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宁为穷人妻

第2章 重生2

重生之宁为穷人妻 璃知夏 2336 2020-06-05 19:51:19

  结果……结果……

  等唐晏宁之,公府里一人,陆锦华哄骗早,公爷纪大,席间晚一。

  唐晏宁半信半疑坐安排方等,等待程,寿公突,陆锦华立刻站寿公鞠一礼。

  唐晏宁连忙站,拿之刻苦训练礼仪,恭敬且标准施一礼。

  寿公打量唐晏宁一瞬,笑蔼,示意拘礼,当做自己,随意一。

  又吩咐人先一薄酒小菜,示意先垫垫肚子,席段间。

  唐晏宁自始至终端坐一方,偶尔含笑应,礼仪体。

  期间陆锦华借方便之词离一辰,唐晏宁终反应,一张脸惊毫无血色。

  原,尾寿宴,一场策划预谋。

  门何被关,门外站守门护卫,唐晏宁心瞬间跌谷底,寿公言辞愈分,甚至始手,尤其停盯双手。

  唐晏宁道劫难逃,悔之晚矣,与虚与委蛇,寿公灌醉,趁机逃走。

  谁寿公酒力非比寻常,最反而自己模糊,绝望,面又一位妖冶女人帮灌壶酒寿公。

  女人应该妾室。

  寿公终醉,却仍忘记唐晏宁。

  粗鲁掀翻妖冶女人,围堵唐晏宁,女人几次试图分散寿公注意力,功,估计寿公太熟悉,即使醉,分辨唐晏宁。

  最,女人支一招,唐晏宁坚决意,双儿却第一次执违背令,代替承受该承受。

  一夜,唐晏宁心如刀绞,泪枯干。

  而畜生,竟半丝改再送第二次!

  唐晏宁里蹦凶厉悔恨光芒,咬牙切齿道:“陆锦华,打算再卖妾求荣一次吗?”

  卖妾求荣,如此伤男性尊严词令陆锦华大怒,猛一拍桌子叱喝道:“识歹,次寿公伺高兴,就提贵妾,仅次婉儿之。”

  婉儿胡氏闺字。

  闻言,唐晏宁突哈哈大笑,里蹦泪花,“贵妾?室之位意,意一贵妾,而且,扪心自,贵妾,承认吗?”

  笑带泪,音偏又悲凉,带无尽绝望,“陆锦华啊,陆锦华,见无耻,真见比更无耻更。”

  话刚落,陆锦华便毫犹豫甩一巴掌。

  力道之大带身子似摇摇欲坠落叶残破跌坐。

  走近狠狠掐巴,目露嫌弃,鄙夷道:“提贵妾抬举,脸脸,难道用被寿公摸身子接伺吗?趁利用价值,自己谋程,赶紧乖乖做,否则,就由。

  言罢,猛松手,碰脏东西一。

  胡氏赶紧陆锦华抚胸顺气,劝怒伤身子,神瞟漏一丝屑与意。

  唐晏宁匍匐,脸颊高高肿,抬一幕,里心里充满恨,挣扎站,随意擦一嘴一抹鲜血,目露轻视道:“陆锦华,谁骗公府。

  谁曾许诺护。

  又誰自己程拱手送人?

  ,一切!!

  曾道双儿,日受辱就,嫌弃,谁亲手送。

  怜双儿被无情打,怜曾一度一丝人性,道错,错离谱。”

  唐晏宁字字泣泪,大嘶吼,“陆锦华就一白狼,卑鄙无耻小人,猪狗如畜生,此生最悔,最恨就认识,并且瞎嫁……”

  唐晏宁当人面如此唾骂,尤其骂实。

  陆锦华怒极,抬一手用力掐住唐晏宁脖子,里露杀意,怒道:“找死,就全!”

