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女主她不要HE结局

【二】16憋屈女主不要HE

快穿女主她不要HE结局 空竹笙笙 1153 2019-09-28 09:30:00

  “放心吧裴晨哥哥,我没事,嗯嗯你不用着急回来,放心放心我好着呢,那些人哪里能够欺负我啊,被我欺负还差不多……”白悠悠拿着电话就差没有点头哈腰了,好不容易哄好了着急的裴晨哥哥,这才忍不住一摸额头,得,果然全都是汗水。

  刚才她正要给裴晨打电话,谁知裴晨居然主动给她打来了,天知道她第一反应居然是毛球是不是被发现了,裴晨哥哥是不是兴师问罪来了,事实证明她真的想多了,裴晨只是担心刚才康老爷子和康老夫人过来的时候,有没有伤到她。

  等放下电话,白悠悠才反应过来,摸着下巴惊奇的自言自语:“难道毛球说的是真的?难道裴晨哥哥真的是个情报贩子?不然这才两三分钟前的事情,他怎么这么快就知道了啊?”

  当然了,话虽然是这么说的,但白悠悠显然不是真心这么认为的。

  视线在店里巡视了一圈,监控是有的,不多都在店内,门口那个也拍不到刚才她和康老夫人他们对峙的地方,所以不可能是这些监控暴露了刚才的事情,那除此之外,就只有一个可能了——这附近有人裴晨哥哥的人!

  可惜的是,白悠悠在店外转了一圈之后,毫无收获,只能暂时放弃。

  再次联系了一下毛球,结果毛球居然不理她了,白悠悠瘪瘪嘴,决定等毛球回来之后,一定要好好教育教育它才行。

  心里想着裴晨隐瞒的身份到底是什么,白悠悠摸摸肚子:“好饿啊,也不知道裴晨哥哥说的那个送饭的什么时候……”

  “请问白小姐在吗?这是裴先生让我送来的蛋糕和奶茶。”一个穿着XXX奶茶店的女孩敲了敲门,手里举着一个精致的竹篮。

  “裴先生?”白悠悠惊讶,示意那个女孩进来。

  “是啊,刚刚裴先生打电话让我们送来的,奶茶还是热的,白小姐请慢用。”女孩从竹篮里拿出奶茶和一盒漂亮的慕斯蛋糕放在白悠悠面前的桌上,颇有些羡慕的道:

  “白小姐是裴先生的女朋友吧?我们的奶茶店在隔壁那条街上,经常会听到一些喝奶茶的女孩子提到裴先生呢,要是让她们知道裴先生有女朋友了,不知道该有多伤心呢。”

  这话好像没什么不对,可白悠悠听着怎么就觉得有些不舒服呢?再看面前这个女孩,好像真的只是单纯有些羡慕而已。

  白悠悠没有多想,只是把吸管插入奶茶杯里,装模作样的叹了一口气:“裴晨哥哥就是太容易招蜂引蝶了,就在家里呆着多好,非要弄这么个花圃,又赚不了多少钱,反倒引得别的大姑娘小女孩的春心大动,简直就是在犯罪。”

  那摇头晃脑的模样,说的好像裴晨就是她(包)养着的似的。

  送奶茶的女孩脸上瞬间僵了一下,有些尴尬:“是吗?对了白小姐,我店里还有些忙,就先走了,再见。”

  那女孩拿着小篮子离开,动作貌似还有几分急促,白悠悠挑眉,这样子,就算她想认为她没问题也不行啊。

  送奶茶的女孩只是一个小插曲而已,白悠悠并没有特别放在心上,甜食让她的心情好了不少,喝着奶茶,吃着蛋糕,开始重新联系起毛球来。

  “毛球毛球,我是悠悠,我是悠悠,听到请回答,听到请回答!”

  “听到了听到了,宿主你精分呐?”要是毛球有表情的话,这会儿绝对是翻白眼儿的动作。

  “嘿嘿,这不是好玩儿嘛。”有求于人的时候,白悠悠还是非常没有下限的,这会儿很是讨好,哪里还有之前盛气凌人的样子啊:“毛球,裴晨哥哥在干嘛啊?刚才联系你怎么联系不上了?”

  刚刚毛球说裴晨要去哪儿,它急忙跟上之后,再跟毛球联系的时候,就没有收到回音,后来裴晨哥哥又给她打电话,加上那个送奶茶的女孩子这么一耽搁,白悠悠这会儿才又联系上毛球。

  谁知白悠悠本来只是顺口一问,谁知毛球居然迟疑了。

  白悠悠顿时一惊:“毛球,出什么事情了,是你还是裴晨哥哥?”

  连奶茶都顾不上喝了,不管是毛球还是裴晨哥哥出事了,都不是她想要看到的,这会儿的白悠悠都忘了在这个世界上,是没有任何人能够伤害到毛球的这件事了。

  “宿主,我们都没事,只是……”毛球见白悠悠着急,连忙解释,可是话说到一半却又顿住了。

  “只是什么?”白悠悠皱眉,心中不渝,早知道她就自己偷偷摸摸的跟上去了,也好过像现在这样什么都不知道。

  “哎呀宿主你就别问了,反正不是什么坏事,等过几天你就知道了。”察觉到白悠悠的不高兴,毛球也是无奈的紧,它容易吗它?身怀艰巨任务,还要两边讨好,结果居然弄得两边都不讨好,简直让人心累。

  白悠悠还想继续追问,结果毛球那边居然直接切断了跟她之间的联系。

  “我……我操!”好半天白悠悠才冒出这么一句脏话,咬牙切齿的捏着拳头,决定这次要是不给毛球一个教训,她就不叫白悠悠!

  “悠悠。”一个迟疑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正在心里琢磨怎么收拾某球的白悠悠猛地肩膀一垮:“康少爷,你父母刚刚在我这儿闹了一场,你又来找我是什么意思?想要帮他们找回场子吗?”

  门口站着的不是别人,正是故事的另一个主人公康钦,只是此刻的康钦看起来状态很不好,一脸的失魂落魄,看到尤其是看到此时白悠悠头也不抬看也不看他的样子,再听她说话语气中的不耐烦,整个人就好像是被霜打蔫了的茄子。

  “悠悠。”康钦的喉咙发涩:“他们,他们说的,你早就知道?你早就知道你才是,才是……”

  “是啊,我早就知道。”白悠悠终于抬头,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眼神无动于衷的看着门口的康钦:“我早就知道我才是康天华的孩子,我早就知道康天华千方百计想要我生一个你的孩子,我更知道,秦月,是我的妹妹。”

  “我同父异母的妹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