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宁为穷人妻

第36章 被轻薄了……

重生之宁为穷人妻 璃知夏 4249 2020-06-26 20:52:37

  难怪,刚刚先生脸色还微红,现在已经一派清明,可是自己体内依然还是热气逼人。

  睿王商量道:“先生能否把这帕子借我一用,我觉得自己吸入的毒香似乎有点多?”

  顾怀生眉毛一挑,“这帕子刚刚在下已经用过了,再给殿下不妥,殿下就忍忍吧,我们吸入的都差不多,殿下待会多洗几次冰水脸就能清醒了。”

  睿王嘴角微抽,难怪刚刚先生吩咐护卫准备一盆冰水,原来是给自己降温的,要是刚刚没有被先生捷足先登,他现在也不用忍那无名之火。

  算了算了,毕竟已经被人用过了,他也确实有点在意。

  这时候侍卫已经将房间里面的香炉清理干净重新换上一份正宗的梵香,窗户也已经推开换过风。顾怀生上前检查了一番后确认无虞才重新进到屋里。

  睿王来回用冰水洗了几次脸后,头脑清明了许多,坐在桌前端着一杯醒神的茶晃道:“这个小院一直是专门给我预备的,每次我来之前护卫都会细细检查一番,没想到还是中了招。”

  语气还带了一丝懊恼。

  顾怀生抿了一口茶,回到:“这不怨殿下,那下毒之人甚是狡猾,悄悄的把房间内的梵香换成了紫叶香,这紫叶香味道和梵香极为接近,但是价格却比梵香便宜了不少,很多小的寺庙香火钱不够旺盛,都是用紫叶香代替梵香。这紫叶香本也没有什么危害,但是和满院子的佛铃花香气混合,就会产生最烈的媚香。幸而我们反映的快,出来的及时,不然,后果怕是不堪设想。”

  这紫叶香和梵香味道相似,他也是无意间在书中看到的,不曾想今日竟被人钻了这个空子。

  睿王听完猛地捏紧杯子,声音有些沉厉:“这是佛家圣地,要是本王借着给母妃上香的名义在这与人苟,合,一旦传出去名誉定会受损,刚刚积累的势力也会倾塌,可见下毒之人其心歹毒。”

  顾怀生点头,“确实,要不是那三小姐刻意提示了我们,又准备了能纾,解的帕子,怕是我们两个都要中招。”

  睿王面上一片了然,难怪刚刚那个三小姐告诉自己这佛铃花的用处,还特地提示了自己别被有心人利用了这香味,当时他还只笑她想得太多,没想到人家早就知道了,并且想到了自己察觉出来定会拿帕子掩鼻,一早儿连能抑制那媚香的帕子都给准备好了。

  睿王暗恼,觉得自己竟然还不如一个小姑娘心思细腻,又觉得自己发现的太晚,实在是太掉以轻心。

  看着睿王脸上变来变去的神色,顾怀生提醒道:“殿下可有了对策?”

  睿王定了定心神,眼尾上挑,胸有成竹的说道:“先生放心,我已有办法,保证让那下毒之人自食恶果!”

  两人又商量了一会儿后,顾怀生才悄悄离去。

  唐晏宁从侧门出来后带上了面纱便转去了正门。

  此时快到中午,寺里的香客络绎不绝,她虔诚的上完香后就带着双儿往回走。

  上山的路上全是台阶,绵延几里,佛家讲究心诚,故此特地修了这么多台阶,就是让香客徒步走上去,以表敬意诚意。

  她和双儿来的时候可是累得气喘吁吁,走一阵歇一阵的,现在下山可就轻松多了。

  双儿跟在小姐身后,轻快道:“小姐,刚刚那位就是睿王吗?”

  “嗯。”

  “哇,睿王生的可真俊呀,文质彬彬,翩翩有礼,相貌更是万里挑一,要是小姐能嫁给睿王就好了,这样秋姨娘在九泉之下一定会很欣慰的。”

  看着双儿满眼的赞赏和憧憬,唐晏宁笑道:“你当睿王是那么好嫁的,京城多少女子削尖了脑袋想进睿王府,你看有一个人进去了吗?人家可是到现在一个妾室都没有呢。你就别瞎想了,睿王的眼界高着呢,我们这等凡夫俗子入不得人家的眼的。”

  双儿嘟了嘟嘴:“那倒未必,小姐你如此美丽大方,是个男人都会动心好不好,您是没有注意到刚刚您不小心跌在睿王怀里时他的表情,看着您都失了神呢,就您妄自菲薄,我相信只要您努努力,那睿王一定会对你另眼相看的。”

  唐晏宁忍不住回头看了看身后的双儿,“行啊,双儿,你观察的挺仔细的啊,有长进。”

  “哎呀,小姐,您就甭打趣儿我了,我说的都是真的。我看那睿王真的对您有点意思的。”

  看着双儿挤眉弄眼的表情,唐晏宁失笑,朝她头上敲了一下道:“行了,行了,在你眼里你家小姐自然千般好,可在外人眼里我说不定就是根草呢。你家小姐注定了要代嫁的人,你就不要想那些有的没的了。皇家的事儿永远没有表面上的那么简单,就算睿王真看上了我,以你家小姐的身份最多做个贵妾,连侧妃都做不成,我可不愿意,我此生只做正妻。”

  受够了前世当小妾的苦楚,这辈子就算有皇子看中了她,她也不做妾。

  看着小姐一脸坚定双儿只好无奈的叹了口气,默默的跟在小姐后头。

  这时山下突然不知是谁高呼了一声“快点快点,睿王开始派发馒头了!”

  她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无论是正在上台阶的和下台阶的,甚至寺里的香客都飞快的往下面冲去,生怕晚一步馒头就分不到一样。

  人群冲的太快,双儿很快就被冲散在后面,她也被迫带下来几个台阶,刚站稳想扭头看看双儿在哪儿,就不知道被谁猛的撞了一下,身子直直向前倾去……

  眼看着就要磕到台阶上,唐晏宁立刻闭紧了双眼,暗想今儿怎的这么倒霉?这可是台阶上啊,要是栽下去可能就直接滚到山脚下去了,中间不幸再被踩几脚到时候不废也残了。

  就在她正胡思乱想的懊悔着今儿运气实在背的时候,突然整个人落入了一个清冷的怀抱。

  一股淡淡的墨香瞬间萦绕在鼻尖。

  她的心还在因刚刚的惊吓剧烈的跳着,直到感觉到自己站的稳稳的没有摔下去才忍不住呼了一口气。

  冷静下来才注意腰间紧紧的桎梏。

  那桎梏的手骨节分明,十指修长白皙,淡青色的衣袖绣着银色云纹,衬的那双手如上等的瓷玉。

  这不是女子的手!!

  脸上一红,她就想推开,拥挤的人群不知谁又挤倒了谁,有人直直的往这边坠来,她脚下一滑,幸而腰间那双大手始终牢牢的圈着,才没跌倒。

  她本能的往身后又靠了靠,寻求更安全的地方。

  清泉寺本是平民之寺,听到有免费的食物,香客们都跟疯了一样往山脚下涌起,根本没有人注意会不会撞倒人。

  因为本来就是人挤人。

  人流湍急,自己一弱女子难免还会被撞倒,万一真的落下去,这后果……

  她可是惜命的很,好不容易重活一世,死在这儿忒不划算。

  稳了稳心神,她安静的站着不动,等人群散去。

  她想,救她的人肯定是一位彬彬有礼的儒雅书生,因为只有经常翻阅书籍研磨执笔的人,才会染上这淡淡的墨香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