  罢五指就收紧力气,唐晏宁挣扎。

  空气骤缺乏,唐晏宁憋满脸通红,意识用手掰用脚踢打,力量悬殊,略功底陆锦华挠抓毫无用。

  空气越越稀薄,意识始涣散,慢慢放弃挣扎,眸合一瞬,陆锦华张狰狞怖脸漏一丝意鄙夷笑容。

  凭受尽侮辱丫鬟惨死,而风光霁月活。

  陆锦华,就算死拉陪葬。

  唐晏宁光返照迅雷及掩耳速度拔间一根素银簪子,狠狠刺陆锦华胸口,刺又狠,又准,拔鲜血彪胡氏一脸。

  胡氏捂脸尖叫连连退,旁丫鬟俱一脸震惊,反应灵敏迅速搀扶住即将摔倒世子,又小斯听尖叫赶急忙请郎。

  陆锦华手托伤口处,睛瞪似铜铃,带浓浓惊讶与甘,仿佛怎料自己栽一女人手里。

  谁唐晏宁敢刺杀世子,连自己里诧异,竟大爆力真刺陆锦华。

  唐晏宁手里紧紧握素银簪子,脖子桎梏始大量涌入新鲜空气。

  冷胡氏颤颤巍巍指使者小厮捆,丫鬟手忙脚乱帮陆锦华捂住胸口止血,任凭帕子再依旧汩汩住血溢,染红一大片枣红衣袍一张张洁白如玉帕。

  陆锦华一手指,嘴唇哆哆嗦嗦欲话,才启唇就大口大口鲜血喷。

  唐晏宁觉痛快极!

  哈哈……哈哈……

  疯狂大笑……

  抬手狠狠朝自己心口一刺,一口鲜血猛喷顺嘴角蜿蜒而,依旧笑,语气带一丝痛快“陆锦华,黄泉路垫底,亏,亏……”

  无力瘫倒,鲜血流逝,感觉愈沉重,朦朦胧胧,母亲慈爱唤,双儿俏皮院里玩耍……

  周围嘈杂音越越远,陆锦华双目泛白,手垂……

  真!

  陆锦华既负,就别独自苟活!

  ,娘亲,宁儿错,宁儿嫁一如意郎君,堂堂做室夫人,依旧走娘亲生最希望走老路。

  娘亲,假如,假如生,宁儿一定做乖孩子,一定让娘亲失望……

  唐晏宁感觉母亲朝走,嘴角含笑神情带无限宠溺,身跟双儿……

  娘亲,等等,快见。

  慢慢抬手似触摸,须臾片刻便无力垂,嘴角含笑闭睛……

  ~~

  疼。

  唐晏宁悠悠转醒,眉紧锁,入一方略微泛旧青色帐子悬床顶,

  哪儿?自尽吗?

  难道被救?被救该胸口痛啊!痛?

  唐晏宁伸手摸竟缠一圈纱布,静坐一儿又揉揉侧沉重太阳穴才慢慢身。

  屋里陈设十分简单,一张代似乎久远黄梨木圆桌,一略略掉漆衣柜,一张款式简洁书桌,面摆满厚厚书籍。一十分简单梳妆台,台随意摆几根品相一般簪子。

  熟。

  环顾一周,唐晏宁忽忆嫁闺房吗?

  难道人死魂魄自己最方?

  触感太真实。

  “小姐!”双儿端一碗药走,唐晏宁自己站房里又惊又喜,连忙药放桌冲唐晏宁走。

  “双儿?”

  “小姐,吓死,大夫人让您替大小姐代嫁儿完全敲定,您何就撞柱呢,被九泉之秋姨娘道,该伤心?”双儿一碎碎念道一拉唐晏宁坐床。

  唐晏宁生母闺字秋若水,所叫秋姨娘。

  小姐怔怔盯话,双儿又手放挥一挥。

  唐晏宁活气满满双儿,忽眶一热,泪就砸,真梦吗?何刚刚拉手双儿如此温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