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宁为穷人妻

第43章 被逼站了队

重生之宁为穷人妻 璃知夏 2208 2020-06-30 10:38:03

  温氏暗自心急,忍不住又劝说了一番。

  唐恒看着妻子略带焦急的神情隐约觉得有些不对,眯眼道:“你这般着急的想把宁儿嫁出去做什么?今日上午顾家才上门提亲,现在走了不过半个时辰,你就请人算好八字了?”

  “我……我……”

  看着相爷有些阴翳的眼神,温氏暗自咬了咬牙。

  早说晚说都得说,索性一股脑儿的把女儿的事儿全都说出来了。

  唐恒只觉得眼前阵阵发黑,一团怒气在胸口不停的翻涌,搅得他呼吸不畅。

  没想到他没有被杜光行气死,却反而要被自己的女儿气死了,辛辛苦苦培养了十几年,结果竟然跟人无媒苟合,甚至还珠胎暗结。

  玉儿毕竟是庶女,就算闹出了这等丑闻人家也只当饭后闲聊,不多在意,议论个几天就过去了,但是清儿不一样,她是嫡女,是门楣,从小接触的,学到的都不是一个庶女所能比拟的,若是清儿的名誉也受损,那旁人就真的要质疑相府的品德教养了。

  此时若再不甚传出这消息,于他的名声绝对算得上是雪上加霜。

  唐恒气的手指都在哆嗦,狠狠的朝温氏骂了一顿。

  他鲜少动这么大肝火。

  温氏被骂的不敢抬头,心里也有些发怵,正犹豫怎么开口解释就看唐恒已经扔下她气冲冲的往女儿院子的方向走去。

  顾不得仪态,温氏提起裙摆立刻小跑追了过去。

  唐晏清此时正在喝一碗安胎药,大夫说它胞宫寒冷,唯恐胎儿生下来先天体弱,所以开了几幅安胎药。

  反正顾家已经来提亲了,娘也肯定会想办法让唐晏宁早点嫁出去的,到时候只要顺利的嫁给了梁王,那她肚子里的孩子就能安心的保下了。

  正当唐晏清心安理得的喝着那碗安胎药时,唐恒突然冲了进来,没有任何语言,直接一巴掌扇了过去。

  唐晏清被那一巴掌凶猛的力道带的身子一偏,倒在了地上,捂着小脸无比委屈的质问道:“爹,你为什么打我?”

  “为什么打你?你说我为什么打你?你做了什么好事难道你不知道吗?”

  唐恒吼的声音极大,把唐晏清都吓得身体一哆嗦。

  温氏在后面急匆匆的赶到,立即挥退了所有下人,心疼的扶起跌倒在地上的女儿,小声的提醒道:“清儿,快跟你爹认错,你的事儿你爹已经都知道了。”

  唐晏清一怔,这才明白了为何一向疼爱自己的爹爹这么生气,无奈的低头道:“我知道错了,爹”

  看着女儿一副敷衍的样子唐恒怒气变的更重,一把掀翻了桌子上的东西,药碗果盘糕点噼里啪啦的碎了一地。

  唐晏清下了一跳,连忙躲到母亲身后顶嘴道:“爹,我是做错了事儿,但是殿下说过会娶我的,只要我早早的嫁过去,不就没人知道我怀孕了吗,您至于生这么大的气吗?再说,我要嫁的可是当今最受宠的三皇子,有个皇子当女婿,您有什么不满意的啊!”

  无知无畏,简直蠢死了!唐恒真的想上去再补上一巴掌,好好把她打醒,他是想要用女儿攀附皇亲,但是攀附哪个他还没做决定,女儿就已经给他做了。

  他被气得终于保持不住往日温和的慈父形象,爆了一句脏话,“你懂个屁,我辛辛苦苦栽培你这么多年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有朝一日你能高嫁日后好光耀门楣,但是你看看你做的事,你知不知道现在朝堂动荡,皇帝年迈,各个皇子都在拉拢权臣,你这个节骨眼上往梁王殿下那一送就是逼着为父站队,你知道站错队的下场吗?殿下现在看着是受宠,但是日后谁说的准,万一继承的是睿王呢?,到时候他肯定要对梁王赶尽杀绝,势必也会连我们一起拔除,到那时,我们唐家就毁于一旦了。”

  唐晏清听完不满的小声嘀咕:“那您怎么不猜想,最后继位的会是梁王呢?假若殿下继位,我可就是未来的皇后呢!”

  看着不知轻重还有脸抱怨的女儿,唐恒气的眉毛倒竖,恨铁不成钢的继续骂到,“你懂还是我懂??这两年睿王平地拔起,现在已经隐约有压倒梁王的架势,要是睿王殿下也有那么庞大的母族,现在的太子之位肯定非他莫属。没有母族势力的帮助他尚且能做到这种地步,假以时日,定能力压梁王,为父本来已经有意让你和睿王联姻,你可倒好,一下子把路给我堵绝了,你真的以为相府嫡女的婚姻仅仅是儿女情长那么简单吗?你真的是……”

  后面的失望之词唐恒实在懒得再说,便气冲冲的甩袖离开了清仪轩。

  不得不说,唐恒在官场上参悟还是很独到的,要不是女儿这一怀孕,他真的有可能选择和睿王联姻。

  其实唐晏清身为相府嫡女焉能不明白这其中的利弊,只是她毕竟不涉足朝堂,里面的暗潮云涌看不透而已。

  她和梁王来往父亲也没有多加阻止,所以她才以为父亲是默认的,面对梁王热情的攻势,很快就失了身心。

  她哪儿能猜到父亲的立场说变就变,前面还支持梁王呢,一眨眼就改支持睿王了。

  说来说去也是唐恒大意了,他默认女儿和梁王来往,本是想先吊着一个,日后看局势再做打算,他以为女儿聪明伶俐,自会知道分寸,却独独忽略了女儿正值豆蔻,少女怀春,很容易被所谓的感情迷惑。

  他应该再让温氏去提点一番的。

  看着愤怒离去的父亲,唐晏清也意识到自己错的似乎比想象的严重,两眼含泪,委屈的望着母亲:“娘,我该怎么办,爹好像很生气。”

  温氏安抚着女儿,“放心吧,你爹现在就是在气头上,所以话说的重了点,等两天气消了就会给你想办法的,你爹只有你一个嫡女,难不成还能放弃了你不成。他在朝堂待久了反而顾虑的多,睿王再有本事,不得皇上喜爱,后面又没有势力金钱支持,如何做的上那位子,反观梁王殿下,先天条件优渥,又如此深得皇上喜爱,日后太子之位十之八九还是他的,你且安心的养胎,等你爹反应过来的时候说不定还要谢谢你帮他做了选择呢!”

  唐晏清听完才感觉稍微心安了一点,确实,目前梁王殿下继位的可能性才是最大的,不过想起刚刚父亲的眼神,那种失望的好像多说一句都显得浪费时间的表情,还是让她有点心慌。

  温氏唤了丫鬟进来收拾,又和女儿说了一会儿话后才离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