心愿,这个色胚!

  刚刚商量事儿的时候已经被他占够了便宜,这都还不满足?

  难道真的不介意她已经不是完璧之身了吗?

  她抛了一个秋波故意转移道:“急什么,你且留着精力,明日好对付唐晏宁去,那小贱人可比我貌美多了,而且又是清白之身,保证能解决了你的心愿。”

  温子杰眯了眯眼,还真当自己这么好利用的啊,用自己对付唐晏宁,就只想付出那一点代价吗?

  虽说他也能得到好处,但是被别人拿枪使的感觉还是很不好啊!

  他慢悠悠道:“表妹放心,明日那小贱人我定会帮你收拾的妥妥帖帖的,但是今日你也要把我伺候的妥妥帖帖的,我才愿意去啊!”

  唐晏玉目光流转,犹豫不定。

  这也忒贪心了,本以为有个清白的唐晏宁就会放过她,没想到竟然打算坐拥齐人之福。

  在她思索间,温子杰已经开始了自己的工作。

  唐晏玉猛地觉得肩膀一凉,这才反应过来,心知今日恐怕避不过去了,索性一咬牙,随了他,等过了明天,他在想碰她就没那么容易了。

  温子杰嘴角露出一丝讥讽,抱她去了假山后面。

  也是昔日两人经常“游玩”的那处。

  假山后的鸳鸯尽情的嬉戏,完全不知道这一幕已经被刚巧路过的大表哥尽收眼底。

  温子谦唇角微勾,没想到这个二弟动作如此之快,这都已经解决了一个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