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宁为穷人妻

第6章 抓奸2

重生之宁为穷人妻 璃知夏 3354 2020-06-06 22:48:35

  温氏打发的两个小丫鬟看见二小姐一身凌乱的衣衫和裸露的肌肤,纷纷都羞得低下头,上前去帮二小姐捡起散落的衣衫穿上,同时心里也多了一道鄙夷,看着平时天真可爱的二小姐,竟如此不知廉耻!

  两人慌慌张张的走过去跪在地上,特别是唐晏玉,因初次经历男女之事,陆锦华又只顾着自己的感受未多加怜惜,导致她两腿发软,脚步发虚,走过来几步路腿都在打颤。

  陆锦华的衣服大致整理的差不多,毕竟男士的衣衫比较简洁,头上绾的方髻也并未散乱,只是额前有几根碎发垂下。

  但反观唐晏玉可就糟糕了,发髻散乱,珠钗落了一地,衣衫有几处被扯破,裸露在外的肌肤泛着点点红痕,脸上潮红未退一看就知道两人刚刚经历了怎样的一场酣战!

  身后的一众夫人看到唐晏玉现狼狈的模样此纷纷开始窃窃私语,眼睛还时不时的飘过来继续打量。

  陆夫人先是一脸诧异,后又有些尴尬。

  之前因为那男人是背对着的,她只看到唐晏玉的脸,显然没想到树林里面的竟是自己儿子,刚刚还抱着看戏的心态准备取笑温氏一番,现在可真是一言难尽。

  只好先命丫鬟送了一件薄披风给儿子,显得更加整洁一些。

  温氏看着跪在地上的二人,本该怒火中烧的神情倒淡定了两分,眼神有些戏谑的看着陆夫人。

  呵呵,让你走你不走非要让相府出丑,这下好了吧,里面那男人竟然是自己的宝贝儿子,让你作。

  干脆一起出丑好了。

  触及到温氏的眼神陆夫人眼里明显不悦,但是也不好发作,谁让自己儿子也是参与人,只好撇过头看着陆锦华,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温氏摩挲了下手腕上的佛珠,冲着唐晏玉狠狠的叱喝道:“逆女,光天化日之下竟做下这等苟且之事,平日教你读的女诫,女德都读哪儿去了?”

  唐晏玉被吼的一阵瑟缩,瞟了瞟众人,自知不妙,连忙向温夫人膝行两步道:“母亲,你听我解释,我和陆公子是真心相爱的……”

  “住嘴,不要叫我母亲,我名下没有你这种不知廉耻的女儿。”

  唐晏玉欲开口继续解释,又被温氏打断道:“做出如此伤风败俗之事,你还有脸狡辩,相府的颜面都被你丢尽了!”遂又转向杜姨娘骂到:“你还杵在那儿干嘛,还不把她拉下去,还嫌丢人丢的不够吗?”

  杜姨娘也是一脸痛心的看着跪在地上的女儿,暗想糊涂,糊涂啊,连忙跑过去把衣衫给她重新裹了,一脸羞愧道:“是婢妾教养不周,才让玉儿做下这等伤风败俗之事,回到府中夫人要打要罚,玉儿绝对没有怨言!”

  到底是自己的闺女,看着身后一众人指指点点,杜姨娘只想先把唐晏玉带走,省的添加更多围观的人,

  唐晏宁站在人群中神色冷漠的看着跪在地上狼狈的两人,眼里闪过一丝嘲讽,前世自己竟栽在这种人手上,真是眼瞎!

  一旁的陆锦华抬头刚好看见唐晏宁眼里的嘲讽,顿时明白原来自己被耍了一道,害的自己被这么多人围观。

  虽说男人传出一点风流韵事没什么,但是爹爹本来就偏爱大哥,若这事传出,恐怕回去爹爹不仅毒打自己一顿,还会愈发不待见自己了。

  思及此陆锦华稳了稳心神,双手作揖道:“请温夫人见谅,锦华心仪的是三妹妹,也是和三妹妹一起相约在东榆林里游玩的,不知怎的二姑娘就过来了,二姑娘蒙着面纱,锦华误以为是三妹妹,一时情难自禁才唐突了佳人,但是事已至此,锦华愿承担责任,择日就去府上提亲!”

  陆锦华的这一番说辞道出了原因,又说明了他有责任感!是个敢作敢当的人,瞬间为他的颜面挽回了一丝余地。

  唐晏玉猛的转身看着旁边的陆锦华,眼里满是震惊。

  敢情他今日约的是唐晏宁,心仪的根本不是她,可笑自己刚刚还说和他是真心相爱的,结果不仅害她失了身子,今日还被众人看了笑话,名誉尽毁。

  原来都是唐晏宁一手设计的。

  她紧紧抓着身上凌乱的衣衫,阴鸷的看着人群中一身着蓝白相间色襦裙的唐晏宁。

  可恶,我定要揭穿你的真面目,让你也身败名裂!

  唐晏玉一把挣脱了母亲,往前冲了一步,哭道:“母亲,玉儿是被陷害的,是唐晏宁,是她骗我来此地,是她说陆公子心仪与我,想约我在此地表明心迹,我才来赴约的。三妹妹素日乖巧柔顺,所以我不疑有它,哪儿知玉儿一过来就被陆公子抱住动弹不得,玉儿毕竟是一介弱女子,力量有限,所以……所以……还请母明鉴。”

  说完她就歪在杜姨娘怀里掩面啜泣,肩膀抖动,仿佛她才是受害者。

  其实唐晏玉也不知道怎么了,走到约定的地方时就闻到了一种花香。

  而后她的记忆就有些模糊,身上也觉得燥热,最后看到陆二公子的时候理智好像都没了,只好把自己说成被迫的,这样才有能挽回一丝余地。

  唐晏玉这么一解释,众人难免看她眼里多了一丝同情,少了先前的一番嘲弄,毕竟出了这种事,哪个女子还有脸苟活。

  陆锦华也连忙跟着补充道:“温夫人,真的是三妹妹与我情投意合,我们这才已书信相约在此见面,锦华爱慕三妹妹已久,断不会再去染指二姑娘,这其中定有蹊跷,还请夫人明查!”

  陆锦华说完目光又转向唐晏宁,一脸深情的道:“三妹妹,你要相信我对你的一片心意,要不是误以为二姑娘是你,我是绝对不会动二姑娘的,明明我们情投意合,以书信相约在此,怎的是二姑娘过来赴约了?我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回事。”

  他表现的情真意切,言辞模糊,好像唐晏宁早已经跟他暗通款曲似的。

  众人因着陆锦华的解释纷纷侧目看向人群中的唐晏宁,不乏有大胆的意见开始议论她,说她心机歹毒,行为不端。

  陆夫人李氏皱眉看了看人群中的唐晏宁,长了一副狐媚子的脸,想必儿子被她算计了,立刻往前一步冷声说道:“温夫人,我儿平日虽有点风流韵事,但似今日这种青天白日就做下这等苟且之事还是头一遭,想必定是被贵府的三小姐算计了,今日声誉受损的还有我们忠义侯府,也请温夫人务必给个交代”

  所有矛头顿时都指向了唐晏宁,温氏看向人群中的唐晏宁神色微冷,道:“宁儿,此事你怎么说?”

  唐晏宁顶着众人的视线从容的走到温氏前,屈身标准的行了礼,带着一副不明所以的表情,道:“回母亲,宁儿不知,宁儿平日一直在相府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和陆二公子也仅有片面之缘,不知此事何故就跟宁儿牵扯上关系了,求母亲明鉴,还宁儿一个清白!”

  她语音婉约,清脆动听,一双美丽的眼睛像林中的小鹿温良纯善。

  身上淡雅的蓝白娟裙在四周绿色的树叶下衬得格外清丽脱俗,再配上那副楚楚可怜的神色众人觉得眼前一亮。

  有些女眷忍不住议论:“不是说相府的三小姐其貌不扬的吗?看这模样跟唐家大小姐不相上下啊!”

  “是啊,依我看,比那大小姐还要动人三分呢……”

  看到众人眼中的惊艳,温氏眉头拧的更严重了,看着唐晏宁道:“你既然不知,为何玉儿说是你诓她来的?陆公子又为何咬定与你有约?”

  唐晏宁也听到了那些小声的议论,眼睫低垂,换上一副温顺的表情,“母亲,容我问陆公子和二姐几个问题。”

  温氏皱眉允许。

  她转身看着陆锦华,一双美眸雾气盈盈,“陆公子,你我不过片面之缘,何故出言如此诋毁我清白,你口口声声说与我相约,那你可有证据?你既已与二姐有了肌肤之亲,现又说是与我有约,让旁人听到该如何想我们相府女子?”

  似是觉得无限委屈,她声音微带哽咽,紧紧绞着手中的帕子转头看着唐晏玉疑惑的询问:“二姐,你说我骗你来此又有何证据?若不是你和陆公子两情相悦,又怎会听到别人只言片语就巴巴的过来赴约?你说陆公子强迫与你,你无奈顺从,可为何没听你呼喊求救,此处虽有些偏僻,但林中不乏行人,再说冬雪就在不远处,就是她帮不了你也可以回去帮你搬救兵啊!”

  言下之意是明明你们滚到一起是两情相愿,现在却非要偏偏说是被设计的,欲盖弥彰!

  唐晏玉闻言脸色一变,竟无从辩起,索性继续趴在杜姨娘怀里装哭,头也不抬……

  众人一片哗然,原来是两情相愿的滚到一起,还非要栽赃给别人,无耻!看着地上的两人众人眼里多了一丝嘲讽……

  唐晏宁这话瞬间也提醒了温氏,唐晏玉清白已失,现如今再牵扯上她,势必会让旁人认为相府家风败坏,品德有亏,唐晏宁届时还得替清儿代嫁,也万不能在这毁了清誉。

  温氏惯性的摸了摸手上的佛珠,沉声道:“陆公子,你既说与宁儿书信相约,那便把书信呈上让我一观。”

  陆锦华急急忙忙解释:“我昨日确实差遣贵府的一名小厮送信给了三妹妹,不信可叫那小厮对证!并且三妹妹也回信于我。”

  温氏又看向唐晏宁道:“宁儿,昨日你可曾收到信?”

  “回母亲,宁儿昨日确实收到了陆公子的信,信上言明陆公子想约我出游,但宁儿一直谨记母亲教诲,要行止端庄,不可与异性私下往来,遂当时就把信件烧了,至于回信,那是万万没有的。”

  唐晏宁这一解释众人又明白三分,人家接到书信都知道私下往来不妥,置之不理,这唐晏玉倒好听到有人相约就装肚子疼巴巴的前去,分明是两人私下早已有过往来还非要冤枉别人,于是看向地上的两人眼里又多了一丝鄙夷。

  温氏正了正神色又看向陆锦华道:“你既说宁儿也给你回了信,那信现在何方,可否让我们一观?”

  陆锦华顿时语塞,一阵懊悔,当时信中提及看完需销毁,所以他直接撕碎丢弃了,现在上哪儿找去,于是支支吾吾的说那信被他看完随手丢弃了。

  

璃知夏

弱弱的求个推荐